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锻刀总锻出奇怪的东西该怎么办?

*欢乐向

*OOC

 

 

 

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欧洲人。

 

虽然本丸的刀剑们并不知道欧洲人的含义,不过审神者的朋友经常这么吼她。

 

“滚——!!你这个初锻刀出爷爷的欧洲人!!!”

 

这个愤怒的吼叫出自审神者的朋友——另一个审神者之口。

 

“住口!!你根本不懂我至今没有本命被被的痛!”

 

审神者悲愤的回应,这个光景也算是本丸的日常了。

 

没错,审神者作为一个欧洲人,惯例的,欧卡奇了。

 

她口中的被被,就是作为初始刀之一,堀川派的末弟山姥切国広。审神者当初就是被非洲审神者——就叫她审神者B吧,被她给的偷拍自家山姥切的照片击沉来当审神者的。选择初始刀的时候因为害羞加上即将看到男神的迷妹心理一激动拔出了加州清光的刀,然后在面对清光泫然欲泣的目光痛诉“主人,因为我不够可爱吗?所以要舍弃我……”“不不!!清光你世界第一可爱!”嗯,男神是漂亮嘛。于是就这么定了。

 

反正听说山姥切漫山遍野都能捞,锻刀随便出。

 

然而只是听说。在拥有日本号成功成为拥有46把刀剑的审神者A活动图毕业就去找B决斗了。

 

今天也是没有男神的一天啊……

 

三日月宗近作为审神者的初太刀,知道审神者对山姥切国広执念有多深,对这个审神者随时挂在嘴边的打刀多少还是有些挂心。

 

然而最近让三日月更挂心的确是另一件事——

 

锻刀总锻出奇怪的东西该怎么办?

 

三日月歪着头,疑惑的看着本该出现刀剑男士的地方,有一个奇怪的布条。似乎是之前听粟田口派提起过的叫做领带的东西。

 

“是谁落在这里的吗?”

 

三日月对着领带提问,当然领带并不会有任何回答。本丸穿洋服的男士不少,戴领带的也挺多,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是——

 

最近这种情况多了点吧?

 

这段时间的锻刀都是由三日月负责的。在又一个1:30后,三日月还是有点期待是审神者期待的那把打刀出现。然而水汽之后……却是一件外套?!

 

三日月当时也和现在一样,歪着头疑惑的那件外套。

 

——嗯,蓝色带条纹的西装,有些眼熟……似乎是堀川国広的衣服?是落在这里了吗?找个时间还他吧……

 

然后老人家·三日月忽略了外套大小有些不对的情况,并且在把外套拿回自己寝室后就忘了这事。

 

在这之后,每次三日月锻刀都是1:30,出来的总是奇怪的东西。皮鞋,护甲,腰带,针织衫,衬衣……当然这些东西也全部被三日月带回了寝室。顺道一提对针织衫情有独钟的三日月还试了试,结果太小了穿不上。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审神者?

 

“主殿,最近锻刀似乎总锻出奇怪的东西啊……”

 

“呵呵……只要不是被被锻出啥都不奇怪……”生无可恋的审神者这么回答。

 

——嗯,原来锻出这些是正常的啊,哈哈哈,果然还是老了这些新鲜的东西都不知道。

 

三日月就这么认定正常了……

 

“三日月爷爷,又去锻刀啊?心情很好的样子呢。”

 

加州清光在前往锻造室的路上碰见了笑眯眯的三日月。

 

“哈哈哈,是哦。哎呀,今天又能锻出什么呢?真让人期待啊……”

 

没错,三日月对每天锻出的奇怪东西开始有了期待,毕竟自己一次也没猜对过。

 

“嗯?裤子?”

 

在继昨天锻出的白衬衣后,更奇怪的东西出现了。出现的东西又一次在意料之外。

 

——接下来又能出现什么呢?

 

三日月无论如何都十分在意,像一个老年人一样波澜不惊的内心,居然开始期待着每天会出现的奇怪的东西。

 

——反正资源还很多,再锻一次吧?

 

三日月无视审神者之前说的要克制欧洲刀的出现从而少氪金的要求,拿着刚才出现的裤子my pace的又一次锻刀。1:30,意料之中。加速,白雾散去,出现的东西果然在意料之外。

 

“嗯?”

 

三日月歪着头,眼中的新月带着疑惑的目光。

 

“是……床单……吗?”

 

不确定的开口。眼前一团白布的确像是床单,但作为床单来讲体积有些太大。

 

——是下面盖着床褥吗?

 

然后床单动了。

 

“床单”转过头来,金发的青年就这样出现在三日月面前。面容是毫无挑剔的漂亮,金发和白色的床单十分合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满脸通红,该是害羞吧,双手紧紧的在胸口上方抓住床单。尤其是当金发青年看到三日月手中的东西后,脸变得更红,不过这次能明显知道是愤怒。翠绿的双瞳恶狠狠的瞪着三日月。

 

“你这个……”

 

金发青年似乎在说什么。声音和外表相比有些低沉,却是相当好听的音色。

 

“嗯?”

 

美人总是能博得好感,三日月也不例外。看到美人提问,三日月还是亲切的上前询问。

 

“漂亮的孩子,怎么了?”

 

“我说……”

 

金发青年似乎从牙关挤出的几个字。

 

“让你把裤子还我——!!你这个老流氓!!”

 

动作快到三日月没法反应,对方的拳头就狠狠的揍向了三日月引以为豪的脸。对方在激动的一瞬间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迅速的重新抓紧床单,却因为三日月反射性抓紧床单,把对方也拉到了地上。

 

“砰————————!!!”

 

可怕的声音立刻引来了在附近吵架的审神者AB,以及其他刀剑。

 

所有一起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金发青年赤身裸体的被三日月压在身下,而三日月一手床单另一手抓的明显是金发青年的裤子。

 

——犯罪确认!

 

这就是欧卡奇的那把打刀,山姥切国広第一次遇见大家的场景。

 

“什么啊你们的那个眼神,介意我是个仿作吗?”

 

裸体躺在陌生男人身下,对方巨大的袖子正好微妙的遮住了重点部位,有些自嘲的看着大家的金发少年这么问着。

 

——不。

 

大家不好意思说出来。那个眼神只是在怜悯的看着一个犯罪现场的受害者而已。

 

END

 

然而并没有谈恋爱……这算欺诈吗?|ω・)针对题目,答案是锻出来的就是自己的,结婚吧,三明。


评论(10)
热度(22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