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05-06

*吉原ABO

*长篇大概

*忘了说有一句话兼堀了

05

 

作为三条家的家主,调查清楚一个游女屋总管的事可以说是举手之劳。第一次要求小狐丸指名鸣狐的时候,一得到国広的名字,三日月就将调查命令嘱咐下去,结果很快就以一张轻飘飘的纸的形式呈现在他手上。

 

国広,Beta,今年20,是本丸屋已逝的老游女的孩子。有两个兄长,大哥山伏是个A,作为武僧一直在全日本进行巡游修行;二哥堀川是个B,就是在几年前引起轩然大波的和泉守家的嫡子迎娶的正妻和唯一的妻子。没有身份,没有血统,还是个B,这件事直到同样是大华族的三条家和山姥切家联姻才冲淡。人生轨迹平淡无奇同时毫无破绽,曾因为漂亮的容貌被期待是O,所以漂亮是禁句,直到10岁还没有丝毫分化迹象就开始慢慢负责本丸屋的采购,频繁的往来于吉原和江户城之间;直到17岁开始正式作为总管和下一任店长接手本丸屋的部分工作,采购范围才缩小到吉原。

 

三日月足不出户的时间,一直在研究资料的破绽,然而没有。国広的每个信息都可以找到无数证据证明他的真实性,甚至在自己和山姥切在一起的同时,国広也明确且毫无异常的工作着。同个时间的同个人不可能出现在两个地方,然而这毕竟是唯一的线索,既然手下查不出来,三日月决定亲自去查。

 

 

 

 

 

根据调查,国広每周一都会到吉原的一家点心店订购本丸屋本周所需的点心。在点心店外,金发青年似乎已经把事情谈妥,正在离开,三日月悄悄来到他身后,

 

“国広总管……”

 

准备从身后拍拍对方肩的手被抓住,出乎三日月意料的力量将他撞在了点心店的门框上。

 

“砰————!”

 

手被反剪在身后,动弹不得,打招呼的声音被强行阻断。力量并没有大到超过A,然而速度很快且极富技巧,一个B简单的一个动作能令三日月这种程度的A在短时间内动弹不得。巨大的声响引出了点心店的老板,在看到被国広制服的身影时惊呼出声。

 

“三日月大人——!!”

 

三日月并不能看到身后人的表情,只是感到流畅的动作稍稍一顿,急忙放开了自己。揉了揉被握的有些发疼的手腕,三日月转过了身,看到金发青年吃惊的样子。

 

 

 

 

“真的很抱歉,三日月大人。”

 

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国広邀请三日月重新进到了点心店内,翠绿的双瞳确确实实有着真诚的歉意。

 

“因为有好几次在这里遇到过强盗,所以……真的很抱歉。”

 

“哈哈哈,没事没事。”

 

三日月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腕。

 

“也有我这边考虑不周的问题在。国広总管,你难道没见过三条的人吗?”

 

装作不经意一问,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却牢牢捕捉着国広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对方似乎是个直率的人,无论是之前的歉意还是现在的遗憾都让人一目了然。

 

“是……三日月大人似乎很少来吉原吧?小狐丸大人指名鸣狐的时候我也正巧有事,所以,很遗憾……”

 

果然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国広的应对完全符合一个警惕性强的游女屋总管初次见到大华族的样子,尊敬的同时又不失自身的矜持。国広将店员新端来的点心放在了三日月顺手拿到的地方。

 

“那么三日月大人,您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三日月弯起眼角,笑着将国広递来的点心拿起一个送入口中。

 

“就不能是我想见见国広总管吗?”

 

有些戏谑的话,三日月用余光悄悄观察着国広的反应。而对方只是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反应非常冷淡。

 

“您真会说笑。”

 

——完全不为所动,真是个难缠的对象啊。

 

三日月叹了口气,放下吃点心的手。

 

“是关于我弟弟的事……”

 

“关于那件事……”

 

出乎意料的,国広居然主动将话接了过来,放下茶杯,很严肃的垂下自己的头。

 

“首先对上次小狐丸大人指名鸣狐的事,本丸屋表示十分感谢。之后的事情完全是我们本丸屋的失职,我们并不想找什么理由,就是希望小狐丸大人能给我们表达歉意的机会。”

 

“请将头抬起。”

 

三日月伸出手,阻止国広继续道歉。

 

“我这次来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

 

看到国広抬起头,翠绿的双瞳直直的看着他,才继续说下去。

 

“小狐丸并不在意这个,只是……以为自己被讨厌了,很消沉的样子……所以我这个做兄长的才来找国広总管问问,看看鸣狐太夫那边的意思。”

 

故意说了很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话,看着对方一副恍然大悟,顺理成章的的样子,让三日月找不到一丝自己希望的不自然。

 

“原来是这样。”

 

听到小狐丸并不介意,国広松了口气。本丸屋只是吉原一个小小的游女屋,如果惹了三条不快,很可能很简单就消失了。

 

“这倒不用担心,我问过鸣狐的意思了,他对小狐丸大人很有兴趣的样子。只是有些担心自己这两次被指名的表现都让小狐丸大人不快,有些不安……”

 

国広的话说到最后,看着三日月逐渐忍不住发笑的样子,突然也意识到那两人居然都是怕被对方讨厌,反而不敢进一步交流,不爱笑的人也微微勾起嘴角。

 

——居然在这种地方纠结,简直是意外有些可爱的两人。

 

三日月总算是笑够了,继续提正事。

 

“那么国広总管你看,什么时候让弟弟和鸣狐太夫第三次相会比较合适?嗯……还是该熟悉些比较好……如果有机会的话……可听弟弟说鸣狐太夫似乎不太爱开口的样子……”

 

“那个……三日月大人,有件事我可能需要向你提一下。”

 

国広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为难,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有传言说,鸣狐少言寡语,只对有好感的对象说话。其实……不是这样的。鸣狐他……没办法发声。”

 

这件事说出来其实有很大的风险。少言寡语和根本没法发声是两回事,只对有好感的对象说话会激起一些客人的征服欲,通过花魁只对自己说过话这一点来可以作为炫耀的资本;而不能发声则是残缺,对以身体交易为主的吉原,身体的残缺是很大的不利。

 

三日月倒是不介意,动作行云流水的拿起一旁的茶壶,无视国広阻止的动作帮他添满茶。

 

“嗯,那么小狐丸知道“初会”的时候鸣狐太夫并不是讨厌自己才不说话应该会很开心吧。总之……交流也是一个问题啊……”

 

听到三日月的回答,国広总算松了口气,稍稍沉默后,试探性的提议。

 

“那么信如何?”

 

“信?”

 

国広的提议让三日月有些惊讶,笔谈这种老式的交流方式,只有通过人来传递。三条本家和吉原一个游女屋的信件,必须由信得过的人传递才行。现在这种情况,本丸屋那边的人选无疑是国広。三日月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哈哈哈,这可真是个不错的提议。既能不影响小狐丸和鸣狐太夫的声誉又可以熟悉彼此,的确是个很传统又有用的方式。那么就有我这个兄长来祝他一臂之力吧。”

 

自我中心的人自然不会让人有拒绝的空间。

 

“那么之后还请多多指教,国広总管。”

 

看到国広想说出别的意见前就被盖章定论,又将话憋了回去。

 

“叫我国広就可以了。请多指教,三日月大人。”

 

——果然还是无懈可击的态度。

 

三日月拼命的想找到国広和自己Omega相同的地方,与意愿相反一接触,不同点立刻接二连三的跑出来。也许只是对方伪装的太好了?点心吃完,事也谈的差不多了,三日月和国広起身,一起走出店外。反正对三日月来说,凭借送信这件事自己还有很多和国広相处的机会,耐心些,细心些,一定能找到线索。阳光下的吉原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镇,三日月走上日本桥,转过身扬起一只手和国広道别。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步伐优雅从容,只是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握得紧紧的,就像握着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06

 

本丸屋,鸣狐房内。

 

听到国広所说通过写信的方式和小狐丸交流,鸣狐表情很少的脸上少见的露出笑容,国広感到不解。看着鸣狐紧张了好半天,提起笔又放下,作废的小纸球在角落聚成一个可观的体积。最后,鸣狐终于下了决定,小心翼翼的在纸上写下了什么,轻轻吹干墨迹后放入信封中。

 

“鸣狐,有这么让人高兴吗?”

 

鸣狐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和银发,中指和无名指并拢靠着大拇指,做出“狐之窗”的手势。

 

“是吗?比近藤还符合吗?如果真是就太好了……”

 

国広想到了什么,皱紧眉陷入沉思,房内陷入一阵沉默,气氛少见的有些凝重。鸣狐理解国広,年纪轻轻就需要承担很多,往往也只有在挚友的自己这里才稍稍松懈作为总管的完美面具。但那样心事重重的国広,鸣狐还是第一次见。担心的拉了下他的衣袖,拿过一旁的纸笔,用娟秀的字迹写下【我给你添麻烦了吗?】举到国広面前。看到鸣狐写下的话,国広努力放松自己的表情,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轻松点。

 

“没什么,只是想到要和三条那样的大华族长期来往有些紧张罢了。”

 

国広郑重的拿过鸣狐的信件,起身告辞。

 

“再遇到三日月大人的时候,我会找机会把信送过去,放心吧。”

 

像是要掩饰什么有些急促的转身,假装没看到鸣狐再次举起的纸,离开了房间。鸣狐把举起的纸放下,毛笔将刚准备写给国広的什么话重重的涂掉。然后看着连影子也映不出的门,不能发声的嘴张开,依稀能让人分辨是一个【说谎】的口型。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应该是大忙人的三条家主拉着同样该是大忙人的游女屋总管并排坐在一家团子店外悠闲地喝茶。国広放下茶杯,有些为难的看着一脸惬意晒着阳光的三日月,试探性的开口准备告辞。

 

“那个……三日月大人,小狐丸大人的信件已经收到,鸣狐的信件也已经交给您了。我还有很多事就先失礼了……”

 

“哈哈哈,像这种阳光舒适的午后不就应该悠闲的喝着茶度过吗?”

 

“本丸屋那边还要开业,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

 

“还是说……”

 

三日月放下手中的三色团子,转头看向国広,周身气质一变,嘴角微笑的弧度稍稍收敛,眯起的双眼微微睁开,露出了有些锐利的目光。

 

“和我一起喝茶有什么不满吗?”

 

“不……”

 

国広脸上露出适当的惊慌,完全符合一个游女屋总管担心大华族生气的样子,没到狼狈的程度但还是有不安。

 

——嗯,这次的试探也没什么结果啊。是我的山姥切的话刚才应该直接给我一个白眼才对。

 

三日月重新拿起一串三色团子递到国広面前,好像刚才那个盛气凌人的三日月是假象一样。

 

“别担心,本丸屋的店员们都很能干,这么一点时间影响不了什么。来,国広。这家店的三色团子出乎意料的美味啊,软糯的外皮包裹着上等的馅料,相当合我这个老爷爷的口味。快来尝尝。”

 

国広总算坐定,无奈的接过团子,咬了一口。

 

“老爷爷什么的真会说笑,三日月大人您还很年轻。”

 

金发青年干脆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和三日月一起难得的悠闲度过整个午后。

 

 

 

 

 

“看,有信件到了。”

 

当国広回到本丸屋,已经到华灯初上开始营业的时间了。鸣狐难得有空闲,国広直接就到他房间去了。在鸣狐惊喜的眼神中把信递给他,然后晃悠悠的直接扑到在鸣狐的床褥上。发出的声响让鸣狐拆信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到国広难得的以一副随意的姿势趴在床上,快要进入梦乡。

 

“没什么……”

 

国広从床褥的间隙看到鸣狐疑惑的眼神。

 

“只是和三日月大人在团子店喝了一下午茶有些……累了……”

 

疑惑完全没有解开。不管和谁在一起也不过是在团子店喝茶,居然能让体力惊人的国広累到这种程度。国広的眼睛已经阖上,意识陷入半混沌状态,在能被信任的场所放松了警惕。

 

“三日月……那家伙……怎么老是……那么缠……人………………”

 

像是说梦话一样呢喃,鸣狐并没有听得很清楚,歪着头只能大概明白是三日月的原因。看着已经陷入沉睡的挚友,鸣狐并没有提醒他换个地方或是起来工作的打算。低头看看手中的信,鸣狐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撕开了信封封口————

 

 

 

小狐丸早早就等在三条宅邸的大厅,看着日头从正上渐渐跑到了地平线,耐心基本上所剩无几了。就在他快要无视三日月嘱咐自己跑去吉原时,传信的人总算回来了。小狐丸冲上去,正要指责兄长拿封信的同时试探一下居然能花那么长时间,就看到三日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直接往他怀里一扔。小狐丸慌慌张张的接住差点掉地上的信,看到兄长头也不回一声不吭的回自己的房间去,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

 

“兄长大人也真是的,就算没试探出什么也不该乱扔别人重要的信件嘛……”

 

小小的抱怨后,小狐丸随即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坐在大厅沙发上,拿出拆信刀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

 

 

身处异地的两人拿出信纸,看到信上的内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同的信纸,不同的信息素,不同的笔迹,却是相同的内容。笔划间藏着纠结和珍重,只有【你好】这两个字的两封信。

 

 

TBC


评论(28)
热度(193)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