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请给我你的吻

*《公主公主》paro

*欢乐向

*OOC

 

活动文,感谢 @路边小红花♬ 超赞的配图QAQ


三条高中,是在全日本极富盛名的高中,以学生优秀的偏差值而有名。其毕业生遍布世界最著名的各学校。而对熟知这所学校的人而言,比起优秀的教学,更有一项制度让许多学生对这所学校趋之若鹜。

 

——公主制度。

 

三条高中会选出全校最美丽的学生,以对待公主那样对待,将公主作为自己在沉重学习生活中的心灵绿洲进行膜拜。而这些公主,无一不是在附近各所高中的学生中闻名的美人。

 

三条高中以外的学生总是以羡慕的眼光看着在各种校际活动中,能将自己学校所有女生的美丽加起来也比不过的美人对三条高中的学生们全力支持,羡慕嫉妒的要咬碎了他们的牙齿。

 

而在历任的公主中,最美丽的便是现在在任的这一位

 

——三日月大人。学生们这么称呼这位公主。

 

仅仅凭借自身的美貌就成为全日本学生无人不晓的存在。

 

两年前,还是一年级学生的三日月仅仅只是穿着淡雅的和服,静静的坐在篮球项目全国大赛三条高中的应援区品茶,就吸引了所有人——包括别校的球员和对面看台上全部观众的视线,并其忘记了做出任何反应。直到那不知名的和服美人像突然想起了一样,向着三条高中的球员们勾了勾嘴角,球员们像是瞬间变成了狂战士,在敌对球员因美人的微笑陷入陶醉中时奋力夺分,并最终成为了全国大赛的冠军。

 

至此以后,三日月的美貌由在场人员一传十十传百传遍全日本。

 

然而三条高中却将自家公主藏得严严实实。

 

“公主大人的美貌是你们这些外校的有资格随便看的吗?!”

 

三条高中的学生是这么回答的。

 

机会却突然这么不期而至。

 

三条高中成立50周年文化祭开办!和三条高中平时的文化祭不同,同时考虑到可能出现的人满为患,这次文化祭决定面向部分外校学生开放。

 

 

 

 

到了文化祭这一天,抵达三条高中的外校学生们反而被另一个消息吸引走了注意力。

 

校方宣布,所有参加文化祭的学生,无论是本校还是外校的都可以获得一张集章卡片,可以通过在校内小摊那里进行挑战和完成校方指定任务收集印章,最先集满的学生能获得奖金1千万日元以及公主的一天所有权。

 

于是所有学生都沸腾了——!

 

无论是本校还是外校的学生都在听到消息的瞬间变身成为斗士冲向各个摊位。

 

名额只有一个!先到先得!

 

集章的难度也的确对得起他的价值,困难的程度超出了许多学生想象……

 

其实也不是,仅仅只是因为竞争者众多,导致一个普通的竞争就会变成混乱的大乱斗。

 

最终——!仍然有这么一批坚强的学生站在了离胜利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然后坠机……

 

校方指定任务……最后一个任务:请公主给你一个吻❤~~

 

当然也不是真的吻,校方仅仅是让公主用唇代替印章在集章卡片最后一个印章的位置印下一个吻,然后就算任务完成。

 

听着似乎不太难。

 

外校的学生们疑惑的看着三条高中本校的学生们在奇妙的幸福气场下或跪或趴在一扇看起来挺豪华的门外,一副战意尽失此生无憾的样子。

 

一位不明所以的外校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向一个长跪在地上的三条学生询问。

 

“……那个请问,你知道三日月大人的位置吗?”

 

陶醉中的三条学生指了指身后豪华的大门,用幸福和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个外校生。

 

外校生疑惑的站起身,拿着还剩一个印章空缺的集章卡片,推开了那扇豪华的大门。

 

“咔吱——————!”

 

随着开门声,外校学生怀着忐忑的心情还有好奇心走了进去。

 

“那个——!三日月大人你好!我是外校的学生!我……………………”

 

随着视野的逐渐清晰,看清眼前景象的外校学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和豪华的门不同,房间的内部是素雅的和室风格。本应是低调的和风,仅仅因坐在其中的美人就让整个空间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氛围。坐在蒲团上品茶的美人,身份不言而喻,就是那位响彻全日本的美人三日月。

 

流线型的身体线条,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高贵,完美优雅的坐姿。视线往上,深蓝的和服上用暗纹绣着新月的纹样,墨蓝的长发与和服相得益彰,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头上带着流苏的金色发饰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淡粉的唇,高挺的鼻梁——然后是能吸走人灵魂的,隐藏着新月的双瞳。

 

——这是超越性别的美!

 

外校学生的内心只有这一句话。在他的认知中,无论是男是女,是明星还是普通人,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再遇见拥有三日月这种程度美貌的人了吧。

 

然后面前的美人对着失去说话能力的外校生勾起了嘴角,温柔的笑容和磁性的嗓音果然还是那么沁人心脾。

 

“哈哈哈!你是想要我的吻吗?来吧到我身边来。”

 

好不容易理解了对方的话,全身的血液瞬间涌向大脑,满脸涨得通红,连思考也做不到。

 

——像我这种凡人根本没法接近!

 

理解到这一点的瞬间……

“失礼了——!!”

 

外校生向三日月90°鞠躬,匆忙的逃离了这个房间。

 

——平凡的自己光是进入那个高贵的房间,和公主大人说话本身就是罪。

 

将房门关上的外校生带着幸福的笑容恍惚的飘到了刚才指路的三条学生旁边,抚着胸口平躺着躺下了。

 

 

 

 

 

——这一关出乎意料的难啊……不过是最后一关了也是自然。

 

最开始没有任何人注意,虽然那个集体陷入粉色幸福世界的奇怪角落本来就没有多少注意力注意外界的事情。

 

穿着深色条纹制服的外校学生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个失败却满是粉色的角落,只有三格思考空间的脑子里想的还是最后一关的难度。

 

奇怪的是这个外校生在自己的西服外套里面还穿了件卫衣,并将兜帽戴在了头上死死地藏着自己的脸。

 

站在了豪华的大门前,奇怪的外校生紧张的握了握手中只差最后一个印章的集章卡片,回想着前面收集的每一个印章都经历了可怕的生死搏斗。明明只是普通的挑战,所有学生都像杀红了眼一样拼命,导致每一场的难度陡增。能到达这扇门面前的,也还不到这次文化祭活动参加者的百分之一。

 

前面的最后一关该有怎样的难度呢?

 

——就算是一千万,大家也太拼命了吧?但是……一千万!

 

奇怪的外校生紧张的推开了门……

 

粉色的失败者角落成员有几个抬起了头,用充满包容和温暖的眼神看着那个即将成为团体一份子的人影。

 

然后就看到奇怪的外校生紧张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了下去……

 

——啊……同伴要增加了啊~哈~哈~哈~哈~哈~

 

失败者们这么想着,精神依旧处于一种飘飘然的状态。然而对方还没有等到1秒的时间就很自然的抬腿走了进去……

 

——什么——————?!!!

 

三日月大人后援团——对,失败者们通过粉色的无线电波交流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横跨全日本各高校最顶尖学生的后援团。这个后援团的成员瞬间复活,以杂乱却互不影响的神奇走位挤在了门口,却因不敢打扰三日月大人而停在了外面。上百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奇怪外校生的背影。

 

——面对如此美丽的公主大人,这个家伙居然还能走那么近?!!

 

奇怪的外校生已经走到了三日月的面前,品茶中偷偷将思维放空的三日月才回过神来——其实每次都是这样,只是没有人能像眼前这个外校生那样几乎没有停顿就走了上来。

 

所以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外校生,虽然外表看不出,但实际上三日月被小小的吓一跳。

 

三日月假装手中很烫的茶并没有溅出来的样子优雅的放下茶杯,然后抬起衣袖轻掩嘴角,故意以自己最好看的角度施展了最迷人的微笑。

 

——嗯,一定只是这孩子视力不太好太远了没看清我的美貌,论美貌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哈哈哈,想要我的吻吗?来吧到我身边来。”

 

——这下子该知难而退了吧?

 

三日月抬起头来,却震惊的看到眼前的外校生居然转头看向后面而没有看着自己?!!自己的吸引力还比不上后面那堵人墙吗?!

 

奇怪的外校生只是感受到背后上百双羡慕嫉妒恨的讨厌视线才回头,却看到了门口可怕的人墙,然后听到了公主的提问,惊觉自己太失礼了,才慌慌张张的回身。

 

“啊——真的失礼了!”

 

然后是一个鞠躬。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三日月还是门外后援团的成员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呼——这才是正常的发……展……

 

“那就拜托你了,请给我你的吻。”

 

然后奇怪的外校生起身向三日月递上了自己的集章卡片。

 

——什么?!!

 

这次三日月是真的被震惊到了。

 

——不不,一定是这孩子视力实在不好,看不清才这样的。不然怎么可能有人面对盛装的我还能这么无动于衷?!

 

“那……个……请你靠近一点……”

 

对方如三日月所言稍稍靠近了些,手中的集章卡片并没有收回去。

 

听到了在自己靠近点后的要求后,就没有任何后续反应的公主,奇怪的外校生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

 

然后三日月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太过轻率了。

 

兜帽下金色的头发不服输的钻出来,留海有些长反而在半遮半掩中让对方的眼睛显得更有神秘感;白皙的脖子从深色的西服外套里钻出,让三日月有些口感舌燥;微微抿起的唇也有些诱人想要深入其中一探究竟;还有对方刘海也遮不住的像翡翠一样的双瞳,带着直率直视着三日月的眼睛——这对三日月而言是很新鲜的体验。三日月最美也最有吸引力的就是那双带着新月的眼睛,就算是熟识已久的朋友也几乎没人能这样直视,而三日月也从没在一个看向自己的人眼中看到这么直率和没有一丝杂念的眼神,所以……

 

——扑通

 

三日月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第一次感受到的冲动让他的身体开始发烫,脸颊上也渐渐染上红晕。

 

“你……名字是什么?”

 

三日月的声音不自觉带着一点急迫。

 

“嗯?哦……山姥切国広。”

 

然而这个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奇怪外校生似乎很迟钝的样子,丝毫没有察觉到面前这个公主大人陡然一遍的语气和从高贵公主到思春少女瞬间转变的气质。

 

——大概是公主大人要确认得到最后一个印章的是谁吧?

 

山姥切这么想着。

 

“哈哈,是吗是吗~那么……国広……”

 

——突然就直呼我名字?啊……大概因为公主大人是位平易近人的人吧……

 

“我这就给你我的吻……”

 

三日月从蒲团上开始起身。

 

——嗯?这么简单就能得到一千万?这位公主果然是位平易近人的大……人……

 

然而山姥切内心的话还没想完,思维就被环上自己脖子的双臂打断,然后双唇传来柔软的触感……

 

——发生了什么?这是吻?吻……不是吻在卡片上吗?!!

 

手上握着的集章卡片不自觉的掉到了地上,山姥切国広陷入了极度的震惊和混乱之中,在他短短16年的人生中,因为有些自闭的性格,加之性格开朗光芒万丈的双胞胎哥哥吸引了大多数目光,别说女朋友了连朋友都很少,更别提初吻了。

 

于是在从没有想到过的情况下,自己的初吻就被夺走了?!

 

三日月的嘴唇先是轻轻摩擦着山姥切的唇,在对方因惊讶而微微张开嘴的间隙,有些羞涩又大胆的将舌头送进了对方的口中。在小心翼翼的搜寻了一小会儿后,终于找到了对方的舌头,动作突然变得狂野和有侵犯性,狂喜的与之共舞。

 

山姥切在一片混乱中总算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想要推开对方,又想到对方是女孩子不能那么粗暴而生生忍下。

 

“……唔……日月……不……公……请停下…………唔……我……”

 

唇齿交融间说话并不能那么流畅。等到三日月好不容易停下激烈的吻,是因为不擅接吻的山姥切快要窒息的缘故。

 

山姥切看着银丝牵着自己和三日月的舌头,随着距离的拉远的断裂,对方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隐约能看到刚才做出热情举动的红艳舌头害羞的躲在里面,有些诱人……

 

——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啪——————!!!”

 

山姥切猛地双击自己的脸颊,脸被拍的通红。

 

“真的万分失礼了——!!”

 

山姥切直接90°鞠躬,然后转身准备逃走。

 

这分明是三日月一开始就像看到的景象,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再放对方离开?

 

三日月轻轻牵住了山姥切衣服的后摆。

 

“国広,你……很讨厌我吗?”

 

山姥切身后传来的声音有些受伤,迫使他转过身去。然后看到三日月双手失落的垂在身旁,脸色有些苍白,低着头也能看到那双寄宿着新月的眼睛中好像有泪光在闪烁。

 

——自己惹公主大人哭了?!!

 

“不——!只是……我怕惹三日月大人生气……我是说,像我这种人,居然吻了三日月大人。绝对没有讨厌的意思!”

 

山姥切急急忙忙的解释着,就算刚才情况明明是自己被公主大人强吻了。

 

听到了山姥切的话,三日月一瞬间就恢复了活力。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双手只露出指尖,交叠着放在胸口按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脸颊染上了好看的红晕,新月的双眼中似乎闪烁着星光——完全一副怀春少女的样子。然后幸福的笑着。

 

“是吗是吗,哈哈哈,太好了。如果被国広讨厌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这样的三日月,山姥切也像被传染了一样内心有些骚动,然而内心的铁壁并没有那么轻易就凿碎。

 

——不不,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高贵的公主。果然我还是回去吧……

 

三日月看出了山姥切的退意,抢在对方开口前就说话。

 

“那么国広,我们一起去领奖金的一千万吧。”

 

山姥切看着温柔微笑的三日月,无奈的叹口气。

 

山姥切是一个大家庭,兄弟有四人,然而却没有别的什么亲人。本就比较拮据的生活,因为兄弟们一致决定让他进入贵族学校接受好教育而更加雪上加霜,幸好双胞胎兄长的长义去年被星探发现才让家里勉强没有揭不开锅。而另三个兄弟也拒绝山姥切去打工铺贴家用的请求,只想让他专心学习。所以这一千万其实对山姥切国広十分重要。

 

——本打算放弃的……公主大人真是个好人,完全不介意我这样的人。领到手的一千万还是分给公主一半。以后大概也没有再次见面的机会了……

 

“走吧。”

 

山姥切拉着三日月的右手,转身走向了领奖处。走出门口时,疑惑的看了看倒了满地的“死尸”,然而只有三格思维空间的大脑并不允许他同时考虑那么多事,还是继续向前行走着。

 

直到到达领奖处为止,山姥切一路上的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最后面无表情的习以为常。

 

文化祭所有的学生——无论是本校还是外校的,都看到了这么一幕。

 

面无表情的奇怪外校生,笔直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目不斜视,右手牵着身后一个大美人的手。那个大美人穿着和服,惊人的美貌和眼中的新月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这就是三日月公主大人。而这位三日月大人一改往日高贵又神圣的高岭之花的气质,任由前方的外校生拉着,低着头,双颊绯红,就像是待嫁的新娘那样。

 

然后这些学生一个个倒下了,随之还有摔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山姥切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到最后也不想再关心了。然而有一件事总让他隐隐有些挂心……

 

右手抓住的这只手,出乎意料的大……而且身后感觉到的这位公主大人,身高真的相当的高啊……

 

 

 

 

 

 

到了领奖处,山姥切本打算领了一千万后就再也不见这位好心的公主大人了……像自己这种人还是少和高贵的公主大人打交道的好……

 

却被领奖处告知了另一件事。

 

“什么——?!还要和公主大人约会一天?!”

 

“是的。约会之后我们经三日月大人这边的确定,会将奖金的一千万给您的。还是说……这位先生你对我们公主大人的陪伴有什么不满吗?”

 

说道最后,这位工作人员已经是羡慕和愤恨的咆哮出声,四周也传来了不怀好意的视线。山姥切几乎从本能就可以断定,只要自己稍微表示一点同意这个说法的趋势,这些围观人员就会变成疯狗将自己撕碎。

 

“国広……”

 

三日月来到了山姥切的面前,有些泫然欲泣的表情。

 

“你果然还是讨厌我吗?”

 

周围的视线瞬间变的满是杀意,恶狠狠的注视着山姥切。

 

山姥切却没有注意周围的一切,只是复杂的注视着三日月伤心的脸。在三日月快要绷不住那张伤心的假脸时,山姥切内心中“不能惹女孩子哭”的意识最终占了上风。

 

山姥切叹了口气,抬起手摸了摸三日月的头,嘴角勾起了不太明显却确实存在的弧度。

 

“我并没有讨厌你,三日月大人。那么就算是我这样的人,约会的那天,也请多多指教了。”

 

——三日月大人的身高果然好高啊,有自己大半个头了吧?

 

山姥切有些纠结,却还是忍不住隐隐对约会那天有些期待。

 

“嗯……还有,直接叫我三日月就可以了,国広。”

 

——啊啊~为什么国広这么可爱!小小的身体被禁欲的制服包裹,兜帽下隐藏着正对我胃口的美貌……真想撕开他的衣服让他白皙的身体在我面前完全的展现啊……

 

被山姥切摸着头,露出待嫁新娘般羞涩笑容的三日月这么想着。

 

 

 

 

 

 

 

 

 

时间很快到了周六——山姥切和三日月约会的日子。

 

听到了弟弟要和女孩子约会的消息,堀川第一时间将暴怒而起的长义捆绑起来关在了房内。那么可爱的弟弟到底为什么总是没有女朋友,虽然方向不对,但的确是长义的原因。只是不是“被吸引”而是“被破坏”。

 

堀川语重心长的告诉弟弟,第一次约会切忌让女孩子等,就算提前两个小时到也不为过。还有必须把那身卫衣脱了!约会的时候还遮着自己的样子对精心打扮的女孩子来说太失礼了。

 

于是堀川拿出了长义工作用的一些衣服,将弟弟打扮了一番后推出门外。当然很久之后堀川对自己那时候的轻率举动后悔不已——为什么自己不多问问在男校的弟弟,到底是在哪个学校的文化祭上认识那个女孩子的。

 

山姥切提前了两个小时坐在了约定地点的广场一个不起眼的花坛旁,有些不习惯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路过的视线总让他紧张,

 

——一定是自己的样子太奇怪了吧?

 

山姥切这么想着,不然解释不通偏僻的角落路人出奇的多而是视线总带着奇妙的热度。

 

然后一片阴影落在了山姥切的位置。抬起头来,陌生又面熟的帅哥向自己温柔的一笑。

 

“久等了吧?哈哈哈,我还怕我这老爷爷的动作太慢了会迟到,所以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到,没想到你来得更早啊。有这么期待吗?”

 

山姥切不自在的想躲开对方,但对方看似随意的动作却堵住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对不起,我想你可能……”

 

——认错人了……

 

然而后半句话还来不及说,就听到对方准确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国広,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仔细看越来越熟悉的样貌——

 

山姥切猛地站起来,如果不是对方闪开的及时下巴大概就遭殃了。

 

“你难道是三日月——?!!”

 

——的确,三日月作为女人来说太高了点,手也比较大,可这样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啊!

 

“对啊,国広,你有点奇怪哦,是不是发烧了?”

 

对方的秒答破坏了山姥切仅存一丝的希望。

 

眼前这个自称三日月的男人就像他的问题那样担心的用额头测了测山姥切额头的温度。确认没什么问题后。看了看陷入震惊的山姥切感到越发的可爱,顺势就吻了上去。

 

在四周假装路过的女孩子们,本来想引起坐下来的那个金发帅哥的注意力,却发现那个帅哥被另一个比她们自己还美千万倍的帅哥吻了,摔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和之前一样,三日月的舌头就那样肆无忌惮的再次进入山姥切的口腔,有些熟练的人和对方共舞。

 

但和上次不同的是,回过神来的山姥切毫不犹豫的用力推开了三日月。比起对方的流氓行为,更让他震惊的疑问脱口而出。

 

“你不是三条高中的公主!男学生们的心灵绿洲吗!难道你不是个女的吗?!!”

 

“哈哈哈,对啊。不过,国広你还真是说了可爱的话啊。”

 

面前高大帅气的男人有着超越性别的美丽,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笑得很优雅,然而双手却很不优雅环上了金发少年的腰,将对方揽向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双手有着向下的趋势。

 

“你看……毕竟三条高中,是个男校嘛~”

 

END


文化祭主题活动文!*★,°*:.☆\( ̄▽ ̄)/$:*.°★* 。 谢谢红花的配图和大家的观看!

评论(21)
热度(36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