【三山】纯白07-08

*傻白甜

*恋爱脑预警

*向哨PARO



07

 

就像剧烈运动后的第二天,休息很久后突然动了那样,在精神世界里休息了很久的神经,半强迫拉回了现实。不是耳朵,而是脑海中传来一阵哔哩啪啦的声响。

 

——啊,可能是哪些神经末梢断了吧?

 

金发哨兵这么想着。眼前闪过一阵阵白光,用痛苦作为代价,山姥切国広终于回来了。

 

 

——快点,我要快点知道,那个人到底是……

 

疼痛还没停止,甚至还没有那个余力确认身边的状况,就感觉到自己被谁珍重的抱紧。口中抑制不住泄出一丝呻吟,山姥切缓缓睁开眼睛。在那一瞬间,被陌生人靠近的威胁压倒了那股剧痛,让山姥切无暇思考的同时做出了最反射性的行动。在伸出手攻击之前,心底深处居然冒出了奇怪的犹豫,让山姥切只选择了防御。只是一推,出乎意料轻松的脱离禁锢,几个后跳来到安全距离,摆出防御的架势,充满戒备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

 

“你是谁?”

 

——不对。

 

那个拥抱没有任何敌意,轻松脱离的山姥切能轻易判断出这一点。疼痛像潮水一样退去,混乱的精神迅速被安抚,终于在支配自己身体的同时有余力思考的山姥切,在看到对方温柔的笑容凝固时,终于意识过来——

 

“你————!!!”

 

山姥切并没能把这个疑问问出口,精神攻击从意想不到的地方传来,在醒来的数分钟内再次失去意识的同时,山姥切确认了,在自己身边醒来的人,只可能是……

 

 

 

山姥切国広是野生的哨兵。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塔拥有几乎所有的向导和几乎是向导五倍数量的哨兵,就算是这样这世上的哨兵也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向导只依靠向导素,终有一天哨兵会在发狂后死亡。而塔只招收强大的哨兵,与此相对强大的哨兵本就对向导更加渴求。而山姥切国広是野生的A级哨兵,他还有一个推测潜力为S级的野生向导兄弟——堀川国広,和同样为野生A级哨兵的兄弟山伏国広。这就非常奇怪了。向导——尤其是像堀川这样强大的向导,觉醒时强烈的精神波动能轻易被塔捕捉到,并会用最快的速度将向导带回塔中。

 

作为塔的向导能受到保护,而野生的向导除了塔的追捕外,还要面临各个人口贩卖组织、野生哨兵和亚人类的威胁。而三兄弟在同时觉醒的瞬间就做出了判断——作为野生的向导和哨兵活动。塔的向导的确能保证人身安全,但却必须服从塔的一切安排,成长后在最前线战斗,并在“最适合”的时候与“最适合”的哨兵结合。既然自己能保护兄弟的安全,山伏和山姥切自然无法接受塔的做法。

 

三兄弟同时觉醒的精神波动,将向导的气息隐藏在两个哨兵中间,以限制一部分能力为代价,堀川同时精神链接两个兄弟哨兵,三兄弟开始了低调的生活。数年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仅仅是作为临时链接手段的精神链接,因为常年稳固不变和血脉间的联系变得密不可分,三兄弟的精神触手相互紧缠。无论怎样尽可能低调,常年战斗也渐渐让强大的山伏和山姥切引起塔的注意。作为增强人类方战斗力为考量,塔在调查两兄弟时意外发现了被隐藏起来的堀川,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强大的向导还没有和哨兵彻底绑定。比起惊喜,自己定下的规则被挑战的怒火,直接让塔从招揽变为了势在必得。

 

塔的全力追捕是三兄弟没法匹敌的。最先被抓住的就是山姥切自己,他为了让兄弟逃走,自己主动做了诱饵,在擅自定下逃离塔后的汇合和联络方式后,无视兄弟俩的反对直接行动。然而计划在刚要开始实施时就意外夭折——撕裂灵魂的痛苦在山姥切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之前,就失去了意识………………

 

 

………………

 

…………

 

……

 

再次醒来,触目所及是一片纯白——除了眼前的向导。但也只知道是“向导”而已,扭曲的黑影勉强能看出人的形状。

 

——能来到我精神世界的,大概只有堀川吧。

 

这么想着,果然扭曲的黑影渐渐显出堀川的样子。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就算是山姥切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很多不对的地方:“堀川”的样子和声音没错,可是言谈举止完全不对,和精明能干勤劳的二哥不一样,自己面前的向导是个懒散、爱撒娇、有些迷糊像个老人家一样的人。随着这个认知越发清晰,精神世界开始修复,眼前的“堀川”却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而那个人却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一直用和以前一样的态度对待自己,不,是越来越亲密的态度。山姥切再也没有把头上的布放下了。内心有种奇怪的悸动和对兄弟的担忧。精神世界在一点点修复,山姥切的手被那个模糊的影子牢牢握住,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随意散步,不时随意的说着什么,相连的精神传来对方毫不掩饰的一阵阵喜悦。山姥切向下拉了拉自己头上的布。

 

“真的好想快点在现实中看到你啊。”

 

山姥切惊讶的抬头,看向那个人的方向。对方已经听不出本来音色的声音传来,直接在自己内部炸开。脑海中一片空白,明明在精神世界中没有心跳,却像是听到了心脏猛烈的轰鸣声。对方关切询问的声音让山姥切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精神还和对方相连,山姥切慌忙把对方赶回现实世界。

 

——不对。

 

早就不应该逃避了。那些被自己刻意忽视的不自然;自己的精神世界被破坏的真相;那个人平时说话时透露的那些现实中的情报……回忆起最开始最初醒来前看到的景象,山姥切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本来早就该发现的,在一开始,对方的精神触手接触到自己时,排斥的疼痛差点让自己发动攻击。强忍着、强忍着,还好对方只是在浅层游走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渐渐地经过时间的推移,能忍受的范围才越来越大。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堀川,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那么如果他不是堀川,那么兄弟们又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才会导致精神链接中断?兄弟还安全吗?那个人……是谁?

 

在终于确认到那个人不是堀川时,内心的悸动一下子炸裂开来。想赶紧回到现实世界,只要回去自己就能知道兄弟是不是还活着,也能……看到那个人真正的样子。

 

——想知道这个人的声音…想知道这个人的样子…想知道这双手的触感…想知道这个掌心的温度……真的,好想……………

 

“真的好想……快点在现实中看到你啊。”

 

 

 

 

 

 

08

 

 

期待已久的相见,完全没有丁点想象中的影子。三日月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久以来自己在对方眼中居然是另一个人的样子。自动门打开然后锁上,三日月回到自己的卧房,良好的教养并没有让他做出什么有失风度的动作。脸上完全看不到一丝平日的笑容,连带上假面具的心思都没有,新月的双眼中看到的一切都觉得碍眼。三日月重重坐在卧房沙发上,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像放空身心一样——如果排除室内压抑狂暴杀意的精神立场的话。

 

——明明,有那么多线索都指明这一点的。

 

明明看到了哨兵曾有个精神链接的向导的资料,明白初见的时候处于精神世界完全崩溃的边缘,也怀疑过对方那毫无保留的信任态度……这一切却都因为对方那个姿态带来的狂喜而被视而不见。只要一想到每次每次,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哨兵和自己相处的每一天、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感情的牵动、每一个笑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对方眼中是“另一个人”。如果,在一开始自己在对方眼中就是真正的自己,那可能根本就……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三日月睁开双眼,心中翻涌的黑色快要吞噬了新月。

 

——也许,我应该在一开始就……………………

 

 

 

 

 

办公室内一片安静,只有笔和纸摩擦的声音响起。三日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还未批示的文件在不断减少,完成批示的文件已经堆成了有些可怕的高度。不管是什么年代,纸质文件总是最可靠和不容更改的载体。

 

“兄长大人,您在吗?想也不会在……哦呀,您居然在?”

 

门外小狐丸自顾自的说着,没抱期待的踏进三日月办公室的门,看到眼前最近几乎每天发生的一幕,震惊感不减反增。虽然口头上一直在喊着希望兄长更认真一点,但当那个自由散漫自我中心的人真的开始每天只沉浸在工作中,不是一两天的心血来潮,而是接近一周以来都是这样,更多的是不习惯。

 

三日月抬起头,直接用眼睛下达逐客令。小狐丸视若无睹,扬了扬手中的文件。

 

“有下达给您的任务。”

 

居然是纸质的命令书。三日月接过命令书,只有薄薄一页。

 

【掌控成功修复精神世界的哨兵。】

 

三日月眉间皱的更紧,手不自觉的把握着命令书的部分抓紧。

 

“兄长大人!”

 

小狐丸立刻出声提醒三日月停止毁坏命令书的行为。

 

“我知道了。”

 

三日月放下笔站起身,绕过小狐丸直接去执行“命令”。怒气依然没有消失,磅礴的杀气让三日月走的一路上没有见到任何哨兵和向导。三日月无疑还在生气,然而……只是去确认那时候被自己攻击的哨兵是不是还活着,也算是命令的一环吧?

 

这样想着,三日月不自觉的放纵自己加快了一点步子。

 

 

 

 

 

数月来几乎一直待在里面的医护室,才一周不见就觉得有些陌生。三日月站在医护室门前,奇怪的居然有一丝犹豫。完全感觉不到哨兵本应在昏睡中也能感受到的精神世界,塔的定位却显示哨兵确实就在里面。能躲过精神链接的向导这样近距离的探知,难道说————!!

 

三日月立刻打开医务室的门,慌忙上前查看山姥切。在刚从精神世界回来的脆弱时期,如果精神链接的向导从最薄弱的地方发起进攻,理论上完全可以将哨兵好不容易恢复的精神世界回归原样,甚至直接摧毁。

 

和初见时几乎相同的场景,苍白的肤色、脆弱的神情,落入现在的三日月眼中只觉得心惊。双手撑在山姥切身旁,额头相抵,三日月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伸出精神触手——然后在接触到哨兵精神世界的一瞬间就被抓住了。山姥切猛地睁开双眼,惊讶的新月完全落入翠湖双瞳中。在三日月反应过来前,山姥切握住三日月一只手腕,发挥A级哨兵远超向导的机动力翻身,反过来将向导压在身下。

 

——又一次被骗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三日月的怒火再次高涨。

 

“你……!!”

 

“对不起。”

 

“诶?”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山姥切脸上带着好奇细细打量着三日月的脸,被这样直率的眼睛这样打量,即使是这种情况下的三日月也开始感到不好意思。

 

“唔,原来你长成这个样子啊。”

 

察觉到三日月的神色再次开始有些异样,山姥切赶紧开口。

 

“兄弟们也常说我不怎么会表达……唔,该怎么说呢。我其实想说,抱歉,没在第一时间认出你,虽说是刚清醒过来战斗本能方面更占据上风,察觉到是你后却没来得及向你解释。这些都是我的问题,给你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对不起。”

 

第一时间?这个字眼钻进三日月耳中,有些奇怪的地方开始理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在现实世界的原因,哨兵的声音和精神世界中比似乎有些不一样……

 

“确实我在最开始将你错认成堀川,这是我的错。只是你们的差异实在太大,说实话察觉不到才比较奇怪。”

 

心中的郁结被精神触手传来的阵阵暖意驱散。的确是有听说过关系亲密的哨兵在极少数的情况下能反过来安抚向导,现在就是这极少数吗?自己并没有和哨兵建立彻底的链接,对方却能做到这种事,只说明了一个原因——金发哨兵至少在现在,他的在用全身心证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说,那些相处的每一天、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感情的牵动、每一个笑容都是因为自己在一起——而不是和其他任何人。

 

注意到向导终于开始放松心情,山姥切连忙将脸离三日月的方向远了些,准备起身。然而三日月手一横拦住山姥切的腰,将对方重新搂回自己怀中,头埋在对方肩上,不让山姥切看到他的表情。时间就这样静止,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彼此的感情通过精神链接在互相交融。直到不知多久后,一个还带着委屈余韵的声音响起。

 

“那……你向我讲讲,我们在那边的事……”

 

“…………嗯。”

 

 

 

 

“兄长大人,您这是文书类工作,请不要这样缠着山姥切殿好吗?”

 

“哈哈哈哈,小狐啊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和我的哨兵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是没问题,只是您……”

 

看着一副和以前一样甚至更严重无心工作样子的兄长,小狐丸稍微开始怀念之前那个工作狂兄长了。金发哨兵看向小狐丸,点头示意。

 

“不用担心,我会监督这家伙把工作做完的。”

 

“诶?山姥切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向导。”

 

“别说了,快工作。”

 

看着兄长十分熟练的向明显小他很多岁的青年撒娇,小狐丸看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文件直接走人。

 

塔对山姥切的禁止完全解除了。在确认了山姥切和三日月结合后,那些禁止毫无意义。三日月不可能叛出塔,那么作为他哨兵的山姥切也绝不可能背叛。控制住向导就能控制住哨兵,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虽然原本的打算在山姥切迷上三日月后,让他尽快吐出那个潜力强大的向导的下落;结果却反过来,塔怎么也没想到那个高岭之花的向导会真的和一个哨兵结合,还对他那样迷恋。塔在尽可能不要和S级向导闹不愉快,那就不得不考虑哨兵的心情。反正只是在多花些时间,能用最和平的方式达到目的最好。

 

——这么想着的塔,很快就被现实狠狠打了个耳光。

 

突然有一天,山姥切国広毫无预兆从塔里消失了,和三日月相连的那个精神世界毫无波澜,就像是最开始那样睡着了一样。

 

 

 

TBC

 

中间省略某老头装委屈和某哨兵因为精神链接知道老头子装委屈但看到那张委屈脸还是不忍心就被老头子吃掉了的肉♂体结合。后面剧情慢想多攒点来着(其实是因为沉迷游戏)……一不小心就攒成了咸鱼,抱歉【土下座】


评论(19)
热度(119)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