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14

*吉原ABO

*TAG欺诈



14

 

——同时发情,这怎么可能?

 

然而最初的震惊之后,甜蜜的信息素从门口向国広的方向倾泻而入。在恢复了B身份后,国広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同时这也证明了现在空气中信息素的浓度高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门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伴随着粗暴的脚步声,一个A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呼——呼——给我——”

 

脚步没有迟缓,眼前的A双眼因充血而发红,像是一头被本能支配的野兽凶狠的盯着国広身旁的猎物,想要捕食。

 

游女满脸泪痕,眼中全是拒绝,然而身体却无法违抗。发情期的O没办法拒绝A的信息素,这已经和她本人的意志无关,是属于O无法反抗的命运。

 

还好,她在国広身边。猛扑而来的A眼中并没有留下自己猎物旁那个B的身影,国広上前一步微微侧身,在A经过自己身边的同时屈膝狠狠猛击A的腹部。双手合十收拢,向A的头部猛敲去。

 

“没事吧?”

 

国広转过身看着惊慌失措的游女,刚才的A倒在国広脚边,逐渐消失的信息素告诉游女这个A已经失去意识。游女慌忙的点点头,身体还在发热,脑子也被信息素干扰的不清晰,但平时对国広的信任让她在这种情况下也反射性的来找国広。耳边对方像平时一样平静的话奇妙的抚平了游女慌乱的内心。看着国広将昏迷的A绑起来,再把自己送入房内,有条不紊,游女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果然,只要交给国広总管就没问题。

 

 

 

 

 

安顿好来向自己求救的游女,国広立刻向大厅跑去。那副安定的样子更多的也是为了让她安心而做出来的。实际上国広心中充斥着强烈的不安。最大的嫌疑就是山姥切家,时机太过恰好了,长义给自己送来消息不久,就在自己因伤昏睡的时候发生这种事。可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呢?实际上如果山姥切家要做什么,醒着的自己也毕竟势单力薄,并没有能阻住山姥切家的力量。

 

越往本丸屋的正堂走去,信息素的浓度越浓的可怕,本丸屋和平时不同的喧闹,而这喧闹仔细听来却混杂着很多的肉体疯狂交合的声音。

 

随着视野捕捉的信息越来越多,国広的脸愈加严峻。

 

耳边充斥着肉体冲撞的声音,用理智装饰自身的A们撕裂那层外衣,暴露其中的兽性。根本没有进入房间的余力,在走廊边,在大厅,在庭院,被本丸屋珍惜着的游女们被A们粗暴的侵入,将这种隐秘的行为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是野兽们的狂欢。

 

本丸屋就像是蜂蜜,在这夜晚的吉原散发着自己的香气,引诱着更多的A涌入。突然发情的游女们散发着甜腻的味道,无论躲在哪个角落都会被陷入疯狂的A找到。和其他游女屋不同,本丸屋的游女们已经习惯于国広将他们视作普通人那样看待,这让他们拥有有别于其他游女屋的游女们魅力的同时更不愿意被当做玩具对待。大厅中一个哭喊着的游女在挣扎中看到国広,不知从哪里爆发的力气挣脱了身后的A,伸长了手拼命的呼救。

 

从听到消息起就能猜到的场景,真正映入眼帘时还是让国広怒不可遏。但是国広明白,在这个时候自己更应该冷静,不能被怒火冲昏头脑,应该优先采取恰当的措施。

 

猎物被逃走的A很快回过神来,立刻向前揪住游女凌乱的头发,一掌挥去想让自己的玩具更老实点,攻击却被半路拦下。陷入疯狂的A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在阻碍自己,后脑就传来一阵剧痛,失去了意识。

 

无主的O很快引诱来新的A。首先必须要阻止更多的A接近。国広的思维立刻清晰,在放倒这个A后立刻命令被眼前场景惊呆的护卫们。护卫们都是B,并不容易受到信息素影响。

 

“还能动的家伙,尤其是B们立刻起来!把门关好加固,不要再放任何人进来!”

 

吉原是在战后修起的,为保证来游玩的大人物们的安全,每座游女屋只要关上门就能堪比堡垒。

 

有了主心骨,护卫们总算开始行动了。国広将门口和想要涌入本丸屋的A扔到街上,护卫们也把握好时机关上门。门锁死,至少保证了不会有更多的A受到游女们发情的影响冲进本丸屋。接下来就是处理本丸屋内的问题了,护卫们也不是不想帮游女们,可是对这种情况只能手足无措。A的体力本就胜过B,更何况是陷入失控状态的A,更重要的是这些A们大多数都是护卫们惹不起的存在。

 

“立刻将发疯的A打晕然后绑起来!”

 

金发总管毫不迟疑的下达指令。

 

“可是国広旦那,那些人可都是……”

 

“没问题,所有责任我来负!”

 

得到了国広的指示,护卫们没有报以迟疑立刻开始行动。陷入疯狂的A没有理智,眼中只能看到手中的猎物,这对护卫们来说是很大的优势。并且万幸的是,B们渐渐闻不到那对他们而言很稀奇的信息素的香味了,这也就说明在封闭的情况下信息素浓度反而降低了。

 

发狂的A们大多数已被护卫们打晕绑了起来时,和发情期的爆发一样突然,游女们似乎渐渐的恢复正常结束了发情期。随着游女们没有再散发诱人的信息素,剩下为数不多还没被制服的A们也恢复理智。对这些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的平时自视甚高的A们现在内心在想什么,国広并不感兴趣。现在最重要的是掌握本丸屋的受害情况,以及弄清楚事情的起因。

 

 

 

“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件似乎告一段落,本丸屋的护卫们为防止A们再次失控,将A们集中到一个房间看守,也得到了在被绑起来前就恢复意识的A们的理解。毕竟他们至今也难以相信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而国広则开始调查事情的经过。

 

看着眼前丝毫不见发情模样的游女们,国広感到棘手。O的发情期一般会持续一周,而每个O的发情时间也不尽相同,就算考虑进有某个游女发情诱发其他人发情的原因也是一样。游女屋中的游女都是O,对于应对同僚发情的情况也该驾轻就熟。而这突如其来像发情风暴,又在短短数小时后像幻觉一样消失无踪,怎么看也透露出一阵诡异。

 

游女和护卫们面面相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到现在许多人还惊魂未定,多余的事他们也不知道。

 

国広看着他们迷茫的神色,叹了口气。

 

“那我换个问题,最开始是谁发情的?”

 

这个问题倒是有很多游女知道答案,许多双眼睛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个……总管,应该是我。”

 

国広看向出声的游女,是个从十多年前就被卖到本丸屋的人,应该不是山姥切家派来的。

 

“高尾吗?你的发情期本就是这几天?”

 

“不……”

 

四周的游女们看着高尾,从侧面证实了高尾所言非虚。

 

“时间不对,而且……我的身体最近也完全没有发情期前的迹象……”

 

为了应对将近一周的发情期,O们本会出现食量减少,嗜睡等症状。如果没有,那只能是强制进入。就算排除这些,只是普通发情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这其中绝对有山姥切家的手笔。

 

“我想……”

 

高尾偷偷看了国広一眼,犹豫了一会儿继续说。

 

“应该是鸣狐的原因……”

 

国広惊讶的睁大眼睛。

 

“怎么回事?你把事情说清楚。”

 

高尾从国広的语气中没有听到对自己在这个时候提到鸣狐的恼怒,只是有惊讶在里面,便继续说下去。

 

“今晚我路过鸣狐房间时,看到鸣狐房门没关好,就上前去关。走到门口时,我闻到了鸣狐信息素的味道……是股非常好闻的味道,总觉得……闻起来很舒服……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就……”

 

听到这话,游女们也开始互相确认着。

 

“的确,我也闻到了……”

 

“我也……原来那是鸣狐太夫信息素的味道?我还以为是换了种熏香……”

 

“对啊,似乎平时鸣狐的信息素味道没那么浓。”

 

“明明之前在大厅也能闻到一点点,现在完全闻不到了……”

 

“如果是那个味道的话,的确我好像也是一闻到就……”

 

“等等——!”

 

国広打断游女们的交谈,从他们口中国広注意到了自己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信息。

 

“藤林,你说鸣狐的信息素很好闻,平时的味道没这么浓?”

 

藤林肯定的点头。同是O居然能感觉味道好闻甚至舒服,这本来是不可能的。对O而言同类该是竞争关系,同样是O的信息素不论在理论上有多么好闻也绝不会让另一个O有什么好的感觉。

 

事情突然能连上了。

 

鸣狐被山姥切夫人下过药,国広一直都知道。三年前,在自己离开三条家逃向吉原时,是鸣狐在接应并保护自己的。为了救下在日本桥下被追上的自己,鸣狐吃下了山姥切夫人给的药,就这样彻底的失去了声音。本以为是什么毒药,可这三年来除了失声鸣狐并没有其他异样,这让国広放了心。

 

【哎呀……是这孩子,呵呵呵。国広喲,既然长义和这孩子都想让你活下去,那也行。只要你和这孩子都再也不踏出吉原。】

 

耳边回响起那时候那个危险的老妇人所说的话语,看来异样早就出现了。国広又回忆起,似乎就是从那以后,客人们都像疯狂迷恋着没法说话又蒙着半张脸的鸣狐,渐渐才有了“玉藻前”的称呼。鸣狐的信息素有问题,国広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了。只该吸引特定A的信息素,能让几乎所有A着迷,同时令O们也有不一样的感觉,国広懊恼的咬紧牙关。如果自己早些知道还能做些防备。但自己是B,对信息素极度迟钝,山姥切夫人该是考虑到这一点了,以至于自己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可山姥切家又是怎样再次让鸣狐的信息素产生变化的?之前可从没有过这种情况。游女们也提到了,鸣狐信息素的味道是突然加强的……

 

…………

 

………

 

……

 

不对——!!

 

国広猛地抬起头。

 

“鸣狐呢?!!”

 

游女们面面相觑,最后一致看向躲在一旁的老板。老板缩了缩肩膀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敢看向国広。

 

“在…………在扬屋……”

 

早该想到,如果诱发游女们集体发情的原因是鸣狐的信息素的话,那么这么快就平息下来只可能是信息素挥发完,也就是说作为发信源的鸣狐本人并不在本丸屋。

 

“老板——!请问为什么鸣狐会在扬屋?!”

 

国広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生气了。原因一眼就能看出来,要说老板知道一切故意做了山姥切家的帮手,以国広来看老板并没有那个能力,只是本丸屋的老板又一次固态重萌了。

 

“这……这不是小狐丸大人又开始忙于工作吗?我就想着鸣狐反正也是闲着…………”

 

在所有人束手无策时,国広冷静的行动再一次巩固了他在本丸屋的威信。而随着游女们一句句将话题引向鸣狐,老板也隐约察觉自己似乎发下大错——和平时完全不能比的大错。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反复说!”

 

似乎是上次相似的情况让老板误以为小狐丸很好说话,于是趁着自己晕倒的时候擅自做了决定。可现在和那时候完全不同!国広看的很清楚,在小狐丸已经将鸣狐真正放进心里的这个时候,三条的怒火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道歉就能解决的。而在这之前还有更严重的情况。

 

“国広!你要去哪里——?!”

 

“快通知小狐丸大人去扬屋!鸣狐有危险!”

 

国広只来得及嘱咐护卫这一句就打开门冲了出去。

 

只是遗漏的信息素就能造成这种情况,那么现在独自在扬屋的鸣狐到底怎么了,国広不敢细想。

 

TBC

 

有没有人发现我强调了鸣狐的信息素很多次_(:з)∠)_好像没有……结果本章只有国酱真正出场了 


评论(21)
热度(119)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