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双狐】似非而是00-02

 

*吉原ABO

 

00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接受?”

 

金发青年直率的眼神毫不避让的直视另一个银发少年,少年金色的双瞳中没有丝毫的动摇。挚友就是这样,一旦下定决心谁也没法改变。虽然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

 

“呼——”

 

金发的青年站起身,向眼前即将成为花魁的少年伸出手。

 

“我知道了。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走吧,鸣狐。”

 

被叫做鸣狐的少年慌张的张了张嘴,努力的样子却只能发出嘶嘶气音,手上有些慌张的比划着。金发青年重新坐了下来。

 

“的确就像你说的那样,山姥切家曾的确愿意让我回到他们家,作为游女的孩子能确认自己的华族血统,能够离开这个吉原,我的确算是幸运,不过……”

 

金发少年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发出了一声冷笑。

 

“结果对他们来说吉原出生的我不过是有利用价值的仿作而已……”

 

回想起和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兄弟们温暖的笑容,以及山姥切老夫人那狂热混杂着厌恶的眼神,金发青年眼中的厌喜恶毫不掩饰。

 

“高高在上的华族大人,真让人想吐。”

 

鸣狐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下,确认周围没有别人才放下心来,又开始用手比划着。金发青年习惯性的用不影响对方发型的动作揉了揉他的银发。

 

“别担心,在外面生活活了两年我才明白,吉原出生的我最终的容身之处也只有这里。”

 

金发青年闭上眼睛,脸上稍稍流露出怀念的神色,而更多的是对现状的安心感。

 

“这样就好,只有在这里,我才是我。而且……你现在还是没办法发声吧……”

 

鸣狐摇了摇头,碰了碰金发少年的肩膀。

 

“不是在不在意的问题……这都是我的原因。本就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的,我自然更应该负起这个责任。”

 

和任何时候一样,在这个问题上金发少年固执的就像当初执意要生下有山姥切之血的他的母亲。

 

不知过了过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金发少年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再次伸出手。

 

“闲谈就到此为止。走吧,花魁大人,该是去扬屋的时间了。”

 

鸣狐刚才脸上所有的情绪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优雅的带上状似野兽半覆面的面具,伸出了自己的手。

 

吉原有个传言,本丸屋的鸣狐,被玉藻前附身了,能迷惑人心。

 

本丸屋的大门被拉开,吉原久违的响起了欢呼。

 

开始了,花魁道中。

 

 

 

01

刚过了日本桥,小狐丸稍稍整理了下被河风吹乱的头发。许久没回到江户了,夜晚的吉原还是一副繁华景象。小狐丸在四处张望的同时,用余光悄悄打量着身旁的兄长。不过五年没见,兄长三日月宗近的变化还是让小狐丸无法适应。兄长一直以来的确是个自我中心,内心冰冷的人,正是如此才能熟练的带着亲切的笑容一视同仁的温柔接待每个人。面前的兄长一直面无表情,举手投足间的焦躁还是能被感受到。这是让小狐丸最惊讶的事。来到吉原本也是想让兄长放松一下。不知为何,以前擅长玩乐的兄长在听到自己提议的一瞬间毫不犹豫的拒绝。小狐丸打着“太久没回江户,可能找不到吉原”的旗号总算是把兄长拉来了。

 

夜晚的吉原是不夜城,游女屋外一盏盏灯将整个空间照得奢靡。看似普通的街道,走在上面就能从街旁的格子间能看到一个个妆容精致,举止优雅又不失诱惑的游女们。耳边传来三味线的声音,似乎伴着游女的歌声,不时能看到跑腿的秃抱紧客人需要的东西奔跑的可爱模样,空气中熏香和O甜美的信息素混杂着,让许多A开始迷醉。许久没回到江户的小狐丸也一样。

 

前方开始传来骚动,议论声不绝于耳,摩肩接踵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通道。小狐丸和三日月一起顺着人流站到了街旁,看了眼三日月还是那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叹了口气,然后打起兴致看着人群张望的方向。

 

“叮铃……叮铃……”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小狐丸敏锐的耳朵似乎捕捉到小小的铃声有节奏的晃动,似乎在伴随着某人的脚步。

 

人群传来惊叹。

 

道中出现了人影,首先映入小狐丸眼帘的是两个护卫装扮的B举起的灯笼,上面是一只狐狸扑向自己尾巴的纹样,两个可爱的秃跟在后面乖巧的低着头。金发的护卫一手叉腰,另一手郑重的扶着谁。小狐丸顺着视线看过去,走着“外八文字”步伐的脚有些小巧,走路的间隙露出了纤细雪白的小腿,和奇高的黑色木屐搭配奇妙的诱人。纤细的手脚,纤细的腰身,像是小孩子一样,举手投足间却有着成熟的魅力。

 

“叮铃……叮铃……”

 

身后的红伞成了背景,银色的头发,雪白的面庞,和脸上状似野兽的黑色半覆面具组合成一种非人般的诱惑。纤细的对象走到了小狐丸面前,偏过头,缓缓睁开眼睛,金色的双瞳确确实实捕捉到了小狐丸的身影,像是能说话的眼睛直达人心底。动作细不可察的停了一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收回眼神回过头,继续向前走。

 

“叮铃……叮铃……”

 

小狐丸呆呆的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耳边的铃声也随着那个身影渐渐变小直到消失不见。

 

“哇————!”

 

人群传来阵阵赞叹。

 

“那就是本丸屋新晋的花魁——鸣狐太夫吗?”

 

“不愧是“玉藻前”,比起人更像是活生生的狐狸啊!”

 

小狐丸的耳朵捕捉到了这些信息,鸣狐金色的眸子印在他的心头,比起诱惑,心底奇妙的泛起一丝熟悉的怀念。小狐丸困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颌,美人也不是没见过,可这种挂心的感觉似乎还是第一次。见过了鸣狐,吉原的其他游女似乎一下子就没了魅力,小狐丸的兴致也散了,转过了身。

 

“兄长大人,小狐似乎没有兴致了,我们就这样回去吧……兄长大人?”

 

小狐丸惊讶的看着兄长的背影,在自己回神很久后还向着鸣狐消失的方向,甚至在自己出声后也没有回神的样子。

 

——难道兄长大人对那个小花魁也很感兴趣?

 

心中自然而然涌现这个想法,兄长总算对什么感兴趣了,小狐丸应该高兴,可心中却涌现了一丝不快,小狐丸努力将它压下。

 

“小狐丸喲,”

 

三日月转过身,嘴角挂上了久违的笑意,新月的双眼看着小狐丸,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着商量的话。

 

“你马上去指名那个花魁鸣狐怎么样?”

 

——似乎也并不是那样?

 

02

 

华族制度兴起后,许多无名无势的小贵族消失了,大贵族们却吸收了这些小的力量变得更为强大。

 

三条家就是这样。

 

作为一个从平安时代起就一直作为接近皇室的大贵族,三条家在华族制度兴起后并没有衰退,甚至在现任家主三日月宗近的带领下成为仅此于皇室的实权掌握者。作为这样的三条家的嫡系,小狐丸在递上名帖后不久就收到扬屋“初会”的答复。

 

重逢莫名的快。不,或许这对小狐丸来说是再会,对鸣狐来说是名副其实的“初会”。

 

小狐丸坐在扬屋,看着静静坐在自己面前的鸣狐,闻着迷人的信息素的味道,似乎还有些不真实。

 

“别担心。”

 

小狐丸注意到,鸣狐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手似乎紧张的捏了捏袖子,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自己身边。

 

“其实我主要是被兄长大人拉过来的。你的花魁道中我看到了,真的很美。不过请放心,我很欣赏鸣狐太夫的美,决不会做什么越界的事情的。”

 

气氛却瞬间凝固了。之前虽然鸣狐似乎有些不安,传来的信息素还是明确的告诉小狐丸对方的欣喜。

 

过了很久,鸣狐静静的点了下头。

 

——小狐这是搞砸了吧?

 

小狐丸懊恼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闻着变冷了也依旧好闻的信息素,仰头一口将酒饮了下去。

 

——兄长大人也真是的,让小狐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企图?

 

 

 

 

 

扬屋小间外,三日月对陪同鸣狐来的护卫亲切问话,虽然这丝毫不能减少对方的紧张。

 

“哈哈哈,不用那么紧张也可以哦。我想问你一下,上次鸣狐太夫在花魁道中的时候,我看到陪同的有一个可爱的金发孩子。没有一起来吗?对了,那孩子是新造吗?”

 

“三日月大人,您说的是国広总管吧?本丸屋金发的就他一个。今晚本丸屋工作太忙,他留下帮店长忙了。”

 

“总管?不是新造吗?明明那么漂亮又可爱的一个孩子。真浪费……”

 

三日月微笑着歪歪头,眼中的新月却毫无笑意的冷冷的注视着护卫。

 

“是……是的。”

 

护卫只是一个普通的Beta,在强大如三日月的压力下还能较为顺畅的回答,能看的出是被出色的对象训练过了。

 

“可是您看,国広总管他毕竟是个Beta……”

 

“Beta?你确定?欺骗华族可是重罪哦。”

 

吉原的平民欺骗华族,尤其大华族,是能被就地处死的重罪。

 

“小的哪敢在这种大事上欺骗三日月大人啊……真的!这事千真万确。国広总管是本丸屋以前游女的孩子,从小就长得漂亮。老板对他可是给予厚望,可惜从13岁性别分化起就被判断是Beta了。老板不死心又等了好几年还是那样,又唉声叹气了好几年,最近才好点。还好国広总管一点也不介意,做事干脆利落,赏罚公正,对我们这些Beat护卫和Omega游女们都很好,算是我们本丸屋的顶梁柱吧?”

 

三日月收回了可怕的气势,护卫总算是松了口气。

 

“真的没有分化的可能?还是他伪装成Beta骗了你们?”

 

“三日月大人您真会说笑,我们那种地方靠抑制剂是伪装不了的,除了花魁,澡堂是公共的。而且定期就会做全员的人体检查,B和O的身体一看就能分别。而且国広总管今年已经二十了,连老板都放弃了。”

 

“哈哈哈,是吗?说了奇怪的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是!”

 

本丸屋的护卫逃一样的跑远了,三日月的笑容渐渐消失。本以为送算找到那个人了,但金发青年似乎是个彻头彻尾的B。

 

可是这是这几年来,这是自己唯一发现可能有自己消失的Omega的线索。无论如何,都有继续探查的价值。

 

三日月就这样做出了判断。

 

 

TBC

 

这是一个没有肉的吉原ABO……虽然现在ABO好像不太明显。

 

补充个大概无卵用的注释吧:①扬屋是花魁初见客人的地方。花魁要和客人进行第一次“初会”的地方,花魁看不顺眼对方能直接走人。花魁从游女屋到扬屋之间的路被称作“花魁道中”,领头的护卫打的灯笼上时花魁自己的定纹,类似家纹的东西。

②吉原的游女们全部是O,无论男女;护卫打杂什么的全是男B,因为基本不受信息素影响。客人以A为主然而不能标记游女,一旦标记会被要求支付该游女赎身费十倍以上的罚金并列入黑名单永远禁止进入吉原。

③客人要想和花魁亲热,需要第二次在花魁自己的游女屋大堂展示自己的财力,第三次花魁自己准备刻有该客人名字的筷子邀请一起共食才可以一亲芳泽。每次都需要递上名帖,花魁那边同意了才可以。

④本文不会重点写然而前提能做花魁必然以前是接客的,三条兄弟以前也是玩的很开的那种,当然遇到对象就立刻彻底收心。再次声明这些本文不会写,只是作为曾经背景一样存在。我怕我字里行间透露出来后突然把人雷到先说了。

评论(13)
热度(206)
  1. 清酒老爷绝炎融雪 转载了此文字
    死命翻旧粮还是有结果的!超好吃啊这个!(语无伦次)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