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地缚灵

*一点点双狐 

 

 

“除灵师先生,你能让我消失吗?”

 

在午夜这个鬼气最强的时候,依旧轮廓模糊的地缚灵这么对身为除灵师的三日月宗近说到。

 

地点是三日月的弟弟——小狐丸的新居。

 

小狐丸身边,那个叫鸣狐的小狐狸病倒了,原因是沾上了太多鬼气。小狐丸的灵力远没有三日月强,只是比普通人稍稍强一点的程度。而最近一段时间,鸣狐反复生病,并且病情越来越严重的情况让小狐丸着急的焦头烂额。直到匆忙回家进行每月一次报道的例行公事时,被兄长问及身上沾染的鬼气,才让他意识到鸣狐生病的真正原因。小狐丸回想起来,自己刚搬进这个新家时候听到过一个传闻:自己住的房子闹鬼。许多小孩子在晚上时不时就会看到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这栋房子里飘过。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两个孩子爱晚上悄悄跑到那时候还没人居住的房子里玩,无论大人怎么警告都无济于事。然后在一段时间后就开始生病,病情越来越重,却总在最后突然痊愈,然后将之前去那栋房子的经历全部忘掉。这些事情在小狐丸搬来后似乎就再没有发生,本来对住在那栋房子的他们敬而远之的邻居们也渐渐熟络了起来,他们玩笑般的提起从前的事。而并没有对这件事予以重视的小狐丸,就迎来了鸣狐病重的这个结果。他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拜托身为除灵师的兄长而已。

 

三日月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幽灵,大大的白布包裹着身躯,轮廓模糊,让人看不清幽灵的脸。

 

“哈哈哈,这可听到令人感兴趣的事情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希望自己消失的灵。有什么理由吗?说来听听。”

 

要成为灵,首要条件就是对什么的执念,让其在死后也不愿放弃进而成灵。一旦执念消失灵也会消失,所以存在的灵照理说在消除执念前是不会希望自己消失的。

 

“……不管我怎么说,他们一个个都是不听人劝的家伙……只要我还存在着,就会伤害他们……”

 

和模糊的轮廓一样,虚无缥缈的声音,就像是只要三日月放着不管,这个灵也快会自己消失一样——不是放下执念,而是就那样消散,连灵魂的一个碎片也不会留下。

 

“他们是谁?”

 

“……不知道,可能是附近的孩子们吧?抱歉,我记不清。”

 

“那你是谁?”

 

“抱歉,我……记不清了。我已经记不清很多事了……”

 

灵的记忆看起来很混乱,白布的下端已经和空气融为一体了。

 

“你直接将我除掉不就好了?反正像我这样的谁也不会期盼,谁也不会记得,存在着也只能伤害别人……”

 

三日月眼前的灵是地缚灵,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就算是普通人,在12岁以前也能看到一些灵力较强的灵。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三日月也能明白对方隐藏在白布下的脸,该是有着碧绿的双瞳的金色的发丝,是和阴沉的地缚灵不相称的明亮色泽。对身处这个偏僻乡下的孩子们来说,应该是更接近精灵的存在。

 

地缚灵很痛苦,自己总是会伤害到对自己友善的孩子们。地缚灵一直知道,自己和孩子们凑太近对他们不好,可无论怎么拒绝,只要那些孩子们一哭,地缚灵总会心软出现。时间一长,自己身上的鬼气就会让他们病倒,然后病的越来越重。身为地缚灵不能离开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损毁自己的灵力,让孩子们在他因极度虚弱导致鬼气极度减弱时痊愈,然后动用自己残存的灵力消除孩子们的记忆。孩子的家人们自然再也不会让他们靠近这里,只要过了12岁,这些孩子们就会长大,就算自己现身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什么都不记得,什么也发现不了。就这样,地缚灵的灵力越来越弱,连记忆也越来越混乱。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三日月眨眨眼,向前一步靠近地缚灵。

 

“你……是除灵师。”

 

“你为什么在这里?”

 

三日月伸出手,慢慢牵起地缚灵的手。地缚灵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我不是说了我记不清了吗?!”

 

反而是三日月的追问让地缚灵燃起了些火气,抬起头,轮廓模糊的双眼和三日月对视了一瞬。

 

不————

 

地缚灵低下头,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什么。

 

“……我,和人约定了,要在这里等他。”

 

“等谁?”

 

“我不知道。”

 

三日月渐渐握紧了地缚灵的手,蛊惑一样一句句的问。

 

“如果你消失了,那你等的那个人回来时,他怎么办?”

 

“我不知道……不知道……可是……鸣狐生病了,又是因为我。是我的错,我不该现身的,可是……万一是那个人呢?对,如果那个人回来,找不到我,他该怎么办?”

 

地缚灵的动摇从声音中完整的传来,和一开始的虚无缥缈不同。黑暗中,三日月和地缚灵交握的手似乎有微光出现。

 

“那你现在为什么想消失?”

 

“我记不清……我什么都记不清了,甚至是过了多少年我也不记得了。那个人是人类,可能早就把我忘了——就像那些孩子们一样……还可能,已经不在了……”

 

地缚灵摇头,像是想摆脱这个猜想,又像是想摆脱三日月的追问。可三日月并没有放过他,声音变得温柔,仿佛在诱惑猎物陷入陷阱。

 

“你……是谁?”

 

“我……我是……”

 

地缚灵脑海中的迷雾消散了些,差点抓住什么尾巴。

 

“我……不知道。”

 

黑暗中,开始只是覆盖双手的微光渐渐覆盖了地缚灵全身,模糊的轮廓开始越来越清晰。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他?”

 

“我记不清,我……”

 

地缚灵闭上眼,有什么画面从眼前闪过。

 

“对了,我……是这家的私生子,是哥哥的替代品,只有当哥哥不在的间隙,我才会被想起来。那个时候也是…………轰炸机来了,大人们带着哥哥走了,他们把我忘了……”

 

地缚灵的耳边又开始回响起应该被叫做家人们的声音。

 

【     真是个好孩子】

 

“这是我的家,但也是他们的家,可能什么时候他们想起来了,回来看我一眼——或者只是看看他们的家,那就好了。”

 

“可是……谁也没有来,家人们是,那个人也是……谁也没注意到,谁也不记得我。我如果就这样消失,可能就像从没有存在过一样吧。”

 

陷入自己回忆漩涡的地缚灵没有注意到,三日月的手在一瞬间将自己的手握紧到生疼。

 

“……我是谁?”

 

三日月将头凑近,对着地缚灵的耳朵轻声问道,那声音带着一股唤起记忆的魔力。

 

“是……除灵师。”

 

声音带着迟疑,十指紧握的手能很清晰的看到,三日月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冰冷却不刺人的温度。

 

“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

 

地缚灵看向虚空,嘴角总算有了上扬的趋势,神色流露出怀念。

 

“大概是附近哪家人的远房亲戚吧?我没有想过现身,却被他发现了。怎么赶也赶不走,真的……”

 

地缚灵轻笑了声。

 

“是个很缠人的家伙。我把门关上他就爬窗户;我躲到屋顶他就搭上梯子。无论我躲到哪里,他都能找到,然后叫着我的名字,说终于找到我了。明明是个小孩子,却总说些像老头子一样的话。很多时候比我还不谙世事,有时候做事笨手笨脚,有时候却精明的可怕。”

 

地缚灵的声音开始越来越有活力,带着很久不曾有的愉悦。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总是很珍惜一样看着我……在遇到他前,这甚至是我不敢奢想的事。”

 

三日月将额头抵着地缚灵的额头,寄宿着新月的美丽眼睛珍惜一样看着幽灵终于能清晰看到的碧绿双瞳。

 

“他是谁?”

 

提问者的声音第一次带着急切。

 

“他……是三日月宗近。”

 

“那……我又是谁?”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终于想起来了吗?甚好甚好。”

 

三日月将地缚灵轻轻拥入怀中,再紧紧抱住。

 

“国広,终于……找到你了。”

 

“嗯”

 

地缚灵抬起双手,回应了这个拥抱。

 

“我也找到你了……”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几年后我再去找国広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记忆不清了,只记得我是个小孩,所以只出现在小孩子面前。”

 

三日月和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地缚灵一起来到鸣狐的病房看望他。鸣狐身上的鬼气早已经被三日月祛除干净了,只是仍有点虚弱所以在住院观察。小狐丸好奇的看着国広,无论是身为地缚灵的国広出现在这里还是灵力不强的他能勉强看到对方大概轮廓都让他惊讶。

 

“那么为什么身为地缚灵的国広殿能来到里家宅这么远的医院呢?”

 

“这个嘛。”

 

三日月开口解答了小狐丸的疑惑。

 

“毕竟之后国広继续束缚在那里就是为了等我,也就是说国広的执念是我,那么让他做我的守护灵不是更好。而且……”

 

“喂——!”

 

国広看三日月还要说下去,就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哈哈哈,我知道了,剩下的是秘密。”

 

——而且,损耗了太多灵力的国広现在还需要三日月的灵力才能渐渐恢复。国広并不想自己现在这种暂时必须依靠别人存在的状态被太多人知道。

 

“……我并不想忘记自己重要的朋友,那些人也应该是一样的,所以才会一次次跑去找你。”

 

鸣狐看着国広,对他这种自残式的拯救和单方面决定切断缘分的做法表示了反对。

 

“而且,就算是救人也应该有其他方法才对。”

 

鸣狐现在的状况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国広感到愧疚的同时有些高兴,也许自己对他人而言,要比自己认为的要稍稍重一些也说不定。

 

“对不起…”

 

“好,看样子国広殿和鸣还有些悄悄话要说,那小狐和兄长大人就先稍稍回避一下吧。”

 

小狐丸看到自家小狐狸看向自己的眼神,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好自己也有想问兄长的事,就拉着三日月退出病房。

 

 

 

 

 

 

 

守护灵也并不需要寸步不离的守在人身边,至少在整个医院的活动范围内都是没问题的。小狐丸将三日月带到一个僻静的场所,确认没有别人后就直接发问。

 

“兄长大人,您为什么不用术法直接逼出国広殿呢?这对您来说并不是难事。”

 

“嗯,术法的确不难,可难在那时候国広的灵体受损严重,用那个术法的话有一定几率会让国広直接消失。哈哈哈,没有万无一失的话可不行。”

 

“所以您给我和鸣介绍那栋房子就是为了让身为孩子的鸣引出国広殿吧?”

 

在那时候小狐丸就觉得奇怪,自己只是在和兄长喝茶的时候随口一提,兄长就说这件事交给他。自己还当是玩笑,结果第二天办好的手续就交到自己手中。自家兄长那样自我的人什么时候会对旁人这么热心啊,只是房子的确不错才让小狐丸没有深想。

 

“对啊。”

 

看着兄长毫不迟疑的回答,小狐丸忍不住叹气。果然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兄长的态度,自己居然以为他对别人的帮助没有自己的目的,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国広,你谈完了吗?”

 

事实上,比起问到的那些,对那个隐约可见的白色影子满脸珍惜和欣喜迎上前的兄长,才是更令小狐丸诧异的存在。

 

END

 

 

 

 

小时候看的鬼片连续剧,有提到过12岁以下的孩子能看到鬼魂这事。本来开的是玻璃渣脑洞路线,可自家爷爷新年第一发520直接出国酱,这么乖,说好了让他吃糖。对了这个鸣狐在12岁以下。


评论(5)
热度(114)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