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16

*吉原ABO



16

 

 

 

根据国広对山姥切夫人的了解,那是个为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老妇人。这么轻易的收手只能说明一件事——她的目的达到了。这种时候如果去问三日月……不——

 

国広摇摇头,将这个选择排除。

 

自己果然还是不够成熟,总想依靠三日月,这样不行。而且,自己不能在三日月冷静的做出决定前再贸然出现,影响他的判断。再冷静的仔细想想:整个事件发生在自己所在的吉原,却虎头蛇尾。按照那位老婆婆的一贯作风,就算目的再巨大,也该是悄无声息的达成。一定是有什么变数产生。在自己昏睡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无论多微小的不同都不能放过,尤其关于是鸣狐的……

 

“高尾,你是说小狐丸大人那晚原本打算来的?”

 

出乎国広意料的,微小又脱离原定计划的事很快就有了眉目。

 

“是。”

 

高尾和四周的游女们互相确认着这个事实,藤林将话接了过去。

 

“是的,国広旦那。小狐丸大人本来确实是要来的,我们甚至连和往常一样的准备都做好了……就因为和平时一样,所以也没有向您报备。大概是昏睡后的您被送回来不久吧?三日月大人就亲自前来通知我们小狐丸大人有急事来不了了,还是老板……前老板接待的。”

 

“是吗……没什么事了,你们去忙吧。”

 

国広合上眼,对接下来的事了然于胸。前老板一定再三确认过小狐丸不会来的事实,自己又在昏睡中,为了之后不让自己或是小狐丸知道他做的蠢事——虽然手段拙劣——还是做了消息封锁。而这种拙劣的手段和正常有点远见的老板都不会做的事,阴差阳错让山姥切家在所剩不多的时间内来不及做什么。

 

藤林的话还有个重要信息……是三日月本人亲自来通知这种小事的。

 

国広睁开眼,慢慢走向鸣狐的房间。

 

没错,只是小事。恩客有急事不能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居然劳驾三条家主亲自前来通知,这种事随便差个人来就行了。三日月是个做事很周到的人,国広摸摸脖子上包扎好的伤口。自己昏倒在三日月面前,却不是他本人而是杂货店的店员将自己送回来的,在那之后不久他本人却为这件小事登门。那说明……三日月本人要么是想隐藏已经和自己相认的事实,要么是他也不想谁知道小狐丸那晚不会来,或者两者皆有。

 

对,世上哪有那么多阴差阳错的事。和自己相关,那该是山姥切家的事。前老板那点手段实在不够看,要想瞒过山姥切家的耳目,这其中一定有三日月的手笔。

 

鸣狐刚走了不长的时间,在新的花魁选出来前这间房子的摆设并不会有什么变化。国広仔细查看了鸣狐的房间,空空荡荡,没有什么异常。虽然在那晚之前国広因为突然加重的琐事少有的快一星期没见过鸣狐,但在鸣狐走之前,国広就在帮他整理行李的同时询问过,最近鸣狐的衣食住行也同往常没有任何变化。本来以为是山姥切家使用药物,可之后已经判明鸣狐的信息素从三年前就产生变化,那么至少在这三年间,山姥切家是如何控制鸣狐的信息素到不会引起太多人怀疑的程度的?

 

看到鸣狐遗留的纸笔,国広坐下来,将毛笔拿在手上把玩。

 

……不,现在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山姥切家的目的。小狐丸向鸣狐抱怨自己被兄长用琐事缠着就是不让来,国広正好听到了这个消息。三日月瞒着山姥切家做的事一定有深意,将这作为大前提来反向假设。如果三日月没有出手,那么小狐丸会来见鸣狐,鸣狐也不会去扬屋,两人见面,鸣狐信息素爆发…………接下来自然该是顺理成章,身为A的小狐丸会标记身为O的鸣狐——和现在的结果一样?!

 

国広猛地站起身,得出的这个结果也有很多细节能够佐证:在扬屋,小狐丸标记了鸣狐后发情的状况很快就得到缓解——而在那之前鸣狐没有丝毫像本丸屋其他游女们那样缓解的症状。

 

小狐丸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人,和三日月不同很重视那些规则,所以在鸣狐同意被赎身前如果没有意外,是不会违反吉原的规则标记鸣狐的。假如山姥切家只是想让小狐丸标记鸣狐,而三日月没有插手,大概包括小狐丸在内,都会以为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A没能抵挡突然发情的O而已。

 

山姥切家做了这么多只为了让小狐丸标记鸣狐,还是说这件事本身有什么深意?而三日月将这件事闹大,又到底想向谁传递些什么信息?

 

 

 

 

 

 

 

 

 

 

 

 

 

 

 

 

 

 

“三日月,你说国広殿能明白你的用意吗?不怕他直接从大门跑来找你,让那边发现端倪破坏你的计划?”

 

“自然。毕竟我的国広足够聪明,也足够温柔。”

 

“哎呀,温柔?以你现在的状态来看这可没有什么说服力啊。”

 

三日月的卧室,石切丸借着治病的借口前来和三日月商讨计划。

 

三日月在少有的知道自己现状的朋友面前没能忍住的露出一个苦笑。

 

“是温柔啊,没有给我任何多余的幻想,还留给我冷静思考的余地。”

 

无论是从前O时候的国宏还是现在B的国広,本质的温柔都不会变。无论他是不是喜欢自己,都会顾虑自己的心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来找自己,而自己留给他的信息也足够多。三日月相信,以国広的能力能明白自己的深意。

 

舌尖和牙关相抵,三日月似乎感觉自己的唇齿间还留有国広血肉的触感……

 

在咬下的那一瞬间,自己的脑海只剩下留下他这一个念头。可当看到国広无力的昏倒在自己怀中时,得而复失的恐惧一瞬间将三日月笼罩。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渴求的、不愿放手的,是那个有着独立人格、不服输的、闪耀着独属于自己光芒的国広,而不是一个人偶。B的天性排斥着A,但那还只是身体,自己不能做出让国広的心灵也排斥自己的事。国広喜欢他现在的生活,实现了那简单却又是作O绝对无法的理想的国広,比在自己身边时还要耀眼,还要吸引人的目光。如果没有自己,他能过得更好,那么自己真的能折弯他的脊梁违背他的意愿吗?答案三日月很清楚,自己对国広的爱没有减弱分毫,但心中的不安却无法克制。这种陌生又正体不明的不安甚至让三日月感到恐惧。

 

“山姥切家对我的监视如何?”

 

三日月努力将自己沉浸在工作状态中,只有这样才能稍稍从那不安中脱身。

 

“三条家的力量基本不能动,所以通过朋友悄悄拜托了粟田口家来调查。嗯,马马虎虎和预计的差不多的程度吧?”

 

“哈哈哈哈,看来装病的日子也到头了,那边大概会在近期开始动手……”

 

三日月拿出石切丸从小狐丸办公室拿回的铃铛把玩。

 

“小狐丸有问起它吗?”

 

“是有问过几次下人,他们自然不知道。小狐丸似乎以为它掉在哪个角落了,正在瞒着鸣狐殿找的样子。”

 

“石切丸,你找个机会向小狐丸透露前家主的铃铛在我这里。”

 

“哎呀,不怕他直接来问你要?”

 

“嗯,放心吧……还有,想要你透露的信息怎么样了?”

 

“差不多吧?对方应该也没有起疑才对。”

 

“那就好……差不多该加快步子了……”

 

石切丸疑惑的看向三日月。

 

“这可不太像你的风格哦,三日月,怎么这么心急?”

 

“没什么,只是……”

 

三日月握紧前家主的铃铛。

 

“我想我有些理解那个人的想法了,事情已经拖得够久了,最好在一切明了之前,将一切结束。”

 

 

 

 

 

 

 

 

 

时值深夜,万籁俱静。在睡梦中,三日月猛地感觉到一道锐利的杀气向自己袭来,身体先于头脑向旁闪去,同时顺手抽出枕下防身用的匕首。卧房内霎时响起金属碰撞的刺耳声。

 

短暂的一个交手后,三日月翻身下床,向后跳了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视线逐渐清晰,三日月满脸不解的看向眼前那个手持刀刃,用饱含冰冷杀意的红瞳注视自己的弟弟。

 

“小狐丸?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话音未落,小狐丸已经攻上前来。两人都是三条家数一数二的强者,一旦交起手来卧室很快就处于半毁状况。砍!格挡!进攻!防御!如果真要计较起来,在武力方面三日月还是要胜过小狐丸一筹。可在这个时候,武器处于劣势,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又处于一方想致对方于死地,另一方却处处留手的情况,战况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唔——!”

 

三日月的防守开始有些困难,四肢用于辅助防御的部位渐渐将伤口数目累积到了一定程度。

 

“轰————————!!!”

 

小狐丸的一击将整张床连同床头柜一齐破坏,碎木屑中一个小小的铃铛混在其中扬起。巨大的声响让被打斗声引来的三条家护卫们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

 

“三日月大人,您没事吧——?!”

 

“叮————”

 

没人注意到的铃铛落地却奇妙的让小狐丸的动作出现一瞬间的凝滞,让他的头转向了铃铛的方向。注意到小狐丸动作的三日月发现了,立刻想趁机将离自己较远的铃铛抢回,可惜小狐丸已经回神,一把抓住地上的铃铛,毫不犹豫的撞破窗户从二楼跃下逃走。

 

三条护卫们不能理解眼前的状况。

 

“那是……小狐丸大人?”

 

“这到底是……”

 

“哎呀现在是悠闲提问的时间吗?我想你们现在该去追小狐丸才对哦。”

 

“是!石切丸大人!”

 

和护卫们一起到达的石切丸,在这种时候也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嘱咐了护卫们任务后,走到三日月跟前查看伤势。

 

“三日月,伤势如何?”

 

三日月看了石切丸一眼,无视对方的询问面无表情的向外走去。

 

“到我的书房去。”

 

 

 

 

 

来到书房,石切丸跟在三日月后面关上门。一转身,看到三日月已经挂上了平时那种游刃有余的笑容。

 

“哎呀,真是了不得的演技啊,三日月。”

 

三日月站直腰身,像刚才的慌张和震惊都是骗人的一样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书桌旁。

 

“哈哈哈,别耍这种嘴皮子了,石切丸。到目前为止应该说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吧?接下来,就等着……”

 

“就等着什么?等着明显不对劲的小狐丸带着鸣狐跑到山姥切家吗?”

 

书房的密道口打开,金发的青年阴沉着脸从中走了出来。

 

“国広?!你为什么在这里——!?”

 

看到三日月的震惊,石切丸发出一阵轻笑。

 

“嗯,看来这次的表情该是真的了,果然看到你露出这种少见的表情相当有趣。”

 

“石切丸,你——”

 

“三日月!!!”

 

金发青年怒气冲冲的话打断了三日月的追问。

 

“你让我的朋友陷入危险之中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国広碧绿的双瞳看着三日月在意外出现的自己眼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不给我好好说清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TBC

 

哈哈哈╮( ̄▽ ̄”)╭  比起算计自己,算计自己的朋友这一点更让国酱生气。山姥切家的目的很明了了吧~还有不得不说PAPA真是个好助攻,不多相处相处怎么追回国酱啊,爷爷。


评论(22)
热度(120)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