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美人迟暮

*名字挺文艺其实是欢乐向

*OOC

 

本丸的刀剑们大概从审神者的称呼上被分为了两个阵营,一个是爷爷派一个是年轻派。划分标准也相当简单粗暴,平安时期及其往前的就是爷爷派,往后的都是年轻派,本丸的刀剑们基本也都接受了这个说法。

 

不过明明有些刀也是平安时期的却也被划分到了年轻派,比如狮子王,也许划分标准并不像审神者说的那么简单——

 

01

 

三日月宗近,平安时期三条宗近所打造的刀,天下五剑之一。小狐丸,也是平安时期三条派的刀,三日月的弟弟。两位都是本丸公认的爷爷派成员。

 

爷爷派的一个特点就是爱一起喝茶。

 

小狐丸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自己的兄长饶有兴致的开口。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是为断已。兄何所以惧?”

 

三日月也放下了茶杯,思考了片刻。

 

“非俱也,乃豫之。昔舜三过家门而不入,为公;余三思而不见其行,为私。”

 

三日月坐在走廊,看着远山漂浮的云朵,像是想起了谁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兄之此言,实乃憾事。明明如月,何时可掇?世人虽言兄长如月,然兄长之心,是为何人?乃发如月桂,眼如荷叶,犹报褴褛半遮面者乎?”

 

“然也。如是战也,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故而此子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小狐丸看了一眼三日月的身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兄长若无惊人之举,恐彼岸伊人,踪迹难寻。”

 

“吾知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然心有所忧。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国広尚且年少,余却已老骥伏枥,恐遭人嫌弃……”

 

“嗯?嫌弃谁?”

 

耳边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把三日月吓得摔碎了茶杯。山姥切国広奇怪的看了一眼三日月,然后起身。

 

“三日月走吧,审神者让我来叫你。”

 

“国……啊……山姥切,你……刚才听到了多少?”

 

“嗯?”

 

对反回过头,看了一下走廊的天花板回忆。

 

“差不多从翩若惊鸿开始吧?”

 

“啊啊啊啊……”

 

三日月像怀春少女一样脸颊通红,双手捂住眼睛想逃避现实。过了片刻像稍微平静了点,放下了手,只是脸上的热度还没怎么消散,眼睛有些游移又坚定的看着山姥切。

 

“那……山姥切,你怎么想?”

 

忐忑的样子让一旁围观的小狐丸笑出了声。

 

“国広是在说吧?想直呼我的名字直呼就是了。美人是指三日月你吧?我并没有嫌弃你年纪大的意思。”

 

“那你能接受我吗?”

 

“啊?我不是早就接受你了吗?”

 

思考结束的山姥切再一次看到三日月的时候,被对方感动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似乎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泪光?!!应该是错觉吧。

 

三日月一步上前,猛地抱紧了山姥切。

 

“喂——!!三日月……”

 

“国広,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

 

三日月的头枕着山姥切的肩,用了的抱紧着对方。从他的角度并看不到山姥切此时的表情,然而坐在一旁的小狐丸早就把一切看在眼里。看着高兴到不能自已的自家兄长和一脸不明所以的山姥切队长……这个嘛……已经忍笑到趴在了地上的家伙,也不指望能说出点醒自家兄长的什么话了。

 

TBC

 

为了刷TAG的爆肝产物……梗的来源是小狐丸和刀剑们说话喜欢用古语这样,所以是文言文。我觉得我这篇文用调色板块挂抄袭颜色一定相当好看[笑cry]爷爷狐球的对话基本上来自《离骚》《短歌行》《诗经》《凤求凰》《琵琶行》《洛神赋》,哈哈哈,基本都是语文课本学过(或者三国杀→_→)的内容。有缘的话……今天就二更……谢谢大家观看~


评论(2)
热度(62)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