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纯白02

02

 

第一次接触到哨兵的精神世界,三日月差点恶心的作呕。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狂乱、破坏、杀戮、战斗……………………

 

在那些哨兵的精神世界中,除此之外微小的感情早就被绝对的暴力支配。这种想法也渐渐根深蒂固——哨兵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皮的兽类而已。自然,就算是三日月也知道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然而行动总会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带出来。虽没明说,但毫无疑问这也是三日月至今拒绝和任何哨兵绑定的原因之一。想到要将自己的精神世界融入那样的世界,三日月觉得杀了对方还比较爽快。

 

这个精神世界却不一样。明明都是精神崩溃的哨兵,让三日月蔑视的那些兽类情感却丝毫不见踪迹。这是因为精神世界是被彻底破坏的原因吗?不对。一眼望去是一片虚无的纯白,只是一留心,就能发现一些淡淡的黑影。三日月略有不快的皱眉,他明白这些黑影的真面目。这些都是哨兵的负面感情,在三日月所接触过的精神世界,这并不少见,或者说铺天盖地的黑暗才是那些精神世界的姿态。只是山姥切国広这个哨兵的精神世界,让初次见到这种景象的三日月宗近太过震撼,反而更不愿意发现他与那些令人作呕的哨兵有共同点。三日月宗近伸出自己的精神触手查探那些阴影,不快很快消失了。

 

三日月带着轻松的微笑,迈着散步一样的步子气定神闲的走着,精神触手随心所欲四处探索。心情越来越好,这种感觉还从没有过。不用费劲心力躲开负面情绪,不需要引导,不用担心过量的信息涌入。在这个纯白的精神世界,三日月宗近的精神触手肆意奔走,就像是在玩寻宝游戏的小孩子一样,小小的惊喜总能在那片纯白下被翻找出来。这个世界很纯粹、没有那些让人作呕的情绪;不时存在的阴影,细究下来也是可爱的自卑与顽固;唯一和那些哨兵相似的好战也不是由破坏欲支配,而是那些与自卑截然相反的自傲。如果这些感情也算是“负”的话,三日月开始觉得负面感情也能让人心情愉悦。排外、固执、温柔,这就是三日月探查得到的在这个精神世界拥有压倒性地位的感情。温柔,这基本是个和哨兵绝缘的字眼,越是强大的哨兵破坏欲越强。根据三日月的记忆,这个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哨兵还是个A级哨兵。

 

三日月停下脚步,闭上眼,将所有感知集中在精神触手上。比起所谓“常识”,三日月更相信自己查探的结果。纯白的世界,只有樱花雨偶尔飘过。很神奇的感觉,治愈这个哨兵本该是自己的任务,就现阶段而言反而是自己被这个荒芜的世界治愈了一样。精神居然放松了,也直到这一瞬间,三日月才明白自己平时是怎样紧绷神经又不自知的,毕竟这是从自己作为向导觉醒起就一直保持的状态。樱花就像抚过自己的心灵,三日月的内心莫名感到一阵颤动……

 

突然,随精神触手扩散的听觉捕捉到一声鸟鸣。三日月猛地睁开眼睛,视觉在一瞬间划过一只类似于小鸟的影子,还没来得及看清就不见了。三日月顺着方向走过去,入目所见依旧是一片纯白……只是,似乎有一点不和谐的异样?不是阴影,却也不是纯白,像是……脏兮兮的破布?脏兮兮的破布下还显出盖着什么东西的痕迹。

 

三日月没有迟疑,心底莫名信任这个世界不会伤害自己,向着破布的方向走了两步。那个“什么东西”几乎在三日月靠近的同时就察觉到了他,慢慢开始动起来。

 

该是四肢的部分收拢,挣扎了一番,“什么东西”慢慢坐了起来——是个人。和自己相比稍显纤细的身躯,浑身被那张固执不肯掉下来的破布盖着,那个人像是刚睡醒一样,带着那种特殊的迷糊缓缓抬起头。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翡翠的眼睛,因为意识不清削弱了他眼中本该有的锐利;精致的五官,无意识紧闭的唇,略长的刘海。脏兮兮的破布下露出的脸,是三日月不久前才在现实世界中看到过的那个漂亮人偶,也在终端上看到过他平时的照片。但是这两种姿态都和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不同。他就像刚醒过来一样,翠瞳迷茫的看了自己一阵,好不容易终于对准视觉焦点,在三日月确信自己被看清的同时,一下子露出很惊喜的表情。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中途失败了几次,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你离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不是三日月,反而是眼前这个还站不稳的哨兵说出了这句话。看着对方关切的样子,三日月疑惑的眨眨眼。好像……和自己之前的印象不太一致?

 

“喂!你在发什么呆,该不会——果然有哪里受伤吗?”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哨兵神色慌张,明明自己还站不稳却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靠近自己,确认自己的状况,脸上能明显看到真心实意的紧张。

 

——果然很奇怪。

 

“哈哈哈,你在关心我吗?我很开心哦。”三日月脸上挂起温柔的笑容,然而眼睛并没有笑。根据刚才一扫而过的资料,山姥切国広该是个很冷淡的哨兵才对,刚才自己的探查也显示,这个精神世界的主人是个固执、排外的哨兵,怎么想也不会对初次见面的自己这么亲切和热情。自然,凭着现在所处的地点三日月能轻易排除眼前的哨兵不是山姥切国広本人的选项。那么这个自然而然的亲昵态度又是怎么回事?比起现在亲眼所见的东西,三日月更相信自己用精神触手探查得来的结果。很快,一个最浅显的猜想浮现,三日月立刻想到那些绕着自己献殷勤的哨兵。结果,自己这一路走来、对自己的耐心来看已经算期待已久的美丽哨兵,也不过是那种类型的家伙吗?

 

20%的兴趣减到了10%,至少眼前这个动起来的哨兵,比之前想象的还顺眼。只是三日月还没收回的精神触手,敏锐捕捉到了在山姥切看清自己时这个精神世界一瞬间的不自然。“我没事哦。”

 

所有向导都知道的一个事实,自己精神触手发现的一切不自然都不会是偶然。三日月决定先稳住眼前的哨兵,这可是任务对象,治疗才是自己的任务,粗暴对待可不太好。只是……眼前的哨兵对自己表现安抚的态度好像很不满。

 

山姥切皱着眉,困惑的望着三日月,突然向前一步,很自然的顺势掀开罩在他自己头上的白布,漂亮到不真实的脸一览无余,湖绿色的眼睛直率的看着三日月,像在确认什么,专注的眼神没打算放过三日月的任何动作,开口。

 

“你,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三日月一时愕然。

 

——哎呀这可真是……奇怪的到底是哪边啊……

 

“哈哈哈,我一直都是这样哦。”

 

“是吗?我知道了。”山姥切点点头,一秒也没有犹豫接受了三日月的说辞。

 

“……”

 

居然这么轻易就接受了,如果说三日月毫不动摇那是假的。哨兵内心的一切会如实反映在精神世界,就算是这个一无所有的纯白世界,也因为主人内心的活动开始产生变化。一直没收回的精神触手一刻不停在探索,连伪装也不用,眼前的哨兵面对自己这个“入侵者”完全没有丝毫防备和警戒,有的只有无条件的信任。三日月是个比起亲眼所见,更相信自己探查结果的人,只是面对山姥切没有布遮掩的眼睛,湖绿色双瞳没有丝毫迷茫,直率的传达对自己的信任。

 

这明明很异常。一个身经百战的A级哨兵会这样无条件信任自己,是不是只要自己把精神触手和这个纯白的世界相连,就能知道答案了?身为向导,没有绑定的哨兵却能在将向导视为重要工具的塔爬到准将位置,三日月经历的一切外人无法想象,别人的信任是三日月不曾想象也从没渴望过的东西,突然在意外的地方得到了,无论三日月本人是否想要过,至少好奇还是有的。

 

三日月试探性将自己的精神触手伸向眼前的山姥切国広,在接触的一瞬间,对方的僵硬可以说是能肉眼所见。接着便是努力放松自己,主动打开反射性紧闭的精神大门,忍耐什么一样咬紧下唇,完完全全接受了三日月。三日月宗近是个外貌派,山姥切国広和自己相比略显纤细的身躯,金色的头发,湖绿色的眼睛,精致的五官,和现实中看到的那个人偶不同,眼前活生生的哨兵眼睛亮的不可思议,忍耐自己精神触手毫不掩饰的触碰的样子让凛冽的样子稍显可爱。虽然微弱,整个人散发着太阳一样的光芒。

 

将精神触手探入精神世界中哨兵本体之中,这就是精神链接。和其他向导哨兵不同,山姥切国広有另一个精神链接的向导,他的神经早就变成了最适合那个向导的形状。三日月现在做的,就是将那些不适应自己精神触手的神经安抚,收拢,尽量靠近适合自己链接的形状。三日月明白这会带给山姥切极大痛苦,就像是将骨头强行掰成需要的形状。但就算做到这个地步,山姥切还在忍耐自己。

 

——这孩子能为我忍到什么程度呢?

 

三日月不自觉的扬起略微可怕的微笑。

 

——不过,算了吧。总觉得再这样下去这孩子要不行了,好不容易遇到好玩的玩具可不能刚要到手就弄坏了。

 

眼前的山姥切国広脸色苍白,身影开始不稳定,连这个世界也开始不稳。三日月的精神触手停在了山姥切神经系统浅层的阶段。明明有很多迂回的方式能达到同样效果,三日月偏偏选择了直接和对方精神链接这个选项。

 

“唔……怎……么了?不继续吗?”

 

“这个嘛,等下次再说吧,你的样子看起来可不太好哦。”

 

“……为什么这次会……”

 

“?”

 

“没什么……”山姥切终于缓过气来,长吁一口气。“只是为什么刚才……而且,这里是哪儿?”

 

“诶?”

 

“?”山姥切疑惑的看着发出声音的三日月。“你知道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你的精神世界啊。”

 

“………………哈?”

 

 

 

TBC

 

有小伙伴问就补充一个世界观设定吧:

时间大概是近未来,有人类共同的敌人亚人类(不是动画那个亚人啊,就是群人型史莱姆蜜汁难打,管他的只是个设定本篇又不会打他们,这群家伙只存在于堀哥支线,大概连名字都不会出现)“塔”就是主要想对抗亚人类进攻,自然哨兵是最主要战斗力,然而哨兵太容易信息过量死了,这时候就需要向导。只是向导供不应求,而且死亡率超高不说蜜汁容易吸引亚人类攻击,又弱(和哨兵比,其实还是比普通人强一点点的)所以集中管理,婚姻分配(哎呀向哨基本都这样的嘛)所以堀哥觉醒成向导国広三兄弟那管啥世界和平啊肯定是兄弟比较重要啊,正好俩兄弟又变成哨兵了,而且都是A级哨兵所以就满世界跑啊。“塔”一是不愿意堀哥这个潜力超大能同时支持两个A级哨兵战斗的向导跑了;二是如果向导不是“全部”都在塔里的话下面那些哨兵可不会听话;三是国広兄弟战斗力强。所以成了香饽饽。其实强大的哨兵才是“塔”真正重视的顺位第一。

 

所以这个世界观其实可有可无orz,这就是个傻白甜治愈系故事(虽然本来最初设定是个刀刀刀的故事)。以上世界观上的内容,大概全部不会出现【捂脸】谈恋爱吃糖要什么阴谋诡计要什么拯救世界啊!


评论(7)
热度(125)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