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月蚀

 *产粮活动文混更数

*关键词:召唤兽

*十二国记paro

 *TAG欺诈,其实没有谈恋爱→_→

 

 

洞窟中一片漆黑,似鹿非鹿的兽类无力的靠着墙,只有头坚定的望着一个方向。

 

翠绿的眼睛丝毫没有松懈的看着前方的怪物,扑面而来的气味让似鹿非鹿的兽类数次想要昏厥,但它依然坚持着。庞大的怪物看不清原貌,黑暗中只有那双眼中泛着微光的新月看的分明。

 

 

 

 

 

 

 

 

 

“啊……蓬山公还是没有变化吗?”

“唉,真让人担心……明明升山的各位已经陆续到达了……”

“蓬山公已经七岁了,还依然是兽型,不会说话也没有一只使令,这……”

“至少还有女怪在就好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时候的蚀卷走了另一位蓬山公。”

“果然,双生的麒麟缺少一半的话……”

“慎言!”

“啊……真的十分抱歉……”

 

在低声交谈的女仙们没有注意到地方,这些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现任的蓬山公耳中。金色鬃毛白色躯干的兽类站起身,翠绿的眼睛没有丝毫动摇,仿佛听到的不过是寻常不过的闲谈一样。

 

——我本来就是这样,女仙们对我很好,说的也不过是事实。

 

眼前的麒麟这样回答自己。

 

如女仙所说,麒麟不会人语、不能化形、不会降服,除了那身漂亮的金色鬃毛,就连它自己也很难说服自己这样的存在是一头麒麟。

 

 

 

山谷的风撞击大门,奇妙的敲门声换回了麒麟的意志。麒麟来到山门前,抬起头,看着紧闭的大门陷入沉思。路过的女仙们并没有在意,以往麒麟便常这样望着山门,望着与自己双生的麒麟卵果被蚀卷走,而女怪也追逐着就这样一同消失在蚀中。

 

时间过去了七年,不能说话的麒麟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愿。“也许选出王就好了”女仙们这么想着,按照惯例安排升山。

 

——我,真的能选出王吗?

 

女仙告诉麒麟,只要是王,自己一眼就能认出。

 

“王是麒麟最特别的存在,只要一眼就能认出,只要待在王的身边就会高兴,王是麒麟重要的半身。”

 

麒麟跳到山门附近的山顶上,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升山者,脑海中浮现出玉叶女仙告诉自己的话,想到这前方也许就会有那个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半身,心脏激动的快要跳出来。

 

——不……这样的我,真的能选出王吗?这样的我,也有资格待在这么重要的人身边吗?

 

焦虑混杂着期待,麒麟有种预感,自己的命运很快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

 

黄海之上,麒麟逃一样的飞奔着。自己什么也没看到,只是感到了……从黄山道的方向传来了可怕的感觉,充满威严、不可抗拒。回过神来时,麒麟已经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了。

 

那是和亲近、温暖相去甚远的感觉,只有深深的恐惧支配了麒麟。麒麟甚至觉得自己如果遇到了那个气息的所有者,自己的一切都会被支配,自己连唯一属于自己的自我也会失去。

 

穿越重重云海,水雾沾湿了麒麟漂亮的金色鬃毛。然而环顾四周,依然入目皆白。

 

这是麒麟第一次离开蓬山。作为连一只使令也没有的麒麟,女仙们怎么也不肯让它出去。造成的结果便是现在的不知所措。

 

麒麟不知道自己飞到了哪里,只是一直向前飞,向着一个方向。

 

——也许能就这样到达蓬莱,找到兄弟,兄弟的话一定比我……

 

一股浓烈的气味突然从下方袭来,这是麒麟从没闻到过的味道,力气在一瞬间被夺走,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掉落。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在快要落地时麒麟总算回过神,奋力扬起身躯,避免了摔死的结果,只是依然没有足够的力气飞起来。麒麟站起身,警惕的确认周围情况。虽是夜晚,足够明亮的月光本能将周围照亮,四周却依然一片漆黑。树叶声沙沙作响,瘴气缠上麒麟的四肢,慢慢向上蔓延,四周隐隐传来妖魔的咆哮,只有不远处的洞窟异常安静。这是树海深处,妖魔的巢穴。麒麟紧张的屏住呼吸,不敢轻举妄动。

 

“咔嚓!”

 

树枝被踩断,麒麟头也不回毫不犹豫的往身侧躲开。

 

“吼————!!!”

 

妖魔的身影出现了。

 

“——?!”

 

——糟了!!

 

麒麟躲避攻击的同时没能控制住气息,森林中除了眼前咆哮的妖魔外,安静了一瞬。随之四周响起了欢呼般的咆哮。妖魔此起彼伏的兴奋咆哮配合着奔跑和翅膀煽动的声音,凑成了一曲夺命的节奏。对所有妖魔而言,麒麟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

 

眼前的妖魔被激怒了,本该是自己独享的猎物,终于被其他家伙发现了,那就在那之前先享用掉眼前这个无法自保的麒麟!

 

妖魔后腿蓄力,用尽全力冲向麒麟;麒麟是世上脚程最快的生物,就算被削弱了也快于大多数妖魔,比如眼前的妖魔。然而,却只是大多数,身后鹰状的妖魔无声的潜伏,突然发起猛烈的进攻!

 

脑后传来劲风。

 

——躲不开!

 

“嗤————————!”

 

有什么黑色的东西从身后的洞窟伸出,在一瞬间贯穿了两只妖魔,同时抓住了麒麟将它拖了进去。

 

 

 

 

 

洞窟里一片黑暗,和外面的树海也没什么差别。

 

只是——

 

黑色触手很简单的放开麒麟,麒麟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感觉,反而感到浑身颤栗。

 

兽类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辩物,将自己拖进来的妖魔,是身躯庞大到充满整个洞窟,看不清本来样子的怪物。洞外的妖兽大军还在咆哮,却没有一只敢冲进来。这些无一不彰显着眼前的怪物有多么危险。

 

麒麟什么也不明白,没有任何人教过它任何事,它不知道那股让人厌恶的气味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仅仅闻到了那味道自己就变得这么虚弱。身体快要支撑不住,只有靠着墙。但是……

 

心中一个声音一直在说。

 

——不能输!

 

不能输。不能说人语,不能化人形,不能降妖魔,甚至……麒麟想起自己的举动……甚至不能选出王。这样的自己,如果连不能输的意志都没法保留,那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洞窟里的怪物看不出本体,只有一双印着新月的眼睛带着幽光看着麒麟。铺面而来的,是比外面还要浓烈千万倍,自己在空中闻到的那股味道。仅仅是这样,已经让麒麟数次想要晕倒了,麒麟坚持住了,不能输,不能输!这个念头远远超过了求生的意念,头上的角发烫,一股力量充满了麒麟的身体。

 

怪物的方向传来了一声非常好听的轻笑,简直和他那可怕的外表不符,只是十分衬那双新月的眼睛。

 

“哈哈哈,没想到还有这么有趣的麒麟。”

 

——我不是麒麟,像我这种半成品怎么会是麒麟?!我那个被蚀卷走的兄弟才该是!

麒麟愤怒的张开口,入耳只有一阵怪叫。

 

——对了……

 

麒麟收回声,自己并不会说话。

 

愤怒无法通过语言发泄,麒麟抬起头,带着体内那股奇妙的力量,狠狠瞪向那双新月的眼睛。

 

 

没有人教过麒麟,麒麟也从不知道那些“作为麒麟一出生就知道”的事。麒麟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什么,只是轻笑的怪物在瞬间停止动作,连声音也没有继续发出来,而麒麟自己也动弹不得了。

 

 

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那个世界只有麒麟和怪物,明明没有语言,却仿佛在用灵魂对话,用灵魂在战斗、征服对方。

 

——不能输!不能输!

 

麒麟的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怪物很强大,自己用尽了全力,而对方却明显在配合自己的力量,游刃有余的营造一个势均力敌的状态。

麒麟陷入了那个奇妙的世界,丝毫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包括时间的流逝。也许只有一瞬,也许过了很久。

 

变化突然不期而至!戏耍自己般控制力度的怪物忽然放松力道,内心一个名字瞬间以出现,深深烙进心底,张开嘴,唇舌不受控制第一次说出人语

 

“三日月!!!”

 

“嗤——————!”

 

在背后同时响起的另一个声音和在洞窟外听到的十分类似。背后那股让人晕厥的味道更浓了,似乎有什么液体溅到了自己的后背,淋到的地方想被火烧一样痛。余光有红色的东西闪过,视线却全被眼前的“怪物”吸引。

呼唤出名字的瞬间,“怪物”变成了人。

 

麒麟对人的概念不太清楚,就算这样也能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个“人”是该被冠以“美丽”的存在。

 

“哈哈哈,没想到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孩子。”

 

是刚才听到过的声音,只是声音主人周身令人厌恶的气息被一扫而空,反而变成了一股令人眷恋的味道。

对方缓步走上前,爱怜的摸上了麒麟的脸。麒麟这才发现自己在喊出对方名字的同时第一次化成了人形。拥有金发孩子外形的麒麟低头,看着自己幼小的手掌被对方用手包住,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抱起来。

 

“嗯,果然还有意识啊。有对血的耐力却又不会被污染的麒麟,果然很有趣啊。再加上是这么漂亮的孩子。”

 

——别说我漂亮。

 

麒麟想这么反驳,张了张口,舌头却总不能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三日月”

 

只有这三个字能说出口。

“哈哈哈,只能叫出爷爷的名字吗?就像是牙牙学语的稚子一样,不,实际上也是吗?甚好甚好~”

 

名为“三日月”的妖魔高兴的笑着,抱着怀中自己的麒麟走出洞窟,路上“一不小心”踩碎了打搅他们之间的“对决”,被三日月杀掉的妖魔的头颅。

 

相触的地方传来奇妙的热度,空荡荡的内心被狠狠刻上了对方的名字,而对方也被自己标记了。灵魂联系在了一起——有些像玉叶女仙说过的感受,只是不是王,是属于自己的使令。

眼前的妖魔能够信任,那是只属于自己的存在,是自己的第一个使令。麒麟终于不用在强撑,只要在三日月身边自己就是安全的。安心的瞬间倦意铺天盖地的袭来,眼帘再也支持不住,抓着对方的衣襟,闻着对方和之前不同,如月光清冽般的味道,在他怀中沉睡过去。

 

“睡吧,爷爷是你的使令,只要呼唤我的名字,不管多远我都会来到你身边的。”

 

眼中寄宿着新月的妖魔,吻了吻怀中孩子的金发。

——多么甜美的味道,我独有的美食,你拥有我一个使令就足够了,不是吗? 

 

麒麟像是听到了三日月最后的话语,只是沉浸在不再只是一个人的幸福中,对使令内心的话一无所知的勾起了嘴角。

 

 

END

 

 

没有恋爱抱歉;那股味道当然是血腥味,绝不是加龄臭。也没有后续。说说后续设定吧,大概就是爷爷为了独占死后的国酱这个“美食”,杀掉了所有有可能成为国酱使令的妖魔,还干脆的套出国酱的话,弄死了一开头国酱感受到王气的家伙。因为不知道是哪个干脆全杀了,当然使令不能直接杀,对麒麟有害,爷爷用脑子避开天纲规则弄死的,毕竟黄山死人太正常。然后就开始了养成计划(误)至于被被没那么容易污染也是因为半身麒麟,加起来才是完整的麒麟,所以这边沾血会晕只是不容易得病,说话化形降服啥的都不擅长,就算是“降服”的爷爷也不能完全控制和消除戾气,结果因为爷爷的兴趣养成干脆变成了不习惯用使令,不用见血的自己上,见血的爷爷上,爱好和平喜欢动手的奇怪脑筋麒麟。(原作崩坏)题目大概有那个倒霉国家因为蚀失去了第一个麒麟,因为爷爷这个月亮差不多等于失去第二个麒麟这个意思吧?(王都被某月亮杀了)



那天经过提醒才发现我……似乎……好久好久都没给爷爷糖吃了,别说肉了连吻好像都……………………对不起爷爷【土下座】开新坑让你吃糖吃到饱

评论(8)
热度(66)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