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我 10-11END

《我们》PARO

 

 

10

 

庆典10年一度,是号码们唯一能亲眼见到大恩主的时候。根据号码们的认识,在大统一王国的历史上大恩主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态,坚定且不变的成为了号码们心中最虔诚的信仰。

 

而G要负责的就是最重要的大恩主现身的演讲台设计,大恩主会在那里传达号码们的福音。

 

“你想让我做什么?先说了我基本上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负责设计,设计图之后还会被反复检查过的,任何手脚都会被发现。”

 

S说出的两个字,让G瞬间猜到了S的打算,然而这样根本行不通。

 

“……S,你想在所有号码面前杀了大恩主吗?”

 

可怕的猜想让G的声音带上了颤抖。无论多么渴望自身的幸福,G也不希望以除自己和S以外所有的号码为代价。一直存在的大恩主一旦死亡,大统一王国毫无疑问的会陷入可怕的混乱中。到底是虚假的和平还是真实的混乱,这二者的优劣G并不知道,但G却明白自己并不想承担选择的重任。

 

——而且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要实现实在太过困难。

 

S安慰般的摸了摸G的头,在手被打开感到吃痛的时候回答。

 

“哈哈哈,G你认为我这么厉害我很高兴哦。这个嘛,要不要杀大恩主其实我也无所谓,只是就算是我这个难度也太大了点。不过整体思考的方向不错,的确只需要稍减大恩主的威严就会引起相当大的混乱,而这对我和你而言也是最好的机会。所以……”

 

S将食指竖在嘴前,微微地下的头让S的眼神看不分明,唯独那狡猾的笑容映入G的眼帘。

 

“只需要在设计的时候设计一个小小的装饰。”

 

 

 

 

 

 

这是十年一度的盛会,生活区、工作区……大统一王国的每个角落的洋溢着欢乐的声音。似乎是和平时没有两样的状态,但只要认真一点就会发现每个号码的情绪都十分高亢,抑制不住的喜悦和自豪感让许多号码的行动变得扭曲,而在现在的情况下这种扭曲又是那么的寻常。

 

G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家门口看到了圆圆的熟悉身影——是O。

 

最近因为太忙了而没有发现,到这时候G才注意到了似乎自从那次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和O不欢而散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了。

 

自从认识了O后,G还是第一次和O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这也说明了自己那时候确实是伤害到了乐观开朗的O了吧?愿意留在G身边的号码很少,其中O——虽然是因为管理局的分配——无疑是相当重要的存在。G知道O那时候的话也不能怪她,毕竟就算是生气的自己本人心中也有着和O相同的想法,但在那个时候自己却被突然上涌的陌生情绪所支配,伤害了她。

 

S总说,G外表虽然冷漠,内心却非常温柔。总是将所有错误拦在自己身上,尽最大可能不伤害别的号码。

 

——我还是向O道个歉吧……

 

虽然G并没有认为自己之前的说法有哪里不对,但他决定为他没有控制住自己伤害了O这件事道歉。

 

“O。”

 

听到了G的声音从身后传来,O看起来像是被吓了一大跳。确实突然在背后传来声音是会被吓到,G能够理解,但该说出的话还是先说的好。

 

“O,没事吧?还有那天……抱歉……我……”

 

然而G的话还没说完,确认到G身影的O却像看到了更可怕的东西一样飞快的跑开了。

 

——也许那时候自己确实是伤害到了O吧?

 

在这个国家里,大概没有任何一个号码会像那时候的自己那样对待另一个号码——而且那个号码本身并没有犯什么错。

 

——也许该再等等……不要逼得太紧,等O没那么怕自己的时候在去道歉吧……

 

不想失去一个重要的朋友。

 

G抿了抿唇,站在原地静静的想。

 

 

 

 

 

 

 

 “欢迎回来,O,你出门了吗?”

 

G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不想把O逼得太紧而没有去找她;如果G在这段时间像往常一样定期去O家,或者就在刚才追上去,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

 

坐在落地窗旁,以休闲的姿势看着窗外的背影,有着和G同样的金发。

 

“C大人……”

 

O的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和恐惧。

 

C站了起来转过身,和G极度相似的面孔却因为自身所带来的优雅和威严而让人明显能感到两人的区别。

 

“我说过的,O,叫我C就可以了,兄弟的登记对象。你在怕什么?”

 

和G相似的声线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温柔。身着军服的C像散步一样走到了O的身前,带着手套的手像触碰易碎品般轻柔的抚摸着O的脸颊,听语调似乎是安慰的话却让O不止是声音,而是全身都开始颤抖。

 

“是吗……”

 

C用双手抬起了O的脸,在像是接吻的近距离用锐利的眼神看着O的眼睛,O感到自己内心隐藏的秘密在这个眼神前似乎直接就被刨开,无所遁形。

 

“你告诉我的兄弟了吗?”

 

C的声音一下子褪去了所有伪装,冰冷的声音让O的恐惧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没!没有!”

 

O的嘴张成了大大的O型,恐惧让O的大脑一片空白,脱口而出的只有对方需要的答案。

 

听到了O的回答,C恢复了平时温柔的笑容,张开双臂以保护者的姿态将O拥入怀中。

 

“别怕……”

 

沉稳的声线带着安慰,渐渐平复了O的内心。

 

“我知道你怕什么。别担心,我们是一样的……”

 

带着白手套的手轻拍着O的背部。

 

“我们要从那个疯掉的S手中,一起救出G。”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在G找到下一个见O一面之前,庆典就开始了。

 

庆典为期一周,在最后一天,才轮到了大恩主来到G所在的区域。

 

流程也很简单,就是大恩主出现在所有号码面前,亲自审判一个大恩主认为近10年最无法原谅的背叛者。在审判的同时,大恩主会向大家宣布对方的的种种疯狂、罪恶和背叛。在所有号码的唾弃声中,在这个最后区域的演讲台上,大恩主将给予背叛者仁慈的宽恕——亲自砍下对方的头。

 

“肃静——————!!!!”

 

审判长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但却毫无意义。号码们无论有多么激动,但刻进他们基因的规则却让他们能在进入广场的一瞬间变得安静——或者可以说,因为大恩主的到来,为了显示自己的优秀,号码们会比平时更加注重规则。

 

所以当大恩主在演讲台上现身的时候,整个立方体广场更是陷入死一般的彻底寂静中。

 

“诸位——!”

 

大恩主的声音,和号码们千万次从广播中听到的一样。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我们所有的号码又一天共同又缔造了大统一王国的繁荣!”

 

大恩主的身姿、样貌,也和画像中的一致——和大统一王国历史上记载的一致。

 

“感谢号码们的付出!然而,在我们付出的同时,却有背叛者企图背叛!更令我心痛的是——背叛的居然是我最信任的左右手!”

 

大恩主抬起右手,随着他的手势,一个被绑了起来,浑身是血和伤痕的身影,让G真正的失去了声音……

 

——S!

 

失血过多的S,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了。恍惚间思绪回到了被抓之前,耳边回响起了和G类似又截然不同的声音。

 

“你想……死,还是活?”

 

C并没有明说,但意有所指的C让S稍微一想就知道他的用意——他们都想保护同一个对象。

 

S知道自己留下了许多破绽,欺骗管理局、隐藏G的信息、控制监视器、制作假报告,甚至破坏了一个生活区的电力,让管理局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将这一切重新归于黑暗。然而这些都无伤大雅,最重要的是,S接触到了太多罪恶文明的事大概被曝光了。

 

S看了看C的身后,一直对自己充满敌意的B带着嘲讽和恶意的笑容看着自己,他的手握着武器蠢蠢欲动,只要自己一开始反抗,想必B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和自己厮杀吧。S点了点头,放弃抵抗走过C身边时,轻声说道

 

“谢谢……”

 

然后迈着和以前毫无区别的步子,目不斜视的走到了B的身后,向管理局的号码们伸出手,束手就擒。B目瞪口呆的看着毫不抵抗的S,愤恨的一脚踹向墙壁,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还好来抓自己的是C。

 

不知道从哪个途径……大概是O吧?从O这段时间的消失S就大概猜到了。只要做过事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更何况G所在的生活区的那次停电,S有些操之过急,露出了些马脚。如果顺藤摸瓜下去,G的存在就会被上面知道。然后自己在接触了大量的罪恶文明后,还将这些文明向他者传播,G一定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S曾想和G一起活下去,也确确实实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然而在计划就要实施的现在,反而是自己这边出了差错,想到这里,S忍不住自嘲的笑出了声。

 

无视周围的号码诧异的眼神,S看了眼正在向前迈步的自己的双脚。自己想和G一起迈着这双脚走向自己的幸福,然而现在,也许先由自己走向毁灭要来得好些吧。

 

C先B一步查出了S的一切,包括G……不,罪恶文明的传播即使是C也应该不确定,但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的情况下,B一定会……但只需看一眼C就知道,C是真心想要保护G,所以先行一步将自己抓了起来,阻止已经查到苗头的B继续查下去,然后将G的存在曝光。现在这样……最好……

 

所以感受到G视线的S,貌似不经意的抬头将视线一扫,然后重新将头低下。只有G能明白,S刚才确确实实用目光给自己传递了“放弃计划,当自己从不曾存在”的信息。

 

——别开玩笑了!

 

G浑身的血液一口气冲向了脑袋,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

 

随着S的抬头,在场的大多数号码看清了他的脸,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审判,号码们已经见过很多了;但曾经的审判者被审判,号码们还是第一次见。自己曾经敬仰的,幻想过的存在背叛了自己的憧憬,背叛了大恩主!和G理由虽然不同,号码们也被怒火所支配——虽然他们并不明白这种感情的真相。从第一声叫骂开始,骂声形成了巨大的声浪;从第一个试图冲上演讲台撕碎S的号码开始,无数的号码开始推搡,充满秩序美的号码集会第一次变得混乱不堪,却依然没有跨过默认的那条和演讲台之间的界限。

 

然而大恩主似乎真心为S的背叛而气愤,很满意号码们因为对S所怀抱的恶意而变得疯狂。

 

极度的愤怒让G的双手开始颤抖,血液冲向了脑袋在一瞬间反而让G陷入了极度的冷静。双手的颤抖已经停止,思维变得极度清晰。

 

怎么可能放弃?

 

S的那个眼神,除了那些信息外,确确实实的还有那不知名的、温暖的、比幸福还让人炫目的感情。

 

G悄悄隐进了混乱的人群,脱身后躲避着监视器向自己的工作室旁跑去。在奔跑的同时,G的右手狠狠的抓住了左胸心脏的部位。

 

——还没有让你告诉我心中的这种感情是什么,怎么可能让你就这样消失!

 

G就这样下定了决心。

 

 

 

 

立方体广场和G的工作区距离并不远,没过多久G便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号码中,没被任何一个号码发现。G顺着人流又使用了一点技巧,慢慢的到达了号码们的最前端。

 

演讲台上的审判还在继续。和以往宣布完罪状后利落的砍下对方的头不同,这次大恩主似乎想在砍下对方的头之前,先将对方折磨致死。听着号码们对S的各种辱骂——奇妙的是从没教导过号码们这种知识,号码们却像天生便带有这种技能一般向S道以最恶劣的话语。大恩主很满意这种状况般,满意的笑容越发的明显,而这种状况又再一次的刺激着号码们发狂。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号码注意到了G的动作。

 

从号码们中突然窜出了一个身影,在近处的号码们目瞪口呆中飞速的向演讲台冲去。

 

不,只有一个号码注意到了。因为这个号码至始至终都在注意着他的动作。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C。佩刀出鞘,C向那个身影冲去。

 

大恩主满意的笑容不可抑制的笑出了声。

 

相似又不同的两个身影碰撞,两把刀剑相接发出了铮鸣声。

 

大恩主似乎在嘲笑着对方的愚蠢。大统一王国对武器的掌控非常严格,除了自己以外只有审判者能拥有一把刀剑。早在背叛者S那里没有搜到S的佩刀时,大恩主就猜到了还有同伙存在这件事。对S极尽的侮辱,除了自己的私心外,也有逼出对方同伙的意图在里面。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是区区一个劣等基因的普通号码,在满是拥有最优秀基因的审判者的这里,立刻就能将对方抓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早在G第一次消失在人群的时候,C就知道他做出了决定。无论自己和S多么想G就这样默默的藏到最后,只要庆典一结束自己就会尽最大的力量消除G身边S所有的痕迹和隐患,这样G就能永远安全了。但是,在医院遇见的那个迷茫的G坚定的做出了某个决定,C并不想违背它。

 

其余的审判者也回过了神,向交手的G和C的方向冲去。号码们依然是寂静的……有号码拿着武器,冲向了大恩主,被审判者们围攻。单独的每一个就已经超出了号码们的认知范围,更何况同时发生了这一切。

 

然而让大恩主没想到的是,G强大到难以置信。

 

G将刀突然转向砍向C的手,趁C收刀的一瞬间跳起身狠狠的用脚将C踹出了包围圈。在落地的一瞬间将刀背扛在自己背上,俯下身子,接住了包括B在内多个审判者的斩击,然后就着动作一个转身,破坏了这几个审判者的架势,一刀砍飞了B握刀的右手。趁着因B的惨叫而陷入混乱的审判者重新摆好架势前,踩着其中一个审判者的肩跳上了演讲台。

 

难以置信!

 

保持着被踹倒姿势的C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G燃烧着战意的翠瞳看起来那么美丽,坚定果断的眼神和初见时在医院看到的眼神完全不同。那眼神,那像能飞起的身姿,反射着阳光的金发,斩断迷茫的锐利刀锋,让C第一次感到了来自灵魂的战栗,兴奋让C抑制不住浑身的颤抖。

 

在C跳上演讲台的一瞬间,大恩主就变得惊恐。这怎么可能?不过是劣等的基因,只是因为拥有了武器就能强到这个地步吗?

 

“停……停下——!”

 

已经快要忘记的恐惧开始回到了大恩主的身体,双脚不由自主的后退。余光看到了倒在地上的S,像是发现了救命草一般,拧着S的头发向自己身前提。

 

“停下——!”

 

“哼……”

 

满脸血污的S,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大恩主的轻蔑,傲慢的神情看起来似乎从未向自己低过头。

 

“愚蠢。”

 

G已经冲到了大恩主的身前,右手托起,左手稳住,将刀横着比在了与自己的左眼水平的位置。

 

“那个眼神,看起来真不爽。”

 

随后——

 

“哧——————!”

 

刀剑没入身体的声音传来,广场的寂静终于蔓延到全场,包括B也忘记了自己的疼痛。王国的守护神身体被刺穿了,号码们感到心中的神像开始崩塌。

 

而G却在一瞬间露出了诧异的表情,然后片刻恢复平静顺着力量将大恩主的头颅砍飞。

 

“咕噜噜……”

 

大恩主的头颅渐渐停止了滚动,G才像一瞬间醒悟了过来……

 

——自己这是做了什么?!

 

G的脸色变得苍白……自己只是想救S,满心只想着这一件事,居然将大恩主……

 

“哈哈哈,不愧是G……我也没想到能做到的事……你做到了……真的……很强……”

 

S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总算唤回了G的神智。

 

——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先把S……

 

“S————!!!”

 

怒吼着冲来的是B和其他审判者,最先回过神的是他们,将所有的一切变为对S和G的怒火。

 

就在这时,人群里却传来一声尖叫。

 

“啊——————!!大恩主没有流血——?!”

 

这就是G一开始诧异的原因,刀刺入的手感,不是刺入人体,而是刺入机器的集合的触感。

 

从头斜向肩膀的断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大恩主的内部,基本由机器构成。大恩主居然不是人类?!

 

前排的号码们开始真正陷入狂暴,后排的号码也被感染变得疯狂。他们成为一个疯狂整体冲过了演讲台和人群间默认的界限,将包括B在内的审判者们也卷入,疯狂的人浪涌向了演讲台。

 

“G!”

 

S的话让G加快了动作。G砍断了S的束具,带着S冲向了演讲台右后方一个和周围旗杆别无二致的旗杆,然后砍断。从演讲台周围所有旗杆那里一下子涌出了许多白色的烟雾,笼罩了整个演讲台,等烟雾散去,无论是那两个背叛的号码,还是被砍成两截的大恩主,都不见了踪迹。

 

 

 

 

11

“亲爱的号码们!在这10年一度的庆典上发生了冷人伤心的事!我的左右手,居然联合其他背叛者背叛了我,将我刺伤!这个罪孽非万死不足以谢罪!!!号码S003号码G095!如果有亲爱的号码发现了这两个叛徒的踪迹,请务必向管理局告知!我,你们的大恩主,会亲自向这位勇敢忠诚的号码致以崇高的谢意!”

 

广播里大恩主的声音一遍遍的传来,号码们却不向往常那样兴奋。怒火支配了他们的行动,号码们只想尽快找出这两个刺伤大恩主的叛徒,给予他们最残酷的审判法。

 

“还没找到吗?!”

 

看起来毫发无损的大恩主狠狠的拍着桌子,向站成一排的审判者们怒吼。

 

大统一王国所有的监视器都打开了,也去监视器唯一无法监控的G工作室查看过,都没有发现S和G的踪迹。

 

“报告!!有号码举报之前发现背叛者的踪迹了!”

 

“说!”

 

“情报说有看到一个金发的雄性号码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雄性号码往荒林的方向跑去!”

 

“一定是他们……”

 

大恩主狠狠的咬紧了自己的牙关。自己的头被砍飞,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为了更长久的统治自己的王国,舍弃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冠以大恩主之名,将自己的身体全部改造,只保留了三分之二的大脑。如果今天G的刀锋再偏半分,就会伤到大恩主的大脑,让他陷入真正的死亡。

 

已经将可能的因素全葬送在了罪恶文明中,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事?!

 

“C!”

 

只是普通的号码就能做到那种程度,和他基因基本类似却更优秀的C应该能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而C的种种表现,包括献上S,第一个和G交手都体现了C的忠诚。

 

“你去……”

 

荒林十分庞大,树林密布,要在里面找到两个号码无异于大海捞针,那么……

 

“将荒林烧掉!”

 

反正荒林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务必让我见到那两个背叛者是尸体!”

 

“……是。”

 

 

 

 

 

 

和大恩主想的不同,S和G并没有在荒林里四处逃窜,而是直接来到了那个教堂。

 

G脱掉了外衣,用从小溪打来的水擦拭着S满是血污的身体。

 

看着悠然自得的享受自己服务的S,G忍不住直接将用来擦拭的外套扔到了S脸上。

 

“S,为什么被抓的时候你不反抗啊?”

 

如果没被抓,身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伤口了。

 

“我和那些审判者交过手了,老实说,甚至不是我的对手,更比不过你。我知道,你很强。只要你想,那些家伙根本抓不住你。”

 

S将沾水的外套取下拿在手上,沉思了片刻慎重的开口。

 

“嗯,G你认为我很强我很高兴哦。不过你只说对了一部分,确实只靠他们是抓不住我,但也只是一时。和一个国家的力量相比,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我总会被毁灭……而那样的话,却会把你拉上……”

 

S抬起头,认真的看着G。

 

“所以我本来想,这样就好,反正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让你活着也挺好。可是……”

 

S终于露出了和往常一样,却只对G展露的温柔笑容。

 

“现在我却不想放手……”

 

S牵起了G的手,十指相扣。

 

“无论去哪里,就算是走向毁灭,我也要拉着你一起走。”

 

听到这话,G花了片刻时间消化,然后抬头,不太习惯的笑容却因发自内心而显得美丽,翠绿的双瞳像是湖面闪烁着从天窗泻下的月光。

 

“乐意至极。”

 

 

 

温柔的亲吻后,S和G坐在了一起。

 

寂静的夜晚,蝉鸣声早就消失了,冲天的火光将夜晚的天空烧的像是傍晚,连月亮也被藏了起来。除了燃烧的声音外,人群的叫骂声也渐渐从远处传来。

 

“对不起啊,G”

 

两人间沉默的温馨最终被S打破。

 

“啊?”

 

“好像来了的样子。”

 

喧闹声渐渐已经能被敏锐的两人听到。

 

“嗯。然后呢?”

 

“如果不是为了救我,G应该能好好活下去,我相信C能好好照顾你,如果你想忘了我也可以去做手术……但现在……因为我的自私……”

 

“喂!你擅自多想什么?这些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吗?我的G终于成长成我最喜欢的,坚强的,独立的,强大的……

 

“哈哈哈,我知道,对不起啊,我不该这么说。这无论对你还是对我都是侮辱啊。”

 

“…………S”

 

G似乎有些犹豫,然后一咬牙才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

 

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从G口中听到明确的表白。

 

“……哎呀,G你还真会说让人高兴的话啊。”

 

在最后,也算做了一场美梦。

 

“……”

 

“那我也告诉你吧……”

 

S像往常一样,不,而是注入了G所不知道的,在庆典上看到的那种炽热的感情,将G拥入怀中。

 

“我爱你,国広。”

 

“……国広……那是我的名字吗?”

 

“对,山姥切国広,是很好的名字啊。”

 

为了消除号码间的独立性,在死亡之前,每个号码的名字都是最高机密。即使是死后,也只有死者知晓的秘密。

 

“呵呵,是吗,名字本来是最高机密,死后才能归本人所有,没想到我现在就得到了,也算是赚到了。”

 

“哈哈哈,听了我的话是这个反应啊,不愧是国広。”

 

“……爱又是什么?”

 

“爱呢,是比喜欢更加浓烈,更加独一无二……不……哈哈哈,我也不知道……但我却能明确的说……”

 

“山姥切国広,我爱你。”

 

随着S的话语,G终于知晓了那在他的心脏灼烧的感情的真相。

 

“……是吗……那S,你的名字是什么?”

 

“三日月宗近,怎么了?”

 

号码们叫骂的声音越发的接近,对背叛者的唾弃,对伤害大恩主的指责,对让荒林的世界陷入火海的背叛者的恐惧。然而教堂里的两人完全没听到的样子。

 

对,“人”而不是“号码”,从得到名字的那一刻,两人以作为人类重生。

 

从三日月脖颈间抬起头,十指相握的手一直没有分开,山姥切和三日月额对额都笑的很美丽,这是名为“山姥切国広”的人类第一次的笑容。

 

“我爱你,宗近。”

 

和山姥切国広的话音落下几乎同时,愤怒的号码们冲了进来,手上拿着各种工具,像给背叛的两人最残酷的死法。然而C冲在了所有号码的最前端,用刀刺穿了相拥的三日月宗近与山姥切国広的心脏。而这一切都进入不了两人的耳朵,无论是愤怒号码的怒骂,C的叹息,还是带着哭腔尖叫着冲进来的O。

 

 

就这样,成为“人”的两人,在对方的爱意环绕下,获得了永远的幸福……

 

 

 

 

 

 

 

在燃烧的教堂外,有两个身影和欢庆着的号码们格格不入——圆圆身体的雌性号码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穿着军服的金发身影向着燃烧的教堂,回想着死也无法分开于是一起烧掉的两人的尸体,陷入了沉默。

 

对自己现在内心的感受,C感到陌生的可怕。

 

 

 

 

 

 

 

 

 

一切都没有改变,两个背叛者很快被世界所遗忘,大统一王国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和安详……

 

然而

 

真是如此吗?

 

那日看到了大恩主机器构造的身体——那分明是罪恶文明的产物——的号码们,除了最优秀的,大部分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消失了。但也有很多漏网之鱼……

 

比如这么一群号码……他们和普通号码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们将S作为自己心中的神,盲目的崇拜着S。生活区停电时候引导号码恐慌的尖叫和庆典上在恰好的时机喊出大恩主异常的声音,都是他们。而他们……再一次悄悄潜伏起来,为了给被杀的S复仇。

 

比如G的邻居Z,庆典一开始因为生病并没有去,人群开始混乱因为好奇才从医院去到了广场,监视器和记录并没有他,但他当时看到了,外表冷漠内心温柔的邻居砍飞了大恩主的头,而大恩主的内部全是罪恶文明的象征。躺在床上的Z平静的睡姿下床单遮挡的双手使劲的握在一起止不住的颤抖。

 

比如O,被从教堂带回来后,为了避免进行脑部切除手术,被C藏了起来。然而对已经疯掉满嘴喃喃着大恩主的罪孽的O来说,也许做了手术才是幸福吧?

 

而像这样的漏网之鱼……还有很多……

 

幸福快乐的大统一王国不幸的种子已经种下。

 

夕阳下C躺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看着好像被火燃烧的天空,回想着燃烧的教堂内相拥走向死亡的身影,想到了和自己几乎一摸一样的G死后也挂在嘴角的美丽笑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却怎么也没法像那样笑出来。

 

C想到那个笑容,不知道是对G还是对S,确实是敢到了羡慕。

 

 

END

 

卡了一个多月……然后突然就卡过去了!然后今天一爆肝就完结了!!啊……我觉得这是在这种环境下爷爷和国酱最好的结局了。最开始我只想写开头和这个结尾……不知不觉怎么就写这么长了啊……写着写着除了开头结尾中间和开始想的基本完全不一样了_(:з)∠)_不想杀大恩主的国酱最终“杀”了大恩主,对国家命运毫不关心的S最终却成了改变国家的契机。爷爷很难动的了大恩主是因为大恩主有防备,国酱轻易得手一是庆典期间守备不足,二是大恩主真脑残看不起除了S和审判者之外所有号码,三是国酱强到超过了预想。写的感觉也变了好多……总之谢谢大家观看!!

 


评论(7)
热度(45)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