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美人迟暮02

*欢乐向OOC

02

 

“国広,爷爷又喝茶忘了时间了,麻烦你帮喊一下他吧~”

 

审神者双手合十的拜托了近侍刀,毕竟那位老爷爷虽然行动有些迟缓但走位相当风骚,经常在想也想不到的地方“哈哈哈”的冒出来,根本让人拿不准他又在哪里喝茶了。也只有山姥切国広每次都能从奇奇怪怪的地方找到他。

 

如果问山姥切有什么招人的秘诀,对方也只会愣一下后回答“直觉。”

 

不过这次出乎意料的山姥切在很平常的地方发现了三日月的身影,大概是因为一起喝茶的小狐丸拒绝那些绝对不适合喝茶的奇怪地点。

 

走到了三日月身后,沉浸在交谈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山姥切已经坐下的身影。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故而此子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芙蕖……是指芙蓉花吧?原来三日月这么喜欢芙蓉花啊,等会儿报告给审神者吧。

 

小狐丸发现了山姥切的存在,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算是了过招呼了,然后嘴角有些上扬的继续和三日月交谈。山姥切总感觉小狐丸这个笑容有点眼熟,好像有时候鸣狐或者鹤丸想要捉弄别人时候的那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兄长若无惊人之举,恐彼岸伊人,踪迹难寻。”

 

——果然是在说植物的事吗?三条家都喜欢花花草草吗?说起来今剑似乎也很喜欢紫藤……

 

“吾知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然心有所忧。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国広尚且年少,余却已老骥伏枥,恐遭人嫌弃……”

 

“嗯?嫌弃谁?”

山姥切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但三日月平时一直喊自己为山姥切的。

 

——原来三日月私底下想要直呼我的名字啊,直说就好了啊,反正我只是个仿作,天下五剑想怎么叫都行。那种事随便,正好现在也不会打扰两位三条名刀的谈话,可以按照审神者的吩咐把人带走了。

 

“三日月走吧,审神者让我来叫你。”

 

不过三日月似乎有更在意的事情的样子。

 

“国……啊……山姥切,你……刚才听到了多少?”

 

“嗯?”

 

山姥切看了一下走廊的天花板回忆。

 

——的确自己这样有些失礼,不过小狐丸一副完全不介意自己在的样子,自己就以为得到了旁听的允许。

 

不过确实没有得到三日月的许可,对此山姥切还是抱有一丝歉意。

 

“差不多从翩若惊鸿开始吧?”

 

——确实是从他们说芙蓉花的时候在的吧?

 

“啊啊啊啊……”

 

山姥切看到三日月突然满脸通红,双手遮住眼睛一副逃避现实的样子吓了一跳。然后过了片刻,三日月像稍微平静了点,放下了手,看先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有些躲闪。

 

“那……山姥切,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对了……一开始好像在说嫌弃的事吧?好像还说到了我……仿作的我怎么可能嫌弃谁?好像还提到了……美人?本丸最美的美人该就是三日月自己了吧?虽然自称自己是美人一般有点那啥……不过毕竟是三日月嘛,天下五剑公认最美的,嗯。

 

山姥切的耳朵似乎捕捉到了小狐丸的笑声,不过再仔细去注意又消失,山姥切就把它当做了幻觉,开始联系平时的情况猜测三日月说的是什么。如果能直接问三日月就好了,可三日月平时一副很在意和年轻的刀剑们有代沟的样子,为了照顾老年人的心情审神者就让大家都装作能听懂的样子。

 

——平时的确是自己在照顾三日月的衣食住行,三日月也不止一次说什么年轻人真好之类的话……难道是以为仿作的我嫌弃天下五剑年纪太大?……嗯老年人麻烦是有点,不过已经习惯了,也还没到嫌弃的程度。

 

“国広是在说吧?想直呼我的名字直呼就是了。美人是指三日月你吧?我并没有嫌弃你年纪大的意思。”

 

——这么说应该没错吧?

 

“那你能接受我吗?”

 

三日月又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接受什么?

 

山姥切又想起对方不止一次抱着自己哭诉“我内番服明明很好看的,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不能接受?”自己……应该也算是对方口中的“年轻人”吧……

 

——没想到三日月那么介意他的那身内番服啊……

 

“啊?我不是早就接受你了吗?”

 

——衣服品味是挺糟糕不过看习惯了还是挺好看的。

 

思考结束的山姥切再一次看到三日月的时候,被对方感动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似乎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泪光?!!应该是错觉吧。

 

三日月一步上前,猛地抱紧了山姥切。

 

“喂——!!三日月……”

 

“国広,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

 

——不过是接受了他那老头子品味的内番服而已,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三日月冲上来使劲的抱紧了山姥切,头枕着自己的肩,这感动有些过头了吧?!!

 

察觉到哪里不对的山姥切余光看到了趴在地上抖动不已的小狐丸,最终将这归结于三条的名刀都很奇怪这个结论然后说服了自己。

 

 

 

 

03

 

山姥切国広最近觉得很奇怪,哪里都很奇怪。自从那天把三日月带去审神者那里,三日月把审神者拖到一边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奇怪了。

 

审神者经常会带着一脸高深莫测的笑脸看着自己;在本丸内行走时,同伴们也经常偷偷观察自己,只要自己一看过去,每个人都假装没事一样躲着自己。

 

而最奇怪的是三日月。

 

天下五剑最近奇怪的粘自己很紧,明明自己只是一个仿作。走到哪里跟到哪里,问他有什么事就挂着奇怪羞涩的笑容回答“我想多看看国広啊。”毕竟对方又没碍自己什么事,自己一个仿作又不可能对对方说什么。审神者也是,现在内番对练出阵全把三日月和自己安排在一组,连房间也特意腾出一间让自己和三日月住在一起。

 

所以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房间里只有一床被子,三日月脱掉了外衣一副紧张羞涩又期待的样子——像是审神者看的电视剧里那种待嫁的新娘的表情,在床褥上正坐的看着自己。

 

——啊……三日月难道是担心自己抢他的被子?

 

“我睡这里就行。”

 

说着山姥切走到了房间的角落坐了下来,裹紧了身上的床单就准备开始睡。但眼睛一下子捕捉到了三日月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立马紧张的起身。

 

“怎么了?三日月。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国広……”

 

“嗯?”

 

山姥切快速的检查了一遍三日月并没有发现什么外伤。

 

——要不要现在去找审神者治疗?天下五剑跟我这样的仿作才住了一晚就出事了,我该怎么谢罪才好?

 

“你是不是嫌弃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宁愿到角落睡也不愿意和我一起睡?那个时候你说接受我原来也是骗我的吗?”

 

有些自怨自艾的神情,不过美人果然是美人,就算年纪大了一脸哀怨还是美人。

 

山姥切国広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一瞬间被对方的美色迷惑了。

 

“不……我……只是以为……两个人挤在一起睡你会不舒服而已……”

 

“那你同意和我同寝?”

 

看着对方一下放光的脸,山姥切鬼使神差……可能就是被美色所惑……的点了点头……

 

三日月拉着山姥切的手,将站着的人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到目前为止还正常。但接下来三日月的行动,让山姥切国広的脑子彻底当机了。

 

三日月将山姥切压倒在床褥上,然后吻了上去,然后脱掉了他的衣服,然后………………

 

 

 

剩下的一切,第二天起来后迅速躲进了审神者房间的角落抱成一团的山姥切什么也不想提。

 

“呃……国広……你们不是恋人吗?恋人着这种事很正常的哦……”

 

审神者苦笑着看着角落那个快要长蘑菇的阴暗不明物体。不明物体的方向传来了更加低沉的声音。

 

“谁说我和三日月是恋人的……我可不记得有这种事……”

 

“就是爷爷本人啊!你看,那天你不是带回爷爷的时候,爷爷把我拉到一旁吗?那个时候爷爷向我宣布的……”

 

“根本没有这么回事——!!”

 

不明物体以很大的气势站了起来,大声反驳。

 

“国広,你明明答应我了的——!”

 

以更惊人气势掀开房门冲进来的是三日月宗近。

 

“那时候你明明说你不嫌弃我,你接受我了的……”

 

山姥切听到这话,惊讶回应。

 

“什么——?!!那个时候说的不是你糟糕的老头子品味——啊——!”

 

说到一半,发现说了不该说的话的山姥切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可惜为时已晚。

 

被山姥切的话双重打击到的三日月,已经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国広——!!快做点什么啊!!再这样下去爷爷要断刀了啊啊啊啊啊——!!!你可是知道我这个本丸能来爷爷来是有多么不容易啊!!”

 

审神者看到那样的三日月,发疯一样冲到近侍刀面前,握住对方的双肩使劲的摇。

 

山姥切咽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准备安慰一下快要魂散的三日月。

 

“那个……三日月……”

 

“不过——”

 

三日月一瞬间突然恢复了过来,然后一把把山姥切拉到了怀中。

 

“国広你昨晚答应我了哦,那么就代表我们现在是恋人对吧?”

 

“……昨晚我同意的共寝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国広你以前连和山伏挤一个被窝都不愿意,说宁愿一个人缩在角落,果然还是三日月才行吧?”

 

审神者在旁顺口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也正中了山姥切现在的弱点。三日月换成用双手揽着对方腰的姿势,又变回了最近正常运转的那个极度粘人的三日月。

 

“哈哈哈,听到了令人高兴的消息了。那个时候,国広你点头了对吧?哎呀~真令人高兴啊~”

 

灿烂的笑脸让山姥切陷入了一时的呆愣中,回过神后脸颊的热度不受控制的往上升,竭力拉着头上的床单想将脸藏起来,小小的辩解声只能刚刚被三日月和审神者听到。

 

“我那时候……只是一时被美色所惑罢了……”

 

“哈哈哈,那就说明爷爷我的魅力还是很大的。”

 

然后抱着你一句我一句陷入甜腻腻二人世界的两人,已经彻底遗忘了审神者的存在。

 

被现充秀了一脸的审·单身狗·神者为了近侍刀的幸福,只能忍住自己吐血和赶走这两个大型闪光弹的冲动,默默的在心里吐槽。

 

——就是因为爷爷你没事说什么文言文才会被叫爷爷组啊——!!你不这样就没这么多事了——!!!

 

 

END

 

其实我挺喜欢少女爷的_(:з)∠)_真的……


评论(5)
热度(82)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