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03-04

*吉原ABO


03

 

“三条大人,到时间了。”

 

小间外的侍从开始提醒,小狐丸才注意到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尴尬的气氛本应让时间变得缓慢,鸣狐甜美的信息素让小狐丸在这种气氛下也能感到安心,即使变冷也非常好闻的味道……甚至有些诱惑……

 

小狐丸喉头有些发紧,立刻又喝下了一杯酒,才将有些绮丽的心思压下。站起身,显示出良好教养和有礼性格的向鸣狐道别。

 

“那么鸣狐太夫,小狐就这样先失礼了。”

 

恭敬又不失贵族气度的鞠躬,起身时小狐丸有些失望的看着鸣狐连视线也没有转向自己一下,更没有起身相送,叹了口气,拉开小间房门踏了出去。小狐丸在吉原游玩的经历不少,花魁也见过很多,像鸣狐这样冷淡的游女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狐丸无力的怂着肩,情绪低落的转身将小间房门拉上。在房门关上的同时,小狐丸的眼睛瞬间和鸣狐的视线对上,一直面无表情举止冷淡的鸣狐突然看了过来,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在看到小狐丸惊讶的表情时,似乎眼中的有了笑意。然而小狐丸关门的动作没办法停止,在因吃惊而迟钝的思维恢复,想再度打开房门确认刚才看到的是不是幻觉时,被扬屋的侍从阻止。

 

“三条大人,您这样不符合规矩。”

 

对,规矩。吉原的规矩就算是天皇也需要遵守。和花魁的“初见”在关上房门的瞬间就结束,下次就只能通过第二次送上名帖并通过才能见到。小狐丸准备再度拉开房门的手停下了,又不是第一次见花魁,就因为鸣狐的一个表情就失态了,小狐丸懊恼的收回手,带着对自己情绪的困惑离开了扬屋。

 

 

 

快要到达三条宅邸,第三次一不注意就被三日月扔在了身后,小狐丸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疑问了。

 

“兄长大人,你在焦躁些什么?让我去指名鸣狐太夫也好现在也好,你都很奇怪哦。”

 

三日月听到身后弟弟的询问,总算停下急躁的脚步。回头看了小狐丸一眼,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才对着满脸困惑的小狐丸说了一句话。

 

“我的Omega已经失踪三年了。”

 

听到这话,小狐丸一下子绷紧了身体。说来也对,在五年前自己刚被派遣,或者说自动请缨到外地的时候,听说了和三条家有婚约的山姥切家总算将自家的嫡子嫁了过去。本以为随心的兄长对这个硬塞的妻子应该十分厌恶,所以当石切丸写来的信中说两人关系很好,兄长大概认真了的时候说实话有些吓到小狐丸了。后来石切丸渐渐写腻了兄长和山姥切家的O各种甜蜜的生活场景,干脆提也不提。并没有实际见过这位“嫂子”的小狐丸渐渐也就忘了这回事。

 

“可是……”

 

小狐丸的疑惑并没有减少多少。

 

“这和让我指名鸣狐太夫有什么关系?”

 

三日月放慢了脚步,新月的双眼看着前方,露出困斗之兽的神色。

 

“那个小花魁在花魁道中的时候,扶着他的那个人,就像是我的山姥切稍稍长大的模样。”

 

“就因为这个?吉原的护卫可都是B,由B变成O先不说,O是不可能变成B的。”

 

这是绝对无法改变的常理,眼前的兄长和小狐丸记忆中极度理性的兄长相比实在太过异常。

 

“我知道。”

 

三日月打断小狐丸的话,就像是阻止小狐丸继续说下去一样。

 

“可这可能是我三年来唯一能找到的线索。”

 

失去标记的O,对A的影响有这么大吗?小狐丸不能理解。自己并没有标记过哪个O,但华族中爱玩的一些A标记的O也不算少。一个A标记多个O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如果失去每个O都会对A有这么大影响,那些家伙大概早就疯掉了。

 

在对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三条家的大厅。

 

“那你呢?”

 

三日月并不想理会小狐丸那副不能认同的表情。

 

“你一路上老是走神,又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三日月这么快就把问题扔回给了自己,小狐丸思考了一瞬,觉得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那个小花魁出乎意料的有趣。可惜在小狐发现他的有趣之处时已经是离开的时间了,有些可惜。”

 

“那就立刻递上“再会”的名帖如何,小狐丸?”

 

三日月露出了小狐丸熟悉的那种冰冷的笑容。

 

“这么快?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哈哈哈,怎么了?小狐丸,你对我的这个提议有什么不满吗?”

 

可以的话小狐丸一辈子也不想看到兄长这么对自己笑,因为这么笑着的兄长是绝对不能违背的。说是“提议”其实和“命令”差不多。

 

“不……”

 

稍微想想,能很快和那只小狐狸再会小狐丸的确没有什么不满。

 

“我这就去。”

 

 

 

 

 

 

 

 

 

然而第二次名帖得到回复的时间出乎意料的长,小狐丸因此被三条家的其他人狠狠的嘲讽了一番。

 

“身为三条家的嫡系,居然有游女这么不买账,想必是相当讨厌你吧?”

 

听到这种话,小狐丸反射性的想反驳,脑海中闪过和鸣狐一言不发冷场直到结束的“初会”,小狐丸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然而答应了“再会”,也许不是那么糟糕?

 

再会是在鸣狐所在的本丸屋,小狐丸需要在大堂展现足够的财力才能被老板邀请至花魁的房间。对三条而言,钱不是问题,小狐丸很快就通过了这一关。闻着房间内飘散着属于鸣狐信息素的味道,小狐丸不安的内心总算得到了缓解。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似乎有种奇妙的魔力,让人感到放松,好像精神的某些方面被麻痹了一样,同时又有些让人上瘾。

 

门外因三条雄厚的财力而喧腾的吵闹声渐渐平息了,小狐丸有些忐忑和期待交织的内心也渐渐沉寂,同时身体开始变冷……等待的时间有些太久了,小狐丸自嘲的笑了笑。

 

——看来小狐这是真的被讨厌了吧?果然是因为不敢拒绝三条才勉强接受的吗?

 

心中的郁结连鸣狐的信息素也无法抚平,也或许是小狐丸想逃离这个满是鸣狐气味的场所。推开了门,正好看到本丸屋的老板急急忙忙跑来,以土下座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歉意。

 

“真的万分抱歉,三条大人!鸣狐的打扮稍稍多花了些时间,还请您再耐心等候一段时间。”

 

“没事没事。”

 

小狐丸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挥了挥手,像西方的绅士那样对老板笑着。

 

“花魁需要更多的时间打扮,我能够理解。只是我在房里呆得有些闷了,能出来透透气吗?”

 

小狐丸有时候被人评价不像个大华族,对待任何人,包括不入流的下层阶级也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本丸屋的老板对那些以权势压人,不把他们当人看的上层阶级们已经习惯了,而像三条家的嫡系这种大华族居然那样有礼的对待他基本没什么经验,露出了马脚。

 

“这个……!啊……还请您慢慢享受。我这就让店里的孩子给三条大人领路。”

 

——啊……果然。

 

小狐丸细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庆幸不是被讨厌的同时内心升起一股不快。自己并不是第一次来吉原,打扮时间太久这种说辞也太过老套。

 

“没关系,我就在这附近随便走走,鸣狐太夫打扮好了再通知我吧。”

 

“这……是!”

 

老板的头不敢抬起,想必现在的脸色相当吓人。小狐丸也没管老板,很随意的在本丸屋内逛了起来,好像真的只是透透气。

 

——没想到这个老板,居然敢在三条指名的同时,让花魁同时接待两个客人,真让人惊讶。

 

 

 

 

 

如果问小狐丸是否在意这件事,他的答案是否定的。游女本就是身体的交易,能做到花魁这个地步其本身就可以想象。小狐丸也不是没和花魁交往过,能够理解他们。都说三条家的A独占欲强到可怕,而小狐丸从不这么认为自己。花魁是美丽的宝物,温柔的对待就好了,让更多人见识这个美丽不是很好?

 

——小狐这是……迷路了?

 

小狐丸自认认路水平比自家兄长要好很多,本想着在附近随意走走也能找回,没想到本丸屋道路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他想象。然而也并不需要慌张,毕竟这也是本丸屋内,想回去的时候随便找个人带路就可以了。

 

晃晃悠悠的,小狐丸来到了客人很少来到的后院。看到庭院有游女们晾晒的衣物,小狐丸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走到了有些失礼的地方,正犹豫着是否后退,前方传来一阵说笑声。

 

——差不多该回去了,正好让前面的人给小狐带路。

 

小狐丸带着笑容准备上前询问,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的笑容凝固了。

 

这段时间一直挂念的银发少年,头发并没有梳成复杂的花魁样式,很放松一样把头发随意扎起,对着面前那个一直说话的B笑的很开心。两人一起蹲着,逗弄一只小狐狸,十分的融洽和亲密。

 

小狐丸默默地退开,他并不知道眼前那个黑发的B是鸣狐的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只是在生自己的气。原来鸣狐可以对别人笑得那么开心,不过是在初会时对自己眨了眨眼睛,自己凭什么就认为鸣狐也许并没有那么讨厌自己?发现这种事,比发现鸣狐正在接客更让人生气。

 

“啊——三条大人,鸣狐这个……还没……”

 

小狐丸步伐有些快,差点没看到小跑过来的老板。听到这话,小狐丸停下了脚步,吐出了一口气才转身,脸上依旧挂着谦和有礼的笑容。

 

“没关系,请不用在意。天色已晚,没见到鸣狐太夫的确有些遗憾,本没有留宿的打算,太晚了家人会担心。那么小狐就这样先告辞了。”

 

“是……是!”

 

离开了本丸屋,小狐丸的笑容立刻退去了,银发在空中划出了与周围空气不符的范围,吉原让人迷醉的空气近不了小狐丸身,脑海中全是鸣狐的笑容。没有魅惑,没有妖异,只是像个在哪里见过的普通少年那种干净的笑容,在眼前挥之不去。

 

——如果那是小狐一人的宝物,不让任何人看到就好了……

 

所以,谁说小狐丸是个愿意与人共享宝物的慷慨之人?

 

 

 

 

04

 

国広冷冷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土下座的老板。这明明是副很神奇的景象,国広不过是本丸屋的总管,老板却在他面前土下座,其他人也像见怪不怪的样子离得远远的。只有鸣狐还正坐在国広身边。

 

“我说过鸣狐还没准备好,而老板你趁着我出门采购,擅自将三条小狐丸大人的名帖回复,还在这样重要的时候同时让鸣狐接了别的客人?”

 

“可……那不是近藤先生吗?近藤先生每次指名鸣狐都只是聊天……我以为很快就结束了……没想到到处找不到人……你看,国広你和近藤先生那么熟,如果他知道鸣狐今天不能接客是因为三条大人……那……国広你不就知道了……”

 

国広的眼神越来越冷,老板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近藤哪次来找鸣狐是乖乖在房间里聊天的?没我你以为谁能找到?三条家的嫡系来到本丸屋这种大事,你哪来的自信认为近藤不知道我就不知道?”

 

老板抬起头,有些不满的,然而还是不敢和国広对视。对方可怕的气势,常常让老板以为自家的总管其实是个A。一想到自己以前还期待他是个O就觉得很傻。

 

“还不都是国広你……三条大人那么重要的客人为什么要一直拒绝……”

 

国広的身体僵了一瞬,在谁也没发现的时候接了下去。

 

“……在这些事情上我有错过吗?”

 

老板一直不敢直视,所以没有发现国広一瞬间的异常。然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相当肯定的。

 

“没有……”

 

本丸屋的老板是个不靠谱的人,脑子里总爱盘算着各种小利,结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时常发生。以前的本丸屋一直在倒闭的边缘,直到看不下去的国広接手了大部分工作,本丸屋的事业才开始蒸蒸日上,成为吉原数一数二的游女屋。

 

“国広,现在该怎么办?三条大人一定生气了……”

 

笨拙的转移话题,并不能让国広看向老板的冰冷视线减弱多少。鸣狐拉了拉国広的手臂,摇了摇头,对方叹了口气,总算收回了责备的眼神。老板总算能起身了。

 

“所以现在的重点是鸣狐你怎么想?你讨厌小狐丸大人吗?”

 

鸣狐立刻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不安的抓紧袖子暗袋内的铃铛。

 

“嗯,我知道了。这次是我们失礼在先,还好小狐丸大人在三条家中算是脾气很好的。”

 

老板又开始紧张。

 

“那国広……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国広头疼一样用右手食指的第二个关节抵着自己的额头。

 

“……不把这边的歉意传递过去就没有意义,但是这件事只能我们三个知道,而我们都没办法离开吉原。”

 

老板本想问国広为什么负责采办的他也不能出吉原,看到鸣狐给自己使了个眼色,立马把话咽了下去——总之肯定有理由,问了也绝得不到答案的同时又会被国広翻起旧账。

 

“信件的话应该可以,但是这件事……又没有什么合适的名目送过去。再让我想想……”

 

老板悄悄离开了房间,总之将麻烦扔给国広,他总能够解决。老板像是解决了一件大事一样心情很好的哼着歌。

 

 

 

 

 

三条宅邸,小狐丸再会花魁结果连人也没见到这事被今剑和岩融狠狠嘲笑一遍后传遍了整个三条本家。终于在最后传入了最近足不出户研究什么资料的三日月耳中。小狐丸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听到三日月的呼唤才不情不愿的转过头。

 

尤其是对方的声音明显流露出愉悦。

 

“小狐丸喲,”

 

“什么事?”

 

小狐丸的语气少见的不耐烦。对别人还能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对这个两次强迫自己指名鸣狐,虽然自己也不是不愿意,在再会的时候听到那个叫国広的总管外出采购就毫不犹豫走人,把自己一个人扔在那里的兄长,小狐丸什么话也不想说。三日月自然毫不介意,或者说看到弟弟露出凶兽般的表情觉得新奇,心情变得更好了。

 

“你真是个好弟弟。让兄长来帮你去打探一下小花魁的消息吧?”

 

“啊?”

 

小狐丸不相信三日月有那么好心,而且前一句话实在太奇怪了。

 

“找国広总管打探消息。”

 

看着三日月加深的笑容,小狐丸在接受这个理由的同时并不想再看他的脸。

 

 

TBC

 

 

_(:з)∠)_总算写到三山线开启了……国酱老是跑得太快爷爷抓不到人

啊……我是不是忘了说这是个大长篇?

评论(26)
热度(186)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