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纯白

*向哨PARO

 

 

00

 

纯白的房间,一无所有,强烈的白光不知从哪个方向射来,使整个房内没有一丝阴影。然而这一切对房间正中间的人来说毫无意义。眼睛被遮住,口被封住,身体被拘束,整个人被拘束服夺走所有行动力,严丝密合的眼罩没有让一丝强光落入被拘束者的眼中。对被拘束者而言,只有耳朵还能接受外界的讯息。然而,除了手腕的营养液还有一丝动静,世界寂静的好像没有“声音”这种东西存在。

 

看向被拘束者,令人意外的能看出他很明显的镇静。金色发丝从拘束服里露出,从隐约可见的容貌判断,还是个年轻人。

 

1、2、3、4…… 12452、12453、12454……

 

被拘束者在心底默数,用敏锐的五感感受营养剂的流速来判断自己被抓的时间。接着扩大感知范围,将五感发挥到极限,却还是被房间的墙壁阻隔……纯白的房间,不过是为了关押被拘束者——这个强大的哨兵而存在的特殊牢房。

 

——啧!要快点想办法逃出去和兄弟们汇合。

 

根据被拘束者判断,自己已经被抓半个月以上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在一个月内自己不能逃出去,让兄弟们确认自己的平安,兄弟们会不顾安危前来救自己。

 

——那样的话,我作为诱饵还有什么意义?

 

抓主自己的人显然经验丰富,为了不让自己有逃走的可能这么长的时间从没有人出现,连作为必需品的食物也由营养剂替代。对一般的哨兵而言,这个房间除了遮蔽感知,还有精神攻击的作用。一周——是大多数哨兵在这个房间里崩溃的极限,当然这其中不包括自己。感知范围一步步扩大,渐渐超过兄弟给自己划分的警戒线。终于,在失控前从房间铜墙铁壁般的防护中找到一丝裂缝。小心的,谨慎的。被拘束者就像将即将失控的列车强行按在铁轨上一样,不安定的强大感知从裂缝渗出,终于探索到了外界。外面有很多哨兵,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向导。哨兵在细微的感知方面比向导逊色许多,在知道自己被抓的消息属于最高机密这一前提下,被拘束者将自己的精神伪装成“同伴”的哨兵。这里是敌方的大本营,只不过消除自己的敌意和杀意,再假装弱小些就够了。

 

精神在疾走。被拘束者牢牢记下感知得到的建筑结构图、巡逻布局、哨兵信息等一切情报。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接下来只要顺利,自己就能找到逃出的机会……

 

【哈哈哈,发现一个淘气的孩子。】

 

——!?

 

意外突然降临。被拘束者脑海中直接响起一个优雅混杂着轻蔑的声音——是个向导。然而向导能做到这种程度吗?没有让超过极限发挥感知的被拘束者发现,蛮横的直接将精神触手嵌入自己的感知——这是个自己从没遇到过的强大哨兵。被拘束者这么判断后,立刻将感知转移,多重伪装,想要甩脱对方的追踪。然而这似乎激起了对方的兴趣,向导的追踪越来越紧,被拘束者能明显感受到对方施加了越来越强的压力,对方开始认真起来了。既要驾驶着即将暴走的力量列车,又要躲避前面敌人的发现和后面敌人的追踪。被拘束者咬紧口塞,全神贯注躲避追踪,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已经找到逃跑的方法了。

 

————————!!!!!

 

一阵撕裂灵魂的剧痛毫无预兆的袭来。

 

被拘束者猛地睁开眼,被眼罩盖住的眼前依然一片漆黑,口塞塞住的嘴发出难听的惨叫,四肢抽搐,被拘束服束缚的身体胡乱的挣扎,掉在了地上。从精神世界深处传来无法躲避的痛苦,身体像是从内部被剖开。涎水顺着口塞和嘴角滴落,被拘束者痛苦的在地上翻滚,难听的惨叫已经变得凄惨,什么冷静、自制都被扔到一边,连理智也很难找到。突然——被拘束者的嘴张开到极限,背部向上拱起,身体弯成了可怕的弧度,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然后房内就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

 

………

 

……

 

“哒……哒……哒……”

 

不知过了多久,纯白的牢房居然被打开了,两个身着军装的人走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像尸体一般的被拘束者。较瘦小的军人向另一人示意,高大些的军人走上前,解开被拘束者的拘束服,单手拎起——被拘束者的脸完整的露了出来,那是一个接近少年的金发青年。高大的军人没有丝毫迟疑,另一手握拳狠狠殴打金发青年的面部、腹部、再狠狠摔向墙壁。青年对军人的动作没有丝毫反应,空洞的碧瞳一直睁开,像一汪死水,没有任何波澜,没有任何倒影。

 

“肉体方面没有任何反应,感知方面也什么都没感觉到。简直就像是击打刚死的尸体一样的触感。”高大的军人是个哨兵,用最直接的方式得出结论。而瘦小的军人则是个向导,他认同哨兵的说法点点头,“对,我也感觉不到他的精神世界。突然变成这样,果然……”

 

能推导出的结论只有一个,不需要向导明说,哨兵也明白了。怜悯的看向金发青年。

 

“果然……这家伙的向导死了啊……”

 

 

 

 

 

 

 

 

 

 

 

 

 

01

 

“三日月准将,请走这边。”

 

“塔”所属的哨兵所,少见的出现向导的身影。身姿挺拔的身影,竟然把肃杀禁欲的军服穿出优雅的气质,墨蓝色的短发搭配奇怪的金色发饰,寄宿新月的面容是毫无疑问的美丽。奇怪的是,该对向导趋之若鹜的哨兵们,却没有一人敢亲近、甚至抬起头直视向导。因为这个向导,是“塔”所属唯一的S级向导三日月宗近准将。而三日月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塔”下达的一个任务。

 

来到目的地,三日月才打开终端,开始确认任务内容。随行副官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位任性的准将大人总是在到达任务地点后才开始确认任务内容,却依旧每次都能完美的完成任务。

 

终端显示:任务【修复哨兵被破坏的精神世界】。三日月无懈可击的表情不可察觉的动摇了一下。

 

——精神世界被破坏的哨兵,指的就是这孩子吗?

 

三日月抬起头,视线从终端移到病床上的人影。说是“孩子”其实已经是可以被称作“青年”的年龄。金色的发丝,略长的刘海配合耳后服帖的短发,感觉摸起来手感会很好;被宽大的病服遮掩也能看出来的纤细四肢;非人般紧致、秀气的脸。简直就像个一碰就碎的陶瓷人偶。

 

然而,这样一个看起来可以用“脆弱”来形容的人,居然是个A级哨兵?哨兵和向导的能力往往能反映在肉体上,作为稀少A级哨兵至少该是那种战斗力强大的类型,一般来说,也就是体型该很健壮。三日月难得有些吃惊的再次确认资料。

 

【姓名:山姥切国広

  年龄:约19岁

  属性:哨兵

  等级:A级

  所属:无】

 

简单的资料能推断出很多东西。比如眼前这个名叫山姥切国広的A级哨兵,是个野生哨兵,也就是说不属于“塔”;能知道能力等级却没法确定实际年龄,也就是说能逃脱“塔”长时间的追捕。拥有这种强大力量的哨兵,却是眼前这个纤细的青年。并且这个哨兵,【失去了自己的向导】

 

——哈哈哈,作为打发时间的任务对象来说还挺有趣的。

 

三日月愉悦的勾起嘴角。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哨兵居然还活着。一般来说,哨兵除了战斗死亡之外只存在两种死亡方式:因没有向导陷入狂躁被过量信息逼迫发狂而死;或失去自己的向导。对前者来说肉体先于精神死亡,哨兵的精神会一分为二,一个支配肉体宣泄破坏欲,另一个只能旁观自己的灭亡,什么也做不到。拯救这种情况的哨兵对S级的三日月来说,只是稍微麻烦点,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而后者,则是在那一瞬间,精神已经跟随向导死去。“接受从肉体到精神完全链接的哨兵和向导,共享彼此的灵魂。”一直有这么个说法,无论现实如何,至少这个说法在“生死与共”上是成立的。一个失去灵魂的肉块,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甚至连呼吸的本能都丧失,大多在被人发现之前死于窒息,余下也会死于身体功能瘫痪。死于失去向导的哨兵,就算是三日月也无能为力。

 

然而。三日月看着躺床上的哨兵,用精神触手检查确认,有呼吸、精神世界是一潭死水,但确实存在——还没有彻底成为行尸走肉。少见的,处于中间的例子。比普通处于精神链接状态失去向导的哨兵深许多,又没有像完全链接的哨兵那样直接死亡。回想接到任务时候的场景,“塔”的态度很奇怪,虽然是少见的例子,但也没有到那样强硬的要求三日月接下这个任务的程度。

 

有哪里不对。三日月按下心中疑问,情报不足,只好搁置。眼前的哨兵,空洞的眼睛倒映着三日月的影子。瞳孔的颜色绿的像沼泽一样,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奇怪的躁动有点冒出。在三日月的认知范围内,能稍微接近点自己能力的哨兵,都不符合他的审美。毫无疑问,拥有极端美貌的三日月,的的确确是个外貌派。眼前这个哨兵,至少在外貌上让人赏心悦目。想到这里,三日月本来只有5%的兴趣提升到了20%

 

“请等等三日月准将!还不可以接近!”

 

无视了四周响起的阻止声,又没有一人敢上前拦住三日月的结果,就是三日月毫无阻碍的来到哨兵面前。侧身坐在床边,三日月一手抚上哨兵的脸,细细欣赏他的每一寸肌肤。“确实……是叫做山姥切国広吧?哈哈哈,真是奇怪的名字。”俯身上前,额头抵住额头,三日月饶有兴趣的新月双瞳看着山姥切国広毫无波澜的碧瞳,细细耳语。“那就让我来拜见一下你的‘世界’,美丽的哨兵。”

 

三日月闭上双眼,在下个瞬间睁开。

 

——————!!!

 

三日月倒吸一口气。

 

扑面而来而樱花雨,带着它独有的香气,大力的拥抱三日月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除此之外,山姥切国広的精神世界,是个一无所有,纯白的世界。

 

 

 

TBC

 

 

 

CP不用疑惑是三山无疑,被被精神链接的向导是堀哥,被被三兄弟先后觉醒为了保护堀哥咔咔咔和被被就和堀哥一起精神链接了,堀哥并没有死。抱歉明明说昨天放结果因为自己原因稿子和人分离没办法【土下座】而且还这么少……依旧是个话唠的起名废

评论(11)
热度(145)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