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08-09

 

*吉原ABO

*回忆杀

*一句话兼堀

 

08


三日月好像做了一场梦。

 

最开始不过是一场交易。作为大华族的三条家与山姥切家联姻。那时候的山姥切家实力远胜于当时的三条家,天皇以赐婚为名将山姥切家唯一的嫡子——一名O嫁给了三条家。双方都是大华族,双方同样是嫡子的联姻似乎都昭示着这两家将会联手成为实力威胁到天皇的势力。直到三条家越发壮大的同时山姥切家却开始沦为普通的华族,人们才猜到了天皇真正的用意。

 

对于这个强加于身的“妻子”,最开始三日月无疑是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的。早就习惯了放任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就算是并没有打算尽到多少“丈夫”的责任,但“妻子”的存在无论是让周围人的言行还是三日月自身,都隐隐有了些束缚。对方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干涉的行为无疑让三日月松了口气。总算是平复了心情,三日月才发现,已经结婚好些日子了,自己似乎还不清楚“妻子”的样貌。对样貌的好奇只有些许,更多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三日月准备向自己的“妻子”开诚布公一番。

 

三日月询问三条宅邸的佣人“夫人”的所在,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副诧异又困惑的样子犹豫的回答“夫人也许是在房间吧?”这位“夫人”在三条家的存在感低到了连佣人们也时不时忘记的程度。

 

来到房前,三日月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房门。

 

“在吗?我进来了哦?”

 

房内没有任何回应,三日月疑惑的打开房门。

 

——也许是不在?

 

粗略扫过房间,并没有发现人的气息,只是床铺似乎有些零乱。三日月皱了皱眉,像这种事该是山姥切家随嫁来的佣人的工作,连这点都做不好……吗……

 

“?!!”

 

并不是没有人的气息,只是太过微弱让人难以察觉。白色的床褥间金发的少年闭着眼,脸色苍白,就像是死了一样。

 

“喂——”

 

山姥切家唯一的嫡子在嫁过来不久就死在三条家,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所幸,在三日月将人从床褥中捞出来时,金发少年因为不适发出一声呻吟。

 

在华族的宴会上三日月曾经远远的看到过山姥切家的嫡子,还是那样的金发,那时的三日月却本能的有些排斥。所以在看到眼前的山姥切没有丝毫曾经涌上的排斥感已经让三日月自己感到惊讶了。对A而言O就是附庸,至少对三日月来说是这样的。三日月见过许多O,都是柔弱、令人怜惜的,值得A来保护,仅此而已。山姥切却瞬间颠覆了他的认知。三日月的手刚附上对方的脸颊,对方瞬间惊醒,翠绿的双瞳里没有任何O的柔弱满满的都是戒备。一手握住三日月的手腕向上一拉,在三日月失去平衡的同时一个翻身。冰凉的手卡着三日月的脖子,双手被对方用另一只手和膝盖压住。

 

“谁?”

 

翠绿的双瞳除了戒备外,似乎隐藏着冰冷的杀意。如果是可疑人物那么大概会性命不保吧?

 

——可惜……

 

三日月眯了眯眼,看着金发少年脸色不自然的苍白,还有存在于A和O之间不可逾越的力量鸿沟。仅仅使用蛮力就破坏了少年的架势,在少年懊恼的神色中用恋人般亲密拥抱的姿态禁锢少年的的姿势。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算起来的话……嗯……该是你的丈夫吧?哈哈哈,请多指教了,山姥切的孩子。”

 

 

 

 

阳光的午后,三日月枕在自家妻子的大腿上享受悠闲的时间。

 

“所以说我当时再稍微晚到一点是不是就遇不到你了?哈哈哈,危险危险。生病了居然也不去看医生……”

 

金发的少年无视三日月最后话中的责备,一板一眼的回答。

 

“并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在极限之前我还是会出门的。”

 

“所以山姥切你当时为什么会病到那个地步?三条家和山姥切家的佣人一个也没发现?”

 

“……我不喜欢见人而已,三条家的佣人定时将饭菜送到门口就好了。只是小病,本来只是忍忍就该好了的……”

 

——果然又回避掉了山姥切那边的问题吗?

 

山姥切家的嫡子总是奇怪的喜欢将一条有些破旧的白布披在身上,竭力将自己的身姿容貌隐藏起来。特意选择膝枕的三日月却能完整的看到山姥切的表情。

 

矛盾的,自我厌恶的表情中隐藏着以自身为荣的骄傲,否定自身的同时渴望着他人对自己的认同。这就是自己的妻子,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O……

 

 

 

 

 

三日月伸出了手,对方困惑的看了过来。

 

“三日月?”

 

转过头,白布之下的脸赫然是那个游女屋年轻的金发总管。

 

 

 

 

“唔……”

 

在陌生的宅邸,腹部伤口传来疼痛总算让三日月混沌的意识回归清醒。自己再一次的将山姥切和国広的样子重叠起来,明明理智告诉自己这两人是不同的存在,感情却不受控制的。

 

国広不是自己的山姥切。

 

无论他们的外貌、声音甚至是举手投足在不经意间总能被三日月找出本质相同的东西,也是事实。两人着完美不重叠的人生轨迹,铁则一般不容置疑不容更换的性别。国広和山姥切家的嫡子,只能是两人。嘈杂声渐渐接近了。

 

“找到了吗!”

 

“报告!A区清除完毕!”

 

“B区清除完毕!”

 

“快去!应该还剩一个!”

 

“是——!!”

 

三日月屏住呼吸,收敛了浑身的气息躲藏在宅邸护卫的死角。本来在这个时间,三日月应该借着替小狐丸传信为借口和国広悠闲的喝茶才对。三条家的例会中小狐丸的话点醒了三日月,将山姥切和国広重叠起来,就算是无意识中,对值得人欣赏的国広、对山姥切甚至是自己都是一种侮辱。三日月的脑子有些发热,判断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冷静一下,于是将送信的任务拜托给了石切丸。与此同时,意料之外的消息被送到了三日月手中。在山姥切消失后持续搜索的密探们第一次搜索到山姥切的消息

 

【山姥切本家宅邸发现目标踪迹】

 

这就是三日月来到山姥切宅邸的原因。就算是曾经,山姥切也不愿意自己来山姥切宅邸,自己以为这只是他排斥山姥切包括自己的名字的原因。现在看来可能不仅如此。对外表现出没落的山姥切家,表现出的战力远超过三日月预期。随行人员都是三日月亲自训练出的好手,然而这些人在进入这座宅邸不过短短半小时就全军覆没,连自己也受伤了。已经很多年没有谁能伤到三日月了,除了山姥切……还有那个游女屋的年轻总管。护卫们的声音渐渐远去,其中作为护卫头领的一个A的话远远飘进三日月耳中,在理解了话的意思后,瞬间升腾起的剧烈感情支配了三日月的神经。

 

“绝不能让侵入者伤害到长义大人分毫!”

 

被自己标记的金发的O,虽然很讨厌自己的名字,三日月也能清楚的记得他的全名,就是山姥切长义。

 

 

 

09

 

吉原,日本桥下,国広站在石切丸身后半步的距离恭敬的跟着,在石切丸踏上日本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哎呀。”

 

石切丸转过身看着站在桥下弯腰恭送的身影。

 

“原来已经快出吉原了,和国広总管的交谈很有趣哦,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石切丸大人,您说笑了。”

 

和传闻中一样,金发青年恭敬的态度无懈可击。一番客套的寒暄后,石切丸打算离开,从头到尾石切丸都狡猾的避开有关三日月的任何消息,连为何是自己来代替三日月送信也没有解释,似乎打定了主意国広不问就绝不透露半分信息。

 

“那么国広总管,我这里就先失礼了。”

 

这是国広最后的机会,如果对方依旧放过,那么石切丸能做的也只有回神社替三日月祈祷了。国広的眉间微不可察的一皱,很容易被忽视,却逃不过石切丸温和微笑下锐利的目光。

 

“石切丸大人,请问下次送信是由……”

 

“是我哦。”

 

对方的询问很有技巧,石切丸也很难判定这个疑问是出于对三日月的关心还是仅仅只是对下次送信对象的确认。

 

“宗近最近有些忙,那么之后还请多多指教。”

 

“……是。”

 

波澜不惊的语气,再次弯下的腰让人看不清国広的表情。的确是让三日月也感到棘手的完美,然而……

 

石切丸并没有停留,似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般离开了吉原。

 

——哎呀哎呀,肩膀有些放松了啊。

 

也只是似乎没有发现,太过完美的态度反而让这小小的瑕疵变得显眼。石切丸迈着悠闲地步子,一幕幕回想刚才和国広相处的每个画面。故意不透露任何消息,只在最后稍稍露出了一点饵,就这样。

 

——嗯,上钩了。

 

 

 

 

 

回到本丸屋,鸣狐拿到信件并没有急着打开,看着国広并没有像以往每一次那样疲惫不堪的回来,反而在轻松中透露几分失落的样子。在国広准备离开时拉了拉他的袖子,手上比划着【没事吗?】迎着国広疑惑的神情,鸣狐拿出了自己的笔纸。【和三日月殿发生了什么吗?】

 

挚友如此敏锐,国広在震惊的同时有些不安。连鸣狐都能发现,那么也许石切丸也发现了?不过当时自己一直在鞠躬,听石切丸的脚步声也没有什么异常,应该……没问题。对亲近之人关心的询问,国広尽量会认真的回答,而鸣狐也是少有几个稍微知道那些事的人。

 

“没什么,只是再次认清自己的身份而已。”

 

只是这样说就够了。

 

对,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吉原本丸屋的总管,是一个B。那两年的时光对国広而言也只是一个梦而已。

 

国広的确是本丸屋一个老游女的孩子。五年前,山姥切家的人突然秘密找上门来,告诉国広他的父亲是大华族山姥切家的家主。这本来让人难以置信,他们怎么能确定一直在接客的母亲生下的孩子中,只有自己拥有山姥切家的血,或是确认自己的父亲是山姥切家主?吉原一个小小的游女屋并不能反抗山姥切家,国広跟着他们来到本家,看到大厅中满脸期待的等着自己的人,理解了他们为何如此肯定。

 

“这是山姥切家的嫡子,山姥切长义。”

 

四周的人恭敬的对那个人行礼的同时向自己介绍。

 

国広看着面前这个名为长义的人,就像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然后吃惊的自己就被“镜中的另一个自己”狠狠抱住。

 

“我好想见你啊,国広。”

 

相似的声音还是和自己有些微差别,更为高亢和温柔些,眉眼满是亲切的笑意。对方的双臂有轻微的颤抖,血液像是在共鸣,传来的温度让母亲早逝,兄弟常年在外漂泊的国広有些想哭。

 

温暖的记忆并没有多少,接着就被山姥切老夫人的阴冷吞噬。自己被接来山姥切家,不过是为了顶替山姥切唯一也是最重要的继承人嫁给三条家而已。而山姥切老夫人提出的条件,让国広无法拒绝。

 

国広是个温柔的人,如果是为了自己重要的人的幸福,自己承担再多的不幸也是可以接受的。在本丸屋,国広还有两个哥哥,作为A的大哥山伏依然不知道在哪座深山修行,而作为B的二哥堀川,现在正要嫁给大华族和泉守兼定为妻,作为对方唯一的伴侣。国広一直知道这有多困难,一向坚强的二哥和自信的和泉守无数次躲起来露出不应该出现在他们脸上的悲伤表情。山姥切老夫人承诺,只要国広愿意代替长义,那么在那时候势力最强的山姥切家将全力帮助堀川嫁入和泉守家这件事。国広同意了,只要求山姥切夫人不要向和泉守和堀川透露是自己的事,老夫人同意了。

 

作为B要伪装成O本是不可能的,身体构造就不一样。国広并不知道山姥切老夫人使用的是什么方法,只是那一个月的日子现在想来也让国広浑身颤抖。浑身燥热和刺痛交叠,意识混沌不清,身体违背天性的发生变化,只知道谁握着自己的手,承诺着什么,反复的说着“对不起。”

 

国広在短暂的时间里成为了一个O,然而什么都是假的,虚假的体外器官,虚构的子宫,连信息素也是仿造长义制作的。一个制作精良的,山姥切长义的仿作。

 

心境明显发生了变化,本来不在意的事越发的在意,越来越敏感,力量也越来越弱。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厌恶的国広将自己藏在破旧的白布中,山姥切家的谁都不在意,准备工作已经做完,接下来只要将国広以长义的名号送入三条家就结束了。

 

然而三日月却在意自己。无论何时,三日月都很温柔,温柔的触碰自己的金发,吻着自己的眼睛,进入自己,标记自己。新月的双眼专注的看着自己,仅仅只是自己,就像是他的世界。

 

“我爱你……长义……”

 

标记时,三日月的喊出的名字让被幸福包围快要飞上云端的国広拽回了地面。自己是长义的仿作,无论伪装的多么像O,自己也只是个B。虚假的体外器官,虚构的子宫,连信息素也是仿造长义制作的,而现在,连三日月的标记也不过是限定时间的虚伪之物。三日月真的很温柔,也很重视自己,察觉到自己对被叫做“长义”的排斥后只会叫自己“山姥切”。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只有这个有些陌生的姓能让国広回忆起真实的自己。

 

虚假的东西总有消失的一天,虚假的O也总有不能办到的事。

 

“家主,我并不是说山姥切殿有哪里不好,只是三条家毕竟还是要有个继承人。”

 

“哈哈哈,那好办,让小狐丸生一个。嗯,或者干脆让今剑继承好了。”

 

“家主——!我们需要的是您的血脉!”

 

“嗯,但是我并不太喜欢小孩子啊。如果是小号的山姥切还可以考虑,哈哈哈,说笑的。”

 

这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只用一个月快速伪造的O的身体快要失效。国広开始反复的发热,随着每次发热信息素就会减弱一分,体外器官开始发生变异,或者说回归原样,连三日月的标记也开始变浅。而这是让国広最为恐慌的事,当发现自己的标记消失时,三日月的样子国広不敢想象。趁着三日月最忙碌的时候,国広满脑混乱的前往山姥切家,希望维持……不,就这样做回B,做真实的自己……可是三日月是自己的A……国広的心在B和O之间徘徊,不同的思考方式让大脑乱作一团。还来不及做出决断,山姥切家就给出了他的答案。大量的暗杀者出动,要将可能会暴露山姥切家拥有能转变性别秘密的国広抹杀。

 

所幸体力开始恢复到B的水平,信息素也是断断续续的散发,让国広能逃到三条家的密道,然后在位于三日月办公室的出口处听到了这段对话。

 

孩子并不在常年以B的身份生活的国広的考虑范围内,三日月也是个自我中心讨厌小孩的人,而这却再次提醒了国広他的身份——他只是一个B,无论伪装的多么像,这也是无法置喙的事实。血液在流失,国広的信息素却猛地变得像他刚成为O时那样浓郁,不同的是这味道融合了三日月的气息。然后,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国広不知道这是B和O思维差距的原因,还是仅仅是三日月标记消失的原因,他突然能够更冷静的分析状况。只要冷静下来,结论立刻就出现了。无视心脏像被狠狠拽住撕扯一般的疼痛,国広冷静的转身离开。无论是什么理由,身为B的自己就不应该插足AO的世界。所幸A能标记多个O,自己就这样消失,三日月那么好,总能找到另一个能真正值得自己属于自己的O。三日月什么错也没有,错的是自己,所有的一切从最开始就建立在虚假之上。

 

而现在,无论是自己还是三日月,都到了梦该醒的时候了。

 

 

 

 

TBC

 

国酱你太天真了,那个老太婆怎么可能仅仅让你作为顶包长义的就费那么大功夫把你心甘情愿的送进三条家啊╮( ̄▽ ̄”)╭本章无双狐就不打TAG。为啥断更这么久,因为我看了琅琊榜后写了两段话发现是琅琊体……就删了冷静冷静去了……


评论(13)
热度(18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