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07

*吉原ABO

 

 

07

随着来往信件的慢慢累积,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信件中的鸣狐话同样很少,只是只言片语就把他鲜活的样子勾勒了出来——有些怕生,熟悉了之后又很亲近人,喜欢小小的捉弄旁人这一点也显得很可爱。很难和花魁道中初见时,那个有着成熟魅力、非人诱惑的妖异身影重叠在一起。想到这里,小狐丸不禁一阵窃喜,兄长的一时任性似乎让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宝物。

 

“看到你这个傻笑真不想人承认你是三条的一员啊。”

 

兄长的声音从前方的地方传来,小狐丸抬起头,就看到兄长有些戏谑的笑容。立刻轻咳一声,端正坐姿,收敛了脸上不自觉流露的表情。小狐丸正坐在三日月位于三条宅邸的办公室内,本在谈论着正事,话题不知怎的渐渐偏向吉原那家游女屋的方向去了。

 

“咳……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呢?”

 

“说到我听国広提起鸣狐对你很感兴趣,想更多的接触点这个事。”

 

三日月低下头整理桌上的资料,嘴角上扬的幅度明确告诉了人他的好心情,并没有看重新摆好姿势的小狐丸一眼。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停下了整理的动作抬起头视线投向空无一物的墙壁。

 

“对了,我还听国広提起过,最近鸣狐指名很多名气越来越大,国広说道这事的时候也难得的笑了哦。”

 

视线重新看向小狐丸,看到弟弟一瞬间消失了笑容露出了咬人的野兽一样的表情,三日月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哈哈哈,小狐丸你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哦。”

 

小狐丸一直知道,自己的兄长性格恶劣,最喜欢撕掉自己彬彬有礼的面具。然而只需要刺激自己说前面的话就够了,兄长最近说话总是无意识的将国広带进来,这暴露了他的弱点。就像报复兄长一样,小狐丸深吸一口气,按捺下怒气,重新挂上绅士的笑容。

 

“哎呀哎呀,这么说着的兄长大人又如何?最近没怎么听到你提起嫂子的事。怎么,沉浸在与国広总管相遇的事中而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了吗?还是说……果然国広总管要好些吗啊?”

 

三日月的微笑瞬间变得冰冷。

 

“小狐丸哟,你可以从我的办公室消失了。”

 

小狐丸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在说出那话的瞬间小狐丸救后悔了,戳别人痛处的行为自己并没有三日月那么热衷,彻底惹怒三日月的结果也是自己不想要的。然而离开三日月的办公室不远,心中刚刚因对三日月的怒气而勉强按捺下的懊恼一股脑全冒了上来,小狐丸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走廊墙壁上。明明已经察觉到自己对鸣狐的独占欲,为什么在和鸣狐通信中渐渐忘记了这个事实。事实上自己只不过和花魁有过“初会”了,连第二面的“再会”双方连正式的面也没见到。自己只是鸣狐的一个笔友,又有什么立场对此感到不满。那是吉原的花魁,是被许多人狂热渴求的“玉藻前”……

 

小狐丸浑身的因懊恼而产生的怒气就像突然间被泼了一盆冷水,不只是身体,连内心也开始变得冰冷。脑海中闪过那时候的影子,花魁道中时,人们都说“本丸屋的玉藻前能迷惑人心”。

 

——自己……也是被迷惑的众人之一吗?

 

现在想来,小狐丸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初见时仅稍有兴趣的鸣狐这样挂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狐丸拿出自己的名帖,郑重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内心懊恼和迷茫交织而混乱,对这一切不解的小狐丸现在只想去鸣狐的身边,见到他的人,闻到他令人沉迷的信息素,好好的面对面交流,一定能理清心中这复杂的感情洪流。

 

 

 

 

 

 

 

 

和“再会”时候备受冷落的名帖不同,这次很快就得到了本丸屋的答复。

 

一时冲动递上名帖,也有避着兄长的心思于是自己来了,还好接待的是比较熟悉的国広,这让小狐丸的紧张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然而当所有人褪去,只留小狐丸一人在鸣狐房内时,紧张和之前那些混乱复杂的情绪又开始升腾。小狐丸貌似随意的喝着酒,打量了一下鸣狐的房间。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来这个房间,果然随着了解的加深能发现许多自己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鸣狐房内的许多角落放置着狐狸的装饰,有大有小,并没有到引人注目的程度,至少证明了小狐丸心中对鸣狐喜欢狐狸的猜想。小狐丸闻着房内淡淡的信息素,心中复杂的情绪似乎真的理顺了很多,至少不会像一个巨石压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能是心静些的原因,信息素的味道似乎更清晰了些。期待自然是有的,小狐丸对鸣狐外貌的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花魁道中时惊鸿一瞥。初会时并没能好好交流,小狐丸自然也不好意思细细的打量别人,那太过失礼。再会时也只是远远地看到鸣狐的身影……和那个黑发的B似乎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呼…………”

 

小狐丸长吁一口气,垂下眼帘,看到杯中酒尽,稍稍将酒杯放低准备拿来酒瓶满上。身旁一双比自己小了很多的手先自己一步拿起了酒瓶。

 

“………………”

 

小狐丸愣住了。对方左手微微捞起右手衣袖,露出雪白的右腕,动作流畅优雅的替小狐丸将酒满上。抬起头,黑色的半覆面具再往上,金色的眸子眨了眨,在和小狐丸只有一拳之隔的地方直直的看着他赤红的双眼。

 

“——————?!!”

 

一直在思考的对象突然出现,多亏了小狐丸灵敏的反射神经,左手及时撑住榻榻米,才避免了倒地的窘境。小狐丸震惊的样子似乎很好的取悦到了鸣狐,拿过准备在一旁的纸,用熟悉的字体写下【怎么样?吓到了吗?】将纸举在面具的位置遮住半张脸,金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捕捉小狐丸的每个表情。

 

“哎……当然吓到了。”

 

小狐丸坐起身,似乎是无奈的扶着额,对着鸣狐笑了笑。早在信里就知道鸣狐是个对亲近的人会做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的人,可之前总是很难将这和花魁当中时看到的那个非人般的存在联系起来。多亏了鸣狐的这一闹,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小狐丸的紧张,至少对方认为自己是亲近的对象。然而在这一句话后,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沉默。小狐丸放下酒杯,双手放在身侧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视线四处游走就是不敢看向身边的鸣狐。鸣狐也低着头,双手放在背后,有些犹豫的样子。

 

同样是沉默,和“初会”时不同,双方的信息素混合成暖暖的熏香,有种和谐的氛围,小狐丸开始觉得之前那些复杂情绪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仅仅只是呆在这里,双方的体温就在在上升,渐渐染红了双颊。

 

“那个…………”

 

打破沉默的是小狐丸,这也是自然,毕竟鸣狐不能出声。

 

“最近指名很多吧?”

 

一出口,小狐丸就想打死自己。在说什么呢?哪壶不开提哪壶,信里面有那么多可以告诉鸣狐的事,到了本人面前怎么就只会说这种话啊。鸣狐愣了愣,抬头看着小狐丸的样子,然后偏过头抱着肚子笑完了腰。没有从嗓子发出的声音,只有气音的笑声让小狐丸有些心疼,不过更多的是尴尬。鸣狐笑够了,从身后拿出一个红木制的精美盒子。迎着小狐丸的不解,将盒子内的碗,盘子,酒杯,酒壶摆在他面前。拿过身旁的纸,写下想说的话后,在小狐丸面前展开。【指名的确很多,但是能递上第三张名牌的可只有小狐丸大人一人而已。】鸣狐确认小狐丸看完后将纸放回身旁,从木盒内拿出了一双精致的筷子,向小狐丸双手奉上。红木制的筷子和白皙的手指对比鲜明,上面熟悉用的字迹小心刻上的“三条小狐丸大人”这个几字让人看得分明——只需一眼就能知道,这是鸣狐精心准备的结果。花魁要和客人完成三次相会,并在第三次亲自准备上刻有对方名字的筷子才能够一亲芳泽。

 

——被接受了!

 

之前所有的懊恼、烦闷,那些复杂的阴暗情绪全被涌现的狂喜淹没,这是小狐丸在“再会”时没有想到的结果。呼吸变得急促,鼻间充斥的全是对方的信息素,那迷人的味道像是随着鸣狐从脸上就能看出升高的体温而愈发的让人沉迷,内心的某处似乎也被麻痹了。准备接过筷子的大手覆盖在另一双小手上,一用力,把对方整个人拉进自己怀中小心抱住。这种被喜悦支配行为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小狐丸自诩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却总是在眼前这个银发的小花魁面前像个经验不足的毛头小子。

 

“请问我……我……可以吻你吗?”

 

连说话也开始结巴。如果被别人知道,别说是三日月,任何一个认识小狐丸的人大概都会狠狠地嘲笑他。鸣狐按了按小狐丸的胸膛,示意他放开,直起身,在小狐丸不解的眼神中捂住他的眼睛。随后,小狐丸耳边传来轻微的金属声。

 

“鸣狐?怎么……”

 

小狐丸的疑问并没能顺利说出口,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先是试探性的触碰着,然后从间隙有什么灵活的凉凉的东西顺着小狐丸张开的口滑了进去。那灵活的东西有着柔软的触感,确认般舔舐着小狐丸有些尖利的犬牙,勾起他的舌头与之共舞。在小狐丸想要回应时退了出去,结果只是浅尝则止。小小的手放开被捂住的双眼,视线适应了光线后,小狐丸看到眼前的鸣狐用手固定着脸上的面具,从嘴部开口的位置能看到他的双唇有些发红和光泽。鸣狐并没有给小狐丸足够欣赏的时间,在他面前背过身,然后回过头,用余光示意小狐丸替他把面具的带子系上。

 

“哎……”

 

小狐丸叹了口气,替鸣狐系上了面具的带子。

 

——总感觉自己亏大了。没能把握时机回吻,也没能看到鸣狐隐藏在面具下的真面目。

 

鸣狐回转过身,右手比作狐之窗的姿势碰了下小狐丸的嘴唇,左手食指竖起靠近自己的唇边表示秘密。表情变化不大,微微歪着头,眼睛里有狐狸的狡黠。小狐丸揽着鸣狐的腰,把狡猾的小狐狸放在自己腿上,无奈的笑着。

 

“哎呀……小狐这真是输给你了。”

 

高大的身躯想要将对方整个笼罩般,抱紧鸣狐小小的身躯。

 

“我似乎真的很喜欢你,鸣狐。”

 

鸣狐却在瞬间僵硬了身子,令人燥热的信息素温度也开始下降,这一切逃不过紧抱着他的小狐丸。放开怀抱,看到之前染上茜色的双颊也褪色了,小狐丸感到一阵不安。

 

“怎么了鸣狐,是小狐做错了什么事吗?”

 

鸣狐摇了摇头,表情柔和了些,右手很喜欢的样子梳理着小狐丸脑侧的长发,凑上去舔了舔小狐丸的唇。这次的吻看的真切,虽然面具有些碍事,然而这对小狐丸而言已经足够诱惑。鸣狐的信息素变得浓郁,诱人又让人上瘾,小狐丸觉得自己的野性也开始被这信息素诱发。就这样,小狐丸从正面咬上了鸣狐的脖子,随后熄灭了灯。被“玉藻前”迷惑了心智又如何,只要这只小狐狸只属于自己,那么他是否会迷惑其他人的心也就不重要了。

 

 

 

 

 

 

 

 

“……小狐……”

 

“小狐丸。”

 

听到三日月的声音,小狐丸回过神。这次已经今天小狐丸第五次走神了,不过是在本丸屋留宿一宿就成了这样。不过对这种状态三日月算是亲身经历过比较熟悉,如今发生在弟弟身上还是有些好奇。

 

“你就这么喜欢那个小花魁?”

 

疑惑于兄长难得的对于他人之事的关心,小狐丸反射性的做出了回答。

 

“啊……嗯……”

 

三日月怀念的闭上眼,笑意没有减少分毫。

 

“哈哈哈,上次见到你这毛头小子一样的状态还是小时候。”

 

“小时候……?”

 

经三日月一提,小狐丸似乎也回忆起,小时候的确有这么一段记忆。

 

“啊,那个时候啊……”

 

“哎呀没想到你还有印象?”

 

“也就只是有印象罢了。不说我兄长大人你不也很高兴吗?”

 

最近的三日月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就是在第三次见鸣狐前被自己一时失言中断过的那种笑容。

 

“哈哈哈,这么明显。”

 

“一眼就看穿了。”

 

不过不得不说最近这笑容更加明显了,似乎发生了什么好事。

 

“哎呀,就是没想过国広这么可爱。而且他真的……”

 

话说一半,三日月的笑容和话就这么凝固了,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这种熟悉的纠结小狐丸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在兄长脸上看到过了,气氛也随之变得沉重……

 

“你们两个!现在在会议中你们在干什么?”

 

拿着资料的石切丸忍无可忍的训斥两人,在三条家重要的例行会议上都在说些什么啊。三日月向石切丸带着歉意点点头,沉重的气氛也恢复正常。然而小狐丸发现,在这段时间终于重回三日月脸上的笑容,直到会议结束后也没有再次出现。

 

 

 

TBC

 

这章总算基本搞定双狐,后面可以专心的重点写三山了。


评论(13)
热度(172)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