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15

*吉原ABO

*三山只有几句话

*有炮灰→鸣狐描写

 

15

 

数小时前,三条宅邸。

 

小狐丸看了眼夜色,暴躁的握紧手中的笔继续处理文件。

 

兄长总算是回来了,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自己也好不容易能有一段时间和鸣狐好好相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兄长总是用各种理由拖着不让自己去鸣狐那里。小狐丸也问过兄长理由,却只得到了最近工作积压太多,重要文件也很多,所以才要自己来帮忙的回答。

 

小狐丸皱着眉,耐着性子看完手中文件,批示完毕后终于忍不住把笔重重拍在书案上。

 

那种理由会信才有鬼。近段时间三条家的事物基本都是小狐丸自己在处理,有没有什么积压自己最清楚,而手中的文件明显是可以分派给副手处理的杂事。兄长是故意绊住自己的,这一点小狐丸很明白。本以为是为了在兄长亲自找嫂子摊牌前自己这边不露风声,所以小狐丸忍下了;可白天兄长的表现明显是摊牌过的样子,结果还是不允许自己前往本丸屋。而石切丸也明显站在兄长一边,他们的理由小狐丸实在是想不到了。

 

 

 

反正只要自己老实呆着就没问题了吧。

 

小狐丸这么判断着,放下笔,将文件全部移到一旁,把自己放空。

 

夜风从窗外吹来,微微吹起小狐丸银白的长发。视野范围有银白的事物不时进入其中,小狐丸的思维不由得开始发散。现在自己最想看到的不是银白,而是彻彻底底的银色的头发,最好还能有金色的瞳孔,眼尾有红色的妆点缀,有种夺人的神采,可惜的是到现在还没能看到那面具下的样子………………

 

叮铃————叮铃——————

 

夜风中传来铃铛的声音,有些熟悉,似乎和鸣狐花魁道中时身上的铃声一样,可那个时候那么多人,包括兄长在内也似乎只有自己听到了那个铃声……

 

铃声——?!!三条宅邸哪里来的铃声?!

 

小狐丸猛地回神,还没做出下一步行动,就得到了答案——一只熟悉的小狐狸拼命的蹭着自己的腿,嘴中叼着一对第一次见却异常熟悉的铃铛。小狐狸太小,以致于它用浑身的力气去撞小狐丸,也没能让将思维放空的小狐丸有什么感觉。

 

“你不是……那时候的小狐狸吗?在这里做什么?”

 

察觉到这个高大的人总算理会自己了,小狐狸跳上书案,放下铃铛着急的转圈乱叫,然后咬着小狐丸的袖子就往外拖。

 

不停乱动的小狐狸身上,一股熟悉的香气慢慢向小狐丸的方向飘来……

 

————!!!

 

小狐丸不会认错 ,这是鸣狐信息素的味道。可是这怎么可能?从吉原到三条宅邸有相当程度的距离,无论多亲密小狐狸也不可能到现在还能沾着一些味道。要说鸣狐出了吉原那更是不可能。而且这明明已经十分熟悉的味道,居然在那一瞬间让以自身自制力自豪的小狐丸一阵恍惚,从身体内部涌现一股暴躁的冲动。

 

小狐丸的心却在那一瞬间冷了下来,慌张的小狐狸,经久不散的信息素,诱人又让人上瘾,可这种特性居然被放大到这个地步……一切的一切只让小狐丸明白了一个事实——

 

鸣狐有危险!

 

“一到三队护卫队,立刻跟着我去吉原!”

 

小狐丸把小狐狸放在肩头,片刻也不停留的将三条宅邸半数护卫带走。

 

 

 

“哎呀哎呀,还是去了吗?看来该通知三日月一声,要改改计划了。”

 

石切丸来到小狐丸刚才办公的房间,透过窗户看着带着许多护卫离开的小狐丸,心中有种雏鸟离巢的遗憾感。

 

“嗯?”

 

视线内已经没有小狐丸一行的身影,石切丸回过身准备去找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的家主,注意力突然被吸引。石切丸有点迟疑的看着书案上留下的那对铃铛,伸出手,摇了摇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铃铛,又仔细辨认了一番,才最终确认。

 

“这不是……前家主的铃铛吗?”

 

 

 

 

 

 

 

“咚————!!!咚————!!”

 

扬屋的门传来一阵阵可怕的撞击声,伴随着门外像是野兽发出的嘶吼声,让门内的人不寒而栗。

 

近藤紧紧看着大门,重复嘱咐着扬屋内的护卫们死守大门、窗户这些可能可以被侵入的地方。鼻间的香气变得愈发浓郁,连身为B的自己也有一阵恍惚。双手握拳,紧咬牙关,近藤根本不敢回头面向鸣狐所在的会客室的方向。

 

 

自己出生在没落的武士家族,只不过是通过经商才有些钱罢了。自己拥有的一切在出生三条家的小狐丸面前都不值一提,唯一能用来竞争的不过是鸣狐寄样在自己那里的小狐狸和与自己的交情罢了。可近藤自己很清楚,鸣狐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国広的没有太大差别——只是朋友。有很长交情的国広告诉自己,鸣狐和三条小狐丸大人互相吸引……剩下的话他没说,可自己已经清楚:比起家世、地位、财力这些东西,更重要的一点便是自己是个B。A和O之间相互吸引,构成只有他们的世界,本能在互相渴求,对方的一举一动、心情的每一丝变化都能通过信息素让另一个人知晓,而这确是身为B的自己绝不可能踏入的世界。国広很理智,也足够优秀,明确的分析出自己赢不了小狐丸,而觊觎鸣狐的自己很可能会被宣示主权的A毁掉这一事实,劝自己放弃。可至少,近藤还是想亲自得到鸣狐的答案。在得到那个答案前,自己永远没法抛弃那个幻想……

 

于是在以熟客的身份直接上门行不通的情况下,近藤来到扬屋。而自己的名帖一直得不到本丸屋的回应。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小狐丸给了足够多的钱,三条也有足够的威慑力让国広不敢也没必要冒这个险。反而是今天得到能和鸣狐“初会”的消息更让人惊讶。局促不安的鸣狐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松了口气,告诉自己是本丸屋的老板趁国広昏倒的时候为了多赚点钱悄悄送自己来的,眉眼间全是担心谁生气的情绪。近藤放出小狐狸,和鸣狐像平时一样在会客室聊天,在气氛总算平和,近藤正想将话题引向小狐丸身上时,异变猛地发生了——

 

鸣狐像是身体不适般一下子脱力像身后倒去,在近藤拉住他的几乎同时,一个陌生人红着眼冲了进来,喘着粗气想将鸣狐抢来。近藤作为武士家庭,必要的武技还是有的。在将那人踢出会客室的同时关上门,喊来护卫。还来不及吩咐将这人扔出去,视野很好的扬屋就看到四周越来越多红着眼的人向这边冲来。直觉察觉到危机,那些三三两两的人要收拾的话会没完没了,近藤当机立断嘱咐护卫将所有门窗关上。所幸,扬屋作为一间茶店面积并不大,离其他游女屋也有一段距离,这留给了近藤一些时间。

 

几乎在关上门窗的同时,门外就开始响起疯狂的撞击声,像是在这铁壁般的扬屋外围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野兽。

 

——怎么回事?

 

近藤焦急的回到会客房,准备查看鸣狐的情况。门一拉开,一股醉人的气息让近藤倒吸了一口气,身体的温度不受控制的瞬间上升。

 

——这是……鸣狐的信息素?

 

作为一个B,这还是他第一次闻到信息素。看到房中,鸣狐趴在榻榻米上,口中不住发出气音,艰难地抬起头,带着雾气的金瞳捕捉到友人的身影,立刻羞愧的想将自己自己隐藏起来。

 

近藤后退两步,逃跑似的关上会客室的门离开。

 

近藤的脑中一片混乱……鸣狐的这个样子,明显是陷入发情期;小狐狸怎么找不也找不到;为什么自己能闻到信息素,O的发情期信息素能浓到这个地步吗;鸣狐刚才就那样难受的卧在榻榻米上;门外那群人似乎越来越多了;鸣狐的衣服似乎有些挣扎开了;外面那些人是被鸣狐的信息素吸引来的吗……

 

近藤想将思维岔开,大脑却不受控制一样一遍遍回放在刚才那短短的一瞬看到的场景——鸣狐的意识似乎也有些模糊了,在挣扎时无意识露出了白皙胸膛和大腿,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生理性的雾气,修长的脖颈有着美丽的弧度,耳朵有些发红,让人想看看那面具下的脸颊是否是一样的颜色,连耳边也似乎回响着那潮湿的气音。本能侵占了所有理智,只剩下对别人的渴求,这就是发情期吗?

 

可是……

 

再次回想起鸣狐的行动,近藤反而释然了。即使在这种近乎理智全失的情况下,鸣狐也不想将自身发情的姿态暴露在自己面前,发情期的O全身心的渴求某人,而这个人不会是自己这一事实,近藤很好的收到了;同时,这也是鸣狐将自己视作重要的朋友的表现。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开始传来一声声闷哼声,持续了许久疯狂撞击大门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安静的瞬间甚至让扬屋内的人有点不习惯。

 

“失礼了。”

 

彬彬有礼的问候声从门外传来,结合当下的情景显得格格不入。

 

“我是三条小狐丸。请问能让我进去见鸣……鸣狐太夫吗?”

 

仔细分辨,不难听出这彬彬有礼的声音中隐藏着焦急。

 

扬屋的护卫们看向近藤,三条的人要进扬屋本不需要护卫们犹豫,只是之前那些疯狂的A让这些B们对同样是A的小狐丸产生迟疑,毕竟他们这里还有一个正在发情的O。近藤并没有犹豫,走向前,将门打开了只容一人通过的空隙。看到小狐丸在看到自己时不自然的僵了一瞬,然后注意力被立刻拉走,看向内里皱眉,毫不犹豫的走向会客间。

 

近藤看到,来到会客间的小狐丸刚伸出手准备开门,门就被人从内部打开。一个银发的身影似乎用尽全力做完这个动作,就倒进了小狐丸怀中。小狐丸将怀中的人像珍宝一样抱起,吻了吻他的银发,就那样走了进去并反手拉上门。

 

“明明刚才连抬起头都费力……”

 

近藤小声埋怨了一句,看到围着自己脚边转的小狐狸,像平时一样抱了起来。

 

“你是在安慰我吗?”

 

一手抱着小狐狸,另一手抚摸着它柔顺的皮毛。近藤注意到小狐狸是和小狐丸一起进来的,看来就是这个小家伙去通风报信的。

 

——不过也好,想要的答案已经得到了。

 

不需要任何语言,小狐丸就能知道扬屋内鸣狐的所在,而一墙之隔的鸣狐也能在几乎瞬间知道门外的人是小狐丸。这就是A和O之间的专属性吗?果真……是令人羡慕又和身为B的自己绝缘的世界。

 

“不过你小子是怎么找到去三条家的路的啊?我可不记得有带你去过那里。”

 

近藤随意的抱怨了一句,被近藤的抚摸舒服的眯起眼睛的小狐狸并不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所以,你就标记了鸣狐?”

 

金发的总管在自己的房间看着在自己面前正坐的两人,不满的神情上下打量着小狐丸。小狐丸不由的更加紧张,坐姿也愈发端正。门外能看到许多人的影子,连威望颇高的国広几次呵斥都不能打消这群人的八卦之心。

 

鸣狐看了看紧张到冒汗的小狐丸,又看了看满脸低气压的国広,心中悄悄的觉得有趣。

 

小狐丸总算是酝酿好了,看向国広,很郑重的开口。

 

“请将鸣狐交给我吧,我会让他幸福的!”

 

“哈…………”

 

对视的两人转移视线,看到就是两人现在谈论的主角发出的笑音。发现两人看过来,鸣狐止住笑意,摇了摇手示意别介意。经这一打岔房内的气氛总算缓解了些。国広叹了口气,重新看向小狐丸。

 

“的确,在那种情况下标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国広赶到扬屋时,事情已经接近尾声。接近的A们被三条家的护卫控制,扬屋的大门已经打开,在那里国広看到了近藤,从他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和本丸屋的游女们不同,鸣狐发情的状况没有丝毫减轻,直到被标记后才让情况得到好转。

 

“我只是想确认,这个标记是鸣狐自己同意后才有的吗?”

 

小狐丸看向鸣狐,鸣狐对着国広肯定的点头。

 

“那我就没什么意见了。”

 

国広起身,拿了一个契约又坐了回来,递给小狐丸。

 

“不过规定毕竟是规定。所以小狐丸大人,请你支付鸣狐赎身费十倍金额的罚金,带着鸣狐离开吉原并且永远不要再踏足这里。鸣狐是我们的花魁,赎身费自然也很高昂。”

 

小狐丸听到这惊喜的消息,根本没看契约上的具体金额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没关系,这对小狐来说不是问题……鸣?”

 

契约正要递回给国広盖章,就被鸣狐半路拦截。

 

“鸣……难道,你不愿意?”

 

鸣狐低下头否认的摇着,却不愿意放开契约。

 

“那——”

 

“小狐丸大人!”

 

国広打断小狐丸的追问。

 

“……抱歉,这应该是我和鸣狐的问题。请别担心,鸣狐并没有不愿意。鸣狐——”

 

听到国広的呼喊,鸣狐缓缓抬头。

 

——可是,如果我离开吉原,那个老婆婆会对国広你下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关系,至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在小狐丸面前,国広并不能透露更多,然而鸣狐也理解了国広的意思。这次的事件十有八九是那个老婆婆的手脚,既然待在吉原也一样会出手,那出不出去也都是一样的了。

 

鸣狐将契约递给国広,感受到自己的A信息素终于安定下来,带着歉意离小狐丸更近些。

 

拿到了契约,商定了带走鸣狐的日子,再不舍小狐丸也必须暂时离开。解决了心中的大事,小狐丸有了那个闲暇去关心别的事了。

 

“对了,国広总管,你们老板呢?”

 

貌似不经意的一问,其中的寒意让周围的人立刻逃走了。

 

“是我。”

 

“啊?”

 

金发青年站起身,不卑不亢的向小狐丸鞠躬。

 

“本丸屋的老板已经由我接手,上任老板的不周到之处还请三条小狐丸大人谅解。”

 

“哎……弃卒保车吗?不愧是……”

 

鸣狐拉了拉小狐丸袖子,看向小狐丸。

 

“好吧,那看在s……国広旦那和鸣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虽然想对嫂子提提兄长的事,可看国広平静的态度,小狐丸又拿不准兄长是不是摊牌过了,只好作罢。

 

国広目送小狐丸离开吉原,心中止不住的困惑让人误以为他面色不善。

 

事情似乎已经告一段落,可山姥切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花这么大手笔居然就这样简单结束了?鸣狐既然是在本丸屋被动手脚,至少到了三条家应该会安全许多。情报不足,三条家应该知道得更多,可看小狐丸的样子似乎也是什么也不知道。难道……自己应该在刚说好和三日月划清界限的时候,再去找他?

 

 

TBC

 

小狐丸一般自称我,只有心神不宁和极其私密的场所才自称“小狐”哦。顺道一提标记的时候狐球已经看过媳妇的脸并表示非常满意!

评论(17)
热度(139)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