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纯白 05-06

*向哨paro


05

 

 

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三日月整日整夜沉浸在哨兵的精神世界,待在那边的时间远远超过在现实中的时间。如果不是小狐丸阻止,三日月已经打算直接输送营养剂来保证身体基本机能了。简直就像上瘾一样,三日月一想起山姥切略显纤细的身影,内心就有种莫名的骚动。那个人安静站在自己身旁,专注听着自己喋喋不休,稍顿的时候就会从稍微斜下的角度直直看过来,“怎么了?”然后这么问他,美丽的翠瞳一览无余。每到这时候,三日月都只想狠狠把对方拥入怀抱。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做”,实际上也做了。纤细的骨架蕴含着惊人的力量,但却安静的待在自己怀中,眼角和嘴角不受控制,露出三日月自己从没察觉到的有些傻气的笑容。万幸这时候的对方往往在三日月怀中,所以并没有看到。只是最近有些遗憾,哨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把那个脏兮兮的布像兜帽一样盖在头上,让三日月开始很难从他的角度看清哨兵的每个表情。

 

——嗯,真的很碍事啊……

 

三日月看着哨兵头顶那片脏兮兮的白布,一阵恍神,不满的神色很简单就浮现出来。

 

“怎么了?”唯一庆幸的是,至少哨兵没有改掉他直视别人的眼睛说话的习惯。随着这个提问,山姥切抬起头,总算能看清对方的脸了,三日月的不满一下子消失大半。

 

“啊……”山姥切看着三日月愣了数秒,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凭借平时的经验,三日月能肯定哨兵接下来的话是他绝对不想听的。停脚,转身,捂耳,蹲下。三日月像小孩子一样完全拒绝的姿态并没有没办法阻挡声波传入耳中。“你是不是该去工作了?”

 

…………

 

………

 

……

 

“喂——!”

 

“你还真的不解风情啊。”三日月放下双手,保持蹲下的姿势转过头,神色委屈的看着哨兵。“讨厌工作,我想在这里和你待在一起。”

 

“呼……”山姥切叹口气,手扯过头顶的白布遮住表情,只是声音完全没有一丝动摇。“知道你关心我,谢谢,但是比起我这样的人还是工作要重要些。”

 

“………………哦。”过了好一会儿,三日月才站起身,用力抱住哨兵,弯腰把头枕在对方肩上,慢慢不舍的在对方耳边说,“那我走了,明天见。”

 

“啊,明天见。”

 

这就是向导和哨兵最近日复一日的日常。就在三日月以为在他找到治疗方法前这种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时,变化突然来了……

 

 

 

“那是……山脉对吧?”那是个平淡无奇的一天,无论是向导还是哨兵都没有丝毫异样。也正是在和平时一样的交谈时间里,习惯性在欣赏哨兵的间隙眺望远方,用充斥视野的纯白方便自己发散思维的三日月突然发现,在前方尽头似乎隐约看到了什么东西。山姥切顺着三日月注视的方向望去,连绵低缓的山脉隐约浮现,早已习惯的纯白稀释了很多,变成像浓雾一样的东西。

 

“……那个,”山姥切迟疑的一顿,神色有些奇怪,用没被牵着的另一只手向下扯了扯头上的白布才缓缓开口,“那是我精神世界本来样子的一部分。”

 

“哈哈哈,是吗是吗。该说是歪打正着吗?看样子是因为精神链接的关系你受损的部分在慢慢恢复吧,甚好甚好。”听到三日月愉悦的声音,山姥切不知想到了什么,头偏向一旁浑身僵硬,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被牵起那只手指尖在微微颤抖。

 

在这段愉快的时间里,可以说什么也没做,一切却向着三日月期望的方向发展。内心充满狂喜,在最开始就一直想做的事情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巨大的感情洪流让三日月无暇顾及从连接的精神触手那里传来的一丝异样——这本来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三日月把那只僵硬的手握得更紧手心传来的触感让他无比期待在现实中的温度。能被自己完全抱住,拥有巨大力量却安顺待在自己怀中的身体,现实中抱起来该是什么感觉呢?触感是不是很现在一样?在现实中试着拥抱过那个无知觉的身体,触感完全不同,如果他回到现实了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温度又是怎样?是想象中的温暖、有时候带给自己的那种火热、是那个身体现有的微凉的温度,还是说都不对?整颗心轻飘飘的,过分的期待让三日月的头有一阵轻微的眩晕。转过头,眼睛笑的眯起,对着山姥切露出了比平时还要傻气几分的笑容。

 

“真的好期待在现实中看到你啊。”

 

奇怪的是,明明山姥切在听到自己声音后转过头看向自己,三日月却少见的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

 

“嗯?你怎么了?”三日月还没来得及完全收回笑容,低下头想看清山姥切的表情。

 

“……没什么。”而山姥切却躲开了这个动作,被握住的手也用力抽了出来。“你该回去了。”

 

山姥切的举动毫无疑问给三日月高昂的兴致泼了一盆冷水,兴奋被浇熄的同时怒火不可抑制的滋生。这还是哨兵第一次,没有任何误解真正违背三日月的意志。对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堪称话唠的三日月而言少见的沉默,就算不用转身去看他,山姥切也能从周身的氛围和精神触手传来的感情直接了解三日月平静下的怒火。

 

“……”

 

山姥切抬起头,神色疏远、冷漠,是三日月从没见到过的表情。三日月那种毫无笑意的脸丝毫没有影响哨兵说出接下来的话。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去了。”

 

几乎在下一秒,哨兵就开始直接送客。精神相连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世界都在拒绝三日月。明明像这种强行驱逐精神链接的向导离开自己精神世界的行为,对哨兵而言也是种巨大的伤害,三日月感受到的剧痛也不过是对方感受的一部分而已。

 

三日月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看了哨兵一眼,消失在原地。

 

以三日月的能力,如果强硬的想要留在那边也不是没有办法。三日月足够强大,然而山姥切也很强大,强硬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如果将向导在精神世界中的优势算进去,至少也会让刚露出一些恢复趋势的哨兵重新回到最开始的状态,甚至更糟。

 

明明只是个听话的玩具,所以才那么中意他的。

 

三日月睁开眼,看了依旧沉睡的哨兵,带着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他脸上的冷峻表情离开。

 

明明反抗自己的他根本毫无价值,该直接用最强硬的手段留在那边,好好调教一番哨兵才对,就算因此玩具坏掉也无所谓。而那一瞬间,比起自己的想法居然是“不能伤害哨兵”的念头占了上风。

 

“啧。”

 

忍不住轻声咋舌,毫不意外的落入听觉灵敏的小狐丸耳中。

 

“哎呀,兄长大人,您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可不像您平时的样子啊……兄长大人?”

 

像完全没有听到小狐丸的话,三日月直接连接终端,用自己的权限查询“塔”内能为自己所用的所有信息。

 

——快点,再快点。只要把他的精神世界修复好了,就可以直接把他拉回现实世界。到了这边,他就别想能再拒绝我了。

 

 

 

 

 

 

 

 

 

 

 

 

06

 

情况在好转,浓雾在渐渐消散,纯白的世界越来越清晰,哨兵的精神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三日月眼前浮现。远处是山,近处是湖,湖畔伫立着一颗巨大的樱花树,几只可爱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乱叫,三日月和山姥切就坐在那棵樱花树下;微风拂过镜子一样的湖面带出涟漪,天上的太阳散发着温柔的光,带着冬日太阳那种浅浅的暖意。漫天樱花雨随风飘散,樱花树冠发出沙沙的声音和着鸟鸣像是一只合奏曲。

 

这是和那片纯白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但却带来了同样甚至更甚的震撼。一片荒芜和充满生机,完全相反的两个世界细究表象下还是能很明显感到同样的东西。只持续了不到一周的冷战——或者说只是三日月单方面不说话,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刚开始的每天,三日月依旧每天准点到这个世界报到,却不像往常那样刻不容缓的找到山姥切,反而是每天到一个固定的位置坐下,什么也不做,等到时间差不多后就离开。然而山姥切一天比一天早的找到三日月,不善言辞的哨兵几次想开口,最后每次都放弃,只是默默坐在三日月身边。

 

精神触手清晰传来对方的纠结,那种歉意、关心、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温暖感情混杂在一起,明明内心复杂到这种地步,脸上居然没怎么表现出来,如果不是三日月自己已经和哨兵精神链接说不定就会误会。笨拙到这个地步反而感到可爱了。想到这里,三日月忍不住笑出声。随着时间流逝,三日月早就冷静下来,虽然不知道哨兵当时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但是凭借对对方的了解,只要自己好好问他,他一定也会好好回答。自己坐的位置每天都没有变化,世界却以自己为中心开始改变,树也好、湖也好、山也好……自己的位置是观看一切的特等席,稍微想想就能明白,这都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默默为自己做的事。谈话断断续续又重新开始,气氛不只是缓和,甚至比以前更好,多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

 

三日月看着从头顶飘落的樱花花瓣,渐渐唤醒了点沉睡的记忆。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就能看到的樱花花瓣,和在关键时刻为自己引路的鸟叫声就是来自这里的。

 

“唔……对了!”

 

三日月又想到刚结束的那个冷战的导火线,现在该是提问的好时机。于是将身子稍稍向旁边移动,在距离哨兵一拳之隔的地方停下,手指像要碰在一起,又稍微有些间隙。一副阻止对方找理由躲避的架势。

 

“上次,你为什么那么急着赶我走?”

 

声线被压低,声音比平时说话的时候还要轻柔。为了躲避对哨兵而言对方过分亲近的动作,山姥切悄悄相反方向倾斜了一点身子,又把头上的白布拉低了几分。

 

“没什么……”

 

“哈哈哈,真的吗?说谎可不是好孩子该做的事哦。”

 

察觉到对方小动作的三日月,报复一样靠的更近。手直接覆在对方的手背上,肩膀挨在了一起。山姥切躲不开了,只好开口。

 

“……最近,越来越看不清你的身影了。”

 

听到这话,三日月立刻坐直了身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对方把头偏向一旁,头上的白布把他的表情完全遮住。三日月微微皱眉,对方还在隐藏什么。又是一阵沉默,空气渐渐开始变回冷战时候的感觉。三日月不由一阵心慌,冷战时候的感觉尽可能不想再体验一次。算了,至少三日月从精神触手传来的讯息知道山姥切说的是真的,他的确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身影。一想到自己在对方眼中是一团迷雾,三日月的心情从另一个方向变得不好了。

 

“哎……是这样也没办法。不用太紧张,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嘿呦……”三日月说着站起身,顺势伸了个懒腰。“那么老爷爷也稍微加个班吧,看能不能查到原因。”

 

“啊——”

 

“那——”三日月并没有直接离开,还是期待的看着山姥切,对方也很清楚他的意思。

 

“那明天见。”

 

“哈哈哈,那明天再见了哦~”三日月总算笑着离开了。

 

要做的事很清楚,从最开始到现在都没变,那就是修复山姥切被破坏的精神世界。只是现在需要加快点脚步了,不管最开始的原因是什么,只要把哨兵治愈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果然有些奇怪。

 

三日月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山姥切,对方立刻把头转向其他方向。在挑明情况后,山姥切的态度越来越奇怪了。总是和三日月隔着一段距离,在身后一直盯着他;在三日月察觉到视线转过身后又立刻把头偏向其他方向。头上的白布也越拉越低,三日月觉得自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清山姥切的表情了。然而三日月的心情却一直很好,因为精神触手传来的讯息告诉他,哨兵的所有异样都来自对自己的在意。稍微有些疏远的距离,一想到自己在对方眼中是一团迷雾就变得可以接受,些微不满被向导压下,打算回到现实之后向哨兵加倍讨回。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三日月环顾四周,将精神触手无限的伸长,细细探查眼前已经无比清晰的精神世界,不放过任何一个缝隙;另一股精神力直接通过相连的精神触手进入哨兵的深层意识。对方强忍不适无条件放任自己在他的世界为所欲为的态度,不管看多少次都能让三日月感到愉悦。细细探索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点在意……

 

——总觉得……这个精神力,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除了这个,应该还有什么让人在意的……或者,只是自己放大了在意……不过,这些对现状都没有什么影响。

 

三日月收回精神触手,抚上山姥切还有些恍惚的脸。果然,在对方回过神躲开自己手的时候还是有点失落。算了,反正,马上就能在现实中见到哨兵,对方也能再次看清自己了。想到这一点,心中的喜悦将心底那一点在意冲散。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年轻人,恢复力就是好,像我这种老爷爷可完全比不上啊。”

 

“喂——!结果到底怎么样?”

 

三日月也没打算卖关子,直接就说出结果。“完全好了哦,我保证,这次回去绝对顺顺利利不会有一点不对。”

 

“哦。”看到对方松一口气,三日月直接上前握住他的手。

 

“那就直接走吧~”

 

“等…………”

 

三日月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莫名有行动力。趁哨兵还没反应过来,三日月像上次一样直接扯着对方的精神就往现实飞去。当然和上次不同,这次三日月和预想一样很顺利就成功了。

 

先一步睁开眼的还是三日月,向导在控制精神方面果然要胜过哨兵,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之前精神世界被破坏殆尽的哨兵。三日月撑着下颌,看着山姥切的脸一动不动。在等哨兵醒来的时间里,三日月之前被冲昏的脑袋终于恢复正常,那个被冲散的在意又回来了。似乎是保持一个姿势累到了,三日月再次躺下,像往常一样面对面把哨兵抱在怀里。

 

——明明精神世界在修复反而看不清我?不……难道说……

 

“唔…………”

 

怀里的脑袋发出一声呻吟,嗓子因为长时间没使用发出有点奇怪。三日月的思维就这样被打断,稍微放开一点怀抱,笑盈盈的看着即将醒来的哨兵。先是睫毛动了动,然后是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脆弱的表情渐渐变成了和梦里看到的一样坚毅。喜悦在递增,三日月贪婪的看着对方的脸,总害怕哨兵醒来立刻又用白布把脸遮住。

 

山姥切缓缓睁开眼睛,立刻就感到了身边熟悉的精神力,带着不太明显的欣喜抬头,看到的是一个有着新月双瞳的俊美向导。对方笑的很优雅,里面带着熟稔,声音也十分好听。“哈哈哈哈,终于能在这里说上话了,早上好啊。”

 

山姥切的表情却在一瞬间僵硬了,刚醒过来的人脑子运转的还不是很灵敏,然而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自己从没见过眼前的男人。手掌一推脱离对方的怀抱,灵敏的几个后跳来到安全距离,摆出防御的架势,充满敌意的看着三日月。

 

“你是谁?”

 

三日月的笑容凝固了,那个猜想无法抑制的再次出现。

 

难道,一直以来,在那个世界里山姥切的眼中倒映的自己都是别人的姿态?对,这样就能说通了。他在一开始对自己的亲密、信任、顺从……连之后两人所创造的那些自己视若珍宝的回忆中,自己都是以别人的姿态出现?

 

这对三日月来说才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看到对方表情的变化,山姥切像想到了什么,正要开口。

 

“你————!!!”

 

精神攻击从意想不到的地方传来,自己的精神世界直接受到从自己精神相连的地方发起的攻击。没有防备,也避无可避。山姥切就这样,在醒来的数分钟内再次失去意识。

 

 

TBC

 

 

 

感觉前面很明显,总之绝对不是虐啊,说过这是个甜甜吃糖的故事。再加上花丸我家没糖吃→_→官方没糖只能自己产糖了。很明显啊,这两人其实都谈起恋爱了。

 

 

故事大概终于走一半了,可喜可贺_(:з)∠)_这文本来打算出本来着……后面先不会放出来,目标是赶上12月CP19。现在看来可能要窗……我加油吧……没打算入手的各位也不用担心,印量大概很小卖完就放全文出来,只会拉个灯而已。


评论(19)
热度(116)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