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纯白 03

03

 

 

“你说……这是我的精神世界?可是……不……确实……”山姥切的声音渐渐减弱,低下头回想什么。

 

——唔,有些不妙啊。

 

看山姥切的样子,该是在回忆什么。自我保护是人的本能,根据山姥切之前的平静态度,三日月猜测,大概是自我保护的应激反应让他忘掉了之前受到冲击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居然这么快就被想起。如果遭受二次冲击将自我意识潜入更深层的精神世界,这可不妙。和之前不同,现在的三日月可不完全是出于任务,而是有点真心想治疗哨兵的想法。

 

“你,有哪里痛吗?”

 

“……不。”

 

如果说三日月刚才只是吃惊,这次是真有点吓到了。猜想再次落空,金发哨兵很快平静下来,反而注意到三日月很难被人察觉的纠结,再次,以他为先。没有因回忆起失去什么而再次发作,这速度不管怎么说也太快了。一直看着三日月的山姥切像很快明白了那几乎写在脸上的震惊。

 

“也没什么值得太吃惊的吧。”山姥切叹口气,“毕竟这是我的精神世界,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也比平时清晰,被你一提我当然很快就能明白……变成这个样子的理由我也大概想到了,反正现在你也在这里,那些事就先放一边吧。”

 

——这孩子真的是……

 

心里暖暖的,三日月务必庆幸自己正处在精神世界,否则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和对方精神世界连在一起的精神触手传来顾及自己心情的这种心意。明明还很在意之前那个向导却什么也不提。

 

不自觉泄露一声轻笑暴露了他的好心情,山姥切的视线转过来,只看到三日月勾起的嘴角和笑弯的眉眼,从精神世界内部传来一阵轻飘飘、暖呼呼的感受——这是对方传来的感情。

 

“你怎么了?”听到山姥切的提问,三日月侧过头,视线交融,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哈哈哈,只是很高兴而已哦。”

 

说完稍稍加快自己的速度,三日月依旧没放开山姥切的手,察觉到对方微微僵硬想抽出自己手的动作,略带不满的更加用力紧握。对自己完全顺从的东西只是最轻微的反抗都会让三日月极度不满。

 

 

 

两人的手交叠,一人在前一人稍微落后,随意的在这个精神世界闲逛。明明就是个外来者却像主人一样对真正的主人介绍这个精神世界。纯白的精神世界,曾经熟悉的一切被破坏殆尽,对这个“真正的主人”来说三日月的介绍可说是及时。只是不知道是老人家的天性又冒出来了,还是这个简单的世界谈资太少,三日月每隔不久就又把同一件事说一遍。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山姥切还是全神贯注的样子。他话不多,但身心一致都在向三日月表示,这个在排除精神力因素下能轻易扭断自己脖子的哨兵没有丝毫厌烦情绪,认真听了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并无条件的相信一切。偶尔简单的回应既不会打扰老人家滔滔不绝的谈性,也不会让人感到冷落。

 

在纯白的精神世界里,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变钝,现实中的身体传来讯息,明明正在兴头上,三日月很不满的发现自己该走了。

 

“怎么了?”山姥切很快注意到向导情绪低落,开口询问。三日月低下头,看着两人已经习惯牵紧的手。因为是精神世界,就算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手心也没有一滴汗的同时也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这个稍小又有力的手,实际牵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呢?

 

想法一旦冒出来就止不住,总觉得有点遗憾。三日月是个任性妄为的人,“塔”的生活让他隐藏起了这一面,但在这个让他越来越放松的世界他毫不掩饰自己这一点。

 

“哈哈哈,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提案。你啊,要和我一起回到现实吗?”

 

“嗯?你这么说的话,好啊。”

 

——果然,这孩子绝不会拒绝我。

 

三日月这么确信,山姥切也用行动切实回应了他的期待。双方都明白,在精神世界被破坏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强行回到现实风险极大。三日月知道,却没有考虑过。对他而言山姥切的安危比不上他的兴趣重要。而他现在最感兴趣的事就是和山姥切在现实中牵手;至于山姥切本人只是单纯地信任向导的判断。

 

“而且我也有点担心兄弟。”

 

“哈哈,那就这么决定了哦。”三日月并没有在意山姥切的话,略微扫过两眼的终端的确有说过这个野生哨兵还有两个兄弟,现在下落不明。反正他也出不去,给很好取悦了自己的“玩具”一点奖励也好。

 

“甚好甚好。那——”三日月就着精神链接,用最野蛮的方式直接将山姥切拉回现实。

 

“————————!!!!”

 

山姥切还没准备好,一阵天旋地转伴随似曾相识的剧痛袭来。回想起来了,和上次一样,撕裂灵魂的疼痛直接搅着自己的脑髓,悲鸣被抑在喉咙,四肢抽搐痉挛,膝盖失去支撑的力量直直往地上跪去。和上次不同,一只手一直被另一人紧紧握住,手的主人在自己彻底倒在地上前用力一拉,落入一个高大的怀抱。手被放开,腰被用力抱紧,头靠在对方肩上;对方另一只宽大的手从身后伸出,温柔的、带着安抚的意味揉着自己的脑袋。疼痛从身体相接触的地方开始迅速减弱、消失。精神触手链接精神世界送来一股股温柔的凉意,从内至外,彻底的安抚。之前的疼痛像骗人一样消失了。

 

山姥切闭着眼,感受来自头顶温柔的安抚,不自觉轻轻蹭了一下宽大的掌心。

 

——我这次……不是一个人啊…………

 

突然,抱紧自己的人松开怀抱,手也慌张收回。山姥切睁开眼,看着对方奇怪的动作,张开口正打算询问。

 

“那……那我走了,明天见!”对方转过身,看不清表情。

 

“嗯,明天————”还没等山姥切道别完,三日月已经不见踪影。山姥切愣愣的看着对方消失的地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消失了。等到回过神,山姥切伸出右手抓紧了胸口的位置。

 

——刚才那是……

 

从相连的地方传来奇妙的感觉,本不该感受到温度的精神世界似乎也感受到一丝温暖,奇妙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来自对方的感情。回想起刚才还在摸自己头的那只手,总觉得,有哪里让人挂心。山姥切想了一会儿,低声开口。

 

“那家伙的手……有这么大来着吗?”

 

 

 

 

“————————!!!!!!”

 

三日月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纯白的病床,视线上移,看到躺在病床上美的像人偶的哨兵。“三日月大人!您没事吧?!”塔内唯一的S级向导,远超平时预计时间的昏睡差点让副官向“塔”本部报告紧急情况。然而三日月根本没打算听这些副官、下属任何一句话,声音根本没能传进耳里。面无表情,浑身气势惊人,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人轰出门,并立刻用自己的权限将房门锁死,转身,回到床边,动作一气呵成,然后……

 

“哈~~~~~~~~~!”

 

毫无预兆直接蹲下,双手捂住脸,嘴里发出奇怪的叫声。

 

——什么,那是什么啊?????

 

多亏了精神世界不会把肉体反映表现出来,只有三日月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心脏跳的有多快。显然,他已经忘记刚和哨兵建立了精神链接。双手下移,露出眼睛,手掌摸着自己烫的吓人的脸,眼神柔软到会吓坏所有认识S级向导三日月宗近的人。“哎呀,哎呀……我这……是怎么了?”

 

目光瞥向躺着的哨兵,三日月放下手站起身,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好转,红的要爆炸了一样。看了看山姥切的金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三日月回想到刚才的触感,柔软稍长的金色发丝,服帖的任由自己揉着,手感很好。还有最后,那像小动物一样的动作,心里一下子像是被小猫挠了一下,麻麻痒痒的感觉泛出,顺着脊背冲向大脑,心脏又开始像要从口中跳出来一样乱蹦,脸上好不容易稍微退下去一点的温度再次升上来。三日月抬起头,忍着发烫的脸,慢慢,把刚才在精神世界里摸过山姥切头的那只手放在了现实中哨兵的头上。和预想不同,很奇妙的三日月很快冷静了下来,脸上恢复常温。

 

“奇怪?”三日月又揉了揉山姥切的头,确信是和之前一样的方式和力度,但却怎么也没有在精神世界里的那个感觉。

 

“唔,为什么呢?”三日月收回手,疑惑的摸着自己的下巴。

 

 

TBC

 

 

甜饼发送中,正努力往爷爷嘴里塞。不过,果然谈恋爱好难写。

评论(7)
热度(10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