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一见钟情的对象有喜欢的人了该怎么办?

 

*欢乐向

*OOC

*大概有算前文的东西是这篇【三山】锻刀总锻出奇怪的东西该怎么办?

*就任一周年贺文

 

“一见钟情了。”

 

“哈——?”

 

春景的庭院,阳光正好,脸上被揍出的红肿总算通过手入消除的三日月抓住了想去恶作剧的鹤丸,美其名曰喝茶,只是鹤丸看那架势也知道对方大概是想找自己商量什么。

 

——总觉得有种会有什么麻烦事情的预感。

 

“因为是第一次啊……”

 

三日月放下茶杯,右手手指并拢轻轻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眼帘下垂,露出一个梦幻般美好的微笑。

 

“第一次,有人在初次见面的时候能对我的这张脸毫不犹豫的下手,毕竟我可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啊。”

 

“哦。”

 

——呜哇……这种说法真够欠揍啊,虽然一配上那张脸微妙的有说服力。

 

鹤丸随意的坐着,把头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当然三日月完全不在意鹤丸的样子,或者说根本没注意到,继续在自说自话。

 

“简直就像是命运一样,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金发。”

 

——不,说实话光是这个本丸里就有狮子王和浦岛两个金发的好不好。

 

意识到对方只是想找个人说而不在意听众的反应,于是就分出一半思维神游的鹤丸反射性的在脑内吐槽。

 

“而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还真是有够古典式是搭讪套路啊,现在的小学生都不会这样搭讪了。

 

“哈哈哈,这一定是命运的红线在指引。只是国広他……”

 

——喂喂一上来就直呼其名吗?你俩不熟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很嫌弃爷爷我,到底为什么呢?”

 

——因为你第一次见面就把别人剥光了啊,谁会喜欢这样的流氓家伙啊,脸上的伤刚好就忘了吗?这个老头子。

 

“所以鹤喲,你去帮我问问国広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毋庸置疑的肯定句。

 

“……嗯……哈?!”

 

鹤丸一下子坐起了身,吃惊的看着三日月。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再次端起了茶杯。

 

——啊……果然好麻烦,还是去吓吓短刀们有趣些。

 

“不,我……”

 

“哈哈哈,那就拜托你了。”

 

鹤丸的后半句被打断,三日月微笑着看过来,金色的发饰随着动作在空中小小摇摆,微风带着樱花吹来。三日月身旁微微出鞘的本体反射的寒光衬着那美丽的微笑,让鹤丸在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在喝茶的时候还带着本体的同时,感受到一阵寒意。还没出口的后半句被咽下,重新换了个说辞。

 

“啊……我是说,我很乐意。”

 

 

 

 

 

 

 

 

 

 

“喜欢的类型?”

 

终于迎来久等的兄弟,山伏和堀川几乎形影不离的陪着山姥切,完全没有空隙。终于等不下去的三日月,强迫的让鹤丸在三兄弟愉快的畑当番时间直接去问。

 

“对对。”

 

和鹤丸稍熟一些的堀川狐疑的看着对方。

 

“鹤丸桑,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嘛……”

 

鹤丸的视线有些游移,惹恼堀川可是很麻烦是事情啊。只是鹤丸能感受到从背后田地边缘围墙那里传来三日月炽热和期待的目光,想到了那个看起来就很锋利的天下五剑的剑刃,硬着头皮瞎掰。

 

“嘿嘿……就是想着终于来了新伙伴嘛。我也对主人盼了很久的刀很感兴趣,想增进一下伙伴的亲密感,之类的,哈哈哈。”

 

糟了,看着面前的堀川已经毫不掩饰的怀疑眼神,鹤丸只觉得委屈。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啊,这次真的不是自己打算对新来的同伴恶作剧啊。

 

“卡卡卡卡卡,亲密是好事,拙僧也很好奇。的确兄弟喜欢的类型拙僧还未曾听过。”

 

山伏爽朗的笑声对这时候的鹤丸来说简直就像是天籁,堀川总算收回了他的眼神,赞同兄长意见一般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一直沉默的山姥切国広。对于这种周围将焦点都放在自己身上的情况,山姥切不适应的拉了拉头上的白布。

 

“……既然是兄弟们想知道的话,那么……”

 

山姥切只是略微思索,很快就开口了。

 

“总之,很强。”

 

周围的大家都在点头。嗯嗯,对刀来说的确是更喜欢喜欢强一些的。三日月也躲在一旁赞同的点头,虽然自己被称作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振,不过天下五剑还是很强的而且这个等级碾压的本丸LV99的自己当然很强

 

“深色系。”

 

三日月低头看了看自己,深蓝的狩衣,墨蓝的头发,嗯,总体来说是深蓝色系的不错。

 

“身高挺高,大概比现在的我高大半个头。”

 

嗯嗯……身高高……大半个头?咦?

 

“身手利落下刀果断不拖泥带水。”

 

三日月有些不太好了,怎么感觉这描述……

 

“长发的太刀。”

 

…………

 

……

 

 

四周陷入微妙的沉默,大概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同一件事,最后通过眼神交流由堀川提了出来。

 

“兄弟,可能是我的错觉……我怎么觉得这个描述好像太具体一点了?是有什么具体的对象吗?”

 

“嗯?对啊,是我喜欢的人。”

 

说出口的瞬间发现自己说漏嘴的山姥切国広,慌忙的捂住嘴,只是说出的话就是泼出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

 

“卡卡卡卡,是吗是吗,有喜欢的人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个消息,山伏和堀川高兴的离山姥切更近了,笑得很灿烂。有些自卑的兄弟能主动喜欢谁,大概无论对象是谁都是令人开心的事。

 

“喂……”

 

山姥切拉了一下头上的布有点不好意思。

 

“兄弟你们别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

 

和山伏不同堀川可不会放过这个难得可以深入兄弟内心的机会。

 

“诶~但是这不是第一次听说吗?对方是谁?长发的太刀……江雪桑?”

 

要说长发的太刀在这个本丸堀川也只能想到江雪,和兄弟也是旧识,只是回想起之前兄弟和江雪见面时双方那个冷淡的点头,堀川怎么也不认为那会是对待喜欢的人的态度。

 

“哈?不是,名字是四个字,那个人大概还没来这个本丸。而且江雪也认识……”

 

“卡卡卡卡,是兄弟和江雪殿的友人吗?那还真是令人放心的对象啊。”

 

“不是……那个人那时候是我和江雪的敌人……所以说够了,别再问了……”

 

山姥切的脸红到快要冒烟,手死死抓住头上的布向下扯,快要遮住整张脸,堀川和山伏笑的很开心。堀川派那自成一体的氛围让始终插不进去的鹤丸自动放弃,反正该问的都问到了。转身往回走,然后在田边的围墙后面,本该是三日月所在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尸体”。

 

——呜哇,这个惨状。

 

鹤丸像是安慰一样蹲下身,拍拍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深蓝色不明物体大概是肩膀的位置。

 

“嘛,三日月,也不要太在意。该怎么说……初恋往往都是这样无疾而终的,噗——”

 

如果不是最后泄露的笑声和嘴角强忍笑意造成的扭曲大概能让鹤丸的安慰稍微有点说服力。

 

 

 

 

 

 

 

“碰————!!”

 

三日月猛地放下茶杯,坚定的宣誓。

 

“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

 

“哦哦——!”

 

感觉事情变得有趣起来的鹤丸总算有了些干劲,看三日月吃瘪什么的不要太爽,这千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啊!鹤丸不由得对这个刚来本丸的同伴升起了由衷的敬佩。My pace的三日月自然没去管自己的帮手内心活动是什么样的,开始细数自己的优势。

 

“毕竟爷爷我还是很有优势的,我可是天下五剑哦。”

 

“哈哈,最美和最强还是有点差异吧。”

 

……

 

“我LV99。”

 

“但是山姥切稍微过段时间也能是LV99吧?”

 

……

 

“我是深色系。”

 

“诶?你的本体不是浅色系的吗?”

 

……

 

“我身手……”

 

三日月还没把话说一半,就自己把后半句咽下去了。脑海中回想起自己平时的言行,通常状态【嗯嗯,我喜欢被照顾。】做事的时候【马马虎虎的水平就可以了。】穿衣的时候【我不太擅长打扮,一直都是别人在帮我。】

 

……跳过这个。

 

四个字的名字,这个也没办法,跳过。

 

“我是太刀,这个毫无疑问!”

 

三日月总算找到一个自己符合心上人描述特征的地方,高兴的坐直了身体,声线也稍稍提高,让旁听者一听就知道说话者的高兴。只是这个旁听者一副看可怜家伙的样子看着三日月。

 

“好吧这倒是毫无辩解的余地,但是你是短发吧?所以说很有优势到底在哪里啊?”

 

“…………鹤喲要么闭嘴要么变成烧鸡你选一个吧。”

 

微笑着看过来的三日月周身带着杀气。

 

——哎呀玩笑开过头了。

 

为了自身安危着想鹤丸立刻在嘴前比了个叉,示意自己绝对不说话了,只会乖乖听着。三日月叹了口气,纤长的手指优雅的捻起自己稍长一点的留海发尾,有些忧郁。

 

“听主上提起过现世有一种叫接发的技术,干脆我去接发吧……”

 

“啊……只是……”

 

差点又把内心的话说出来的鹤丸,被三日月一个眼刀送来立刻捂住嘴不再发出声音。

 

——只是接发对付丧神真的有用吗?而且还是接这个发质像丝绸一样的头发,根本就找不到发源吧。话说三日月真的没事吗?问题的重点明明该是山姥切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而不是把自己变成他喜欢的类型吧?

 

这么想着的鹤丸悄悄叹口气,思维瞬间就得出三日月和山姥切的意中人相比根本没有一丝胜算的结论,兴致也没了,干脆劝三日月放弃要来的快一点,鹤丸张开了口,

 

“三……”

 

“而且最重要的有一点!”

 

依旧无视别人的举动,三日月再次挺直腰身,似乎是总算找到一个胜机,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我实装了。”

 

…………………………

 

………………

 

…………

 

——好吧,在这一点上的确是你赢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山姥切国広那边最终也没有得到“情敌”包括名字在内其他情报的三日月拉着觉得自己已经没用明明可以不来的鹤丸,来到了除了山姥切本人外大概唯一知道那个付丧神的刀——江雪左文字面前。

 

“山姥切国広喜欢的对象?我没有听说过。”

 

散发着阴郁气息的左文字家房间,今天只有江雪一人在。

 

“江雪,你再仔细想想,真的不知道吗?”

 

诵经的时间被打断,江雪不快的皱眉,看着眼前露出急迫神色的天下五剑,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全部说了出来。

 

“如果追究起来,我和山姥切国広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只有在小田原城短短的一段时间而已。那时候的山姥切国広也只是一个刚诞生不久有些阴沉的小付丧神而已,很难想象那个他在当时会有什么喜欢的人,也没有什么亲近的对象。再者,在当时的小田原城,付丧神也只有山姥切长义、山姥切国広和我而已。”

 

——呜哇……

 

听到江雪所说的付丧神阵容,鹤丸不由得捂住了嘴。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田原城是什么,但从这个名单散发出的压倒性的阴郁气场还真吓到人了。

 

三日月的耳朵确实是捕捉到了一个有些令人在意的关键字,小田原城,好像在哪儿听过的样子。不过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把最重要的问题优先解决了。接着果然是无视江雪满脸不快想赶人的样子发出追问。如果不是同伴而江雪又认识,对了,那个时候的确是有隐约听到山姥切提到“敌人”的字眼……

 

“那敌人呢?”

 

“敌人?”

 

“对,就是很强、深色系、身手利落下刀果断不拖泥带水、长头发、四字名字……的太……刀……”

 

咦?说着说着三日月的声音渐渐变小了,摸着下颌疑惑的歪着头。怎么总感觉……这个形容的对象……自己好像很熟……对了,小田原城,小田原……

 

江雪像听到蠢话的样子看向三日月

 

“那不就是你吗?秀吉之妻宁宁的刀,五阿弥切,又名三日月宗近。”

 

对了,那副样子不就是刚从足利义辉手下离开时候的自己吗?

 

记忆开始复苏。

 

那个时候,少有被当做实战刀的经验让三日月积蓄了千年的战斗热情稍稍的到释放,于是愈发忍受不了被丰臣秀吉送给妻子,再次被当做装饰品的日子。所以脱离本体四处乱晃成了那时候的三日月仅有的发泄途径。那是一个新月的夜晚,秀吉似乎在攻打一个名为小田原城的地方,不过这对三日月来说是随便怎样都可以的事情。继续着每晚远离本体散步活动的三日月,隐隐听到有小孩子压抑的哭声。战场上怎么还会有小孩?小田原城固如金汤,连秀吉也迟迟未能攻下;而城外的百姓早就被疏散离开战场了。三日月起了好奇心,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不过是几步的距离,就发现了巨石之后的目标。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付丧神。无论是对方的样貌还是形态,对三日月而言都是新奇少见的。更奇怪的是小付丧神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立刻停止了哭泣,呆呆的确认了自己不是幻觉后狠狠的擦拭眼睛,假装自己没有哭过的样子站了起来,只是红红的眼眶和是不是止不住的哽咽提醒着两位付丧神刚才的不是幻觉。三日月这才注意到小小的付丧神似乎披着一个奇怪的白色披风。

 

“你……没事吗?”

 

“像你这么厉害的名刀,干嘛要管我这样的仿作。”

 

话音刚落小小的付丧神就打算逃跑。逃跑的速度有些惊人,但还是在三日月能轻松捉回来的范围内。对方说的话也很有趣。三日月把小付丧神搂进了怀里,环顾四周找了一个平坦些的石头坐下,把小付丧神放到自己大腿上,无视对方的挣扎依旧把他圈在自己怀里。小付丧神总算意识到自己的挣扎是无用的事实,安分不不再动弹。

 

“哈哈哈,总算是老实。那么我来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名刀的?”

 

金发的小付丧神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背上的的白布想找什么没找到,最后不安的把双手放着自己头顶,像是以为这样就能阻挡三日月的视线。犹豫了一会儿,才支吾着开口,

 

“因为……因为我……我……看过你,在战场上。好厉害!足利将军拿着你的时候,简直就像是鬼神一样强。那么厉害一定是名刀,不像我……只是一个仿作……大概只会拖长尾大人的后腿…………”

 

看着那孩子控制不住望过来那种憧憬的眼神,三日月因再次成为装饰品而阴郁心情霎时放晴了。

 

——这孩子,只认识作为实战刀的我,也只憧憬着作为实战刀的我。

 

 

 

 

 

 

 

 

 

 

 

 

“刷——————”

 

门被毫不犹豫的关上,三日月和鹤丸被江雪从房间里赶出来了。

 

“哎呀哎呀,江雪还真是老样子啊。不过真没想到,怎么听都比你优秀的多的家伙,居然就是你本人,山姥切的眼光在各种方面上都挺厉害的,对吧,三日月。三日月?”

 

鹤丸奇怪于自己的话没得到回应,抬起头,看到三日月一脸呆滞的看着一个方向,顺着那个方向看去,鹤丸无语的看着这个既定出现的场景。在离三日月大概两步远的地方,站着的正是山姥切国広。看他手上拿着拿着檀香木的念珠,该是帮山伏拿给江雪的吧。

 

三日月立刻从呆滞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四周在一瞬间变成了樱吹雪的状态。眼睛弯成温柔又幸福的弧度,脸上带上了好看的红晕。

 

“国広~”

 

轻飘飘蕴含着幸福的声音由远及近,而山姥切的脑海还在回想着多年前的那一幕。月光下,被江雪告知名为五阿弥切的太刀很克制的微微勾起嘴角,嗜血杀戮的气息和刀锋般锐利的眼神看向自己,缠绕周身的气势是毋庸置疑的强大以及对自身这份强大的信任,对年幼的自己这么说着。

 

“你是作为实战刀被锻造,那么是不是仿作根本无关紧要,只要你展现出足够让所有质疑你的人闭嘴的强大就够了,仿作的孩子。”

 

这些年来,就是这些话支撑着自己,让山姥切努力变强,变得更强。心中作为自己理想化身的五阿弥切也渐渐不再仅仅是自己年幼时的憧憬,而承载了自己更多美好的感情。然而回到现实,眼前的五阿弥切,原名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带着一脸如春花的笑颜扑过来抱紧自己,四周似乎能看到被兄弟们告知叫“樱吹雪”的东西。想到一开始,自己就是因为眼前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以浑身一丝不挂的姿态和重要的兄弟以及同伴们第一次见面。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我好高兴。”

 

三日月带着热度的声音有着因为喜悦而无法控制的颤抖。

 

石化的山姥切国広,清晰地听到了自己数百年来的憧憬破碎的声音。

 

END

 

 

然后爷爷就被甩了(并没有

 

3.10就任一周年!*★,°*:.☆\( ̄▽ ̄)/$:*.°★* 。本来打算三山日发的,结果家里突然断网,干脆就任一周年发好了。话说这游戏我居然一眨眼就玩了一年了……难以置信……


评论(13)
热度(215)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