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我06-07


*《我们》PARO

06

 

G稳了一下自己的脚步,回过神后,对担忧的拉着自己手臂的O解释。

 

“O,对不起,我太累了,先休息一会儿,你先回去吧。我6小时后再来找你。”

 

O看了看G满脸的疲态,担忧的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那G,我回去了,6小时后见。”

 

在门将O担忧的眼神遮挡住后,G迫不及待的扑倒在了床上。

 

家里的监视器在正常运作着,现在的G需要的是大量的时间来好好整理所得到的庞大信息——无论是从S那里得来的,还是刚才从调查员和O的话中得来的。以工作过度后的休息为掩饰是最好的方法。

 

但那也是之后,现在……G最需要的,也的确是睡眠……

 

 

 

 

监视器显示记录目标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休息3个小时后,终于翻了个身,将姿势换为侧卧继续休息。

 

然而这时的G其实已经醒来。

 

二十多年的伪装生活让G往往在睡醒的第一刻就绷紧了神经。只是继续假装休息对他而言不过小事一桩。

 

——从自己的生活区到O的生活区有1小时的路程,自己还有两小时的信息整理和思考时间。

 

 

 

两小时后,已经将脑子里的信息整理清楚并定下对昨晚“集体失忆”事件调查计划的G假装自己刚刚睡醒,然后出发前往O的生活区与她汇合。

 

相比于不善言辞又态度冷淡的自己,有活泼爱笑话也多的O在一起对调查很有利。当然最重要的是,被监视器发现长时间单独在外,会被管理局请进医院进行心理辅导。

 

 

 

“太好了G,你现在看起来精神多了。”

 

对像麻雀一样快活般叽叽喳喳的O,G早已经习惯了。

 

“让你担心了,抱歉。”

 

“用不着道歉啦。大统一王国这么安全,如果不是管理局找上门我们也不会担心——因为根本不可能出什么事,对吧?”

 

“我们?”

 

“嗯,我们啊。还有Z和G你的其他邻居们。虽然意外不可能发生,但管理局出现让我们担心是不是又有危险的叛乱号码出现……伤害到你……”

 

虽然知道O的所有出发点不过是因为自己是管理局分配的她的登记对象而已,但对O那无法否认的好意和信任,G也总是怀抱着感激和内疚的心情。

 

“那现在去找Z和邻居们道谢吧,已经是下班时间,也能顺便向他们报个平安。”

 

“嗯,G你说的真对。”

 

 

这算是多亏了有O在身边的福,平时对单独一人的自己总是抱着距离感躲开的邻居们,因为有O在,冲淡了G身上明显不同于其他号码的氛围,让邻居们能像对待其他的普通号码那样快乐友好的对待G。

 

 

对大多数的邻居们道谢了一番后,算是除了O唯一在G独自一人还能说上一句话的Z回到了家。

 

“哦,G!看到你平安无事真让人高兴!看到管理局的调查员时还稍稍紧张了一下,还好是一场误会!”

 

“谢谢你,Z。”

 

G带着真诚的谢意向Z道了谢。

 

O像之前和其他邻居一样,问了G拜托她问的话。虽然有些奇怪,但也算比较简单的一句问候。

 

“Z,今早看你精神真好,昨晚的音乐真有那么好听?”

 

Z一听到O的提问,整个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当然!那音乐简直优美的仿佛大恩主的低吟!要具体形容的话……具体……”

 

Z话说到一半,像凝固了一般沉默了几秒,然后才继续说。

 

“具体不知道怎么形容,记不太清了。总之是十分优美,令人身心愉悦的美妙音乐。”

 

 

 

和Z道别后,O看着G像是愈发难看的脸,难得的因为担忧而陷入沉默。

 

而G的内心受到的冲击比难看的面色要大得多。邻居们都表示昨晚是个和往常一样美妙的夜晚,只有着大统一王国的动听音乐,没有任何异常。甚至在自己记忆中,被陷入混乱的人们破坏的花盆,砸坏的窗户,损坏的树木,都不复存在——自己眼前的生活区,和平时所看到的没有半点区别。

 

难道昨晚的停电,荒林中偶遇的S,和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美丽的梦?能证明的除了自己一个人的记忆,就只有身体的酸痛感。但这两样在眼前的“现实”中显得不堪一击。

 

连工作室的监视器都显示记录着自己昨晚是在工作室工作。

 

——难道这才是现实?

 

G感到自己的四肢,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昨晚被S点燃的心也像渐渐沉入阴森冰冷的深海,身体冷的吓人。

 

从Z的家门往外走的G,带着沉重的心情,随手推开了Z家花园的栅栏。

 

但在这时,从手掌传来的感触,让G的心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来的时候是Z推开的栅栏所以没发现,但现在,作为建筑师的G很轻易的就摸出了其中的异样——这个栅栏是新的。

 

Z家的栅栏,就G所知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东西,但还是十分结实。根据检查Z的栅栏大概还能再用5年。但眼前这个栅栏无疑是新的,虽然做过处理能瞒过大多数号码,但瞒不过G。

 

监视器还在顺利运作,G虽然心中思绪万千却仍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推开栅栏,和O一起走了出去。

 

有了这个发现后,G也渐渐发现了更多的不同——街旁的第二颗数树树叶并没有那么多,树枝的形状也有所不同;懒散的邻居L家的玻璃有些异常的亮;脚边的花,昨天落下了一瓣花瓣在花盆中,今天确是完整的。

 

结论很快就能得出——有谁将停电这件事从这片生活区的号码们脑中抹去,并将一切痕迹伪装成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结合今早突然出现的管理局调查员,到底是谁答案显然显而易见。

 

但是,将停电这件事从号码们脑中抹去这件事,却让G感到极端的不舒服。对记忆的随意掌控,对思维的绝对控制,和S昨晚告诉他的一件事物十分类似——傀儡。

 

“O”

 

看着G的脸色渐渐有所好转而松了口气的O,耳朵差点没抓住G对自己的呼喊。

 

“嗯?啊!怎么了?G。”

 

“我最近好像有些不舒服……”

 

O完全同意这个说法,可是之前这种情况自己提出的“那个”建议永远只会被拒绝。

 

“所以……”

 

G似乎有些歉意一样的移开了视线。

 

“过两天你有空能陪我去一趟医院吗?”

 

G看着O随着自己的话明亮起来的脸,虽然自己并没有说谎,却还是有些内疚。

 

但是,是O过去的话给了自己线索。

 

昨天白天审判结束的时候,O说的。

 

 

 

“G,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大恩主说过,医院能治好一切病痛——包括不快乐的源泉。”

 

 

 

 

 

 

 

 

 

 

 

 

 

 

 

 

 

 

07

 

“亲爱的号码G095,请问我有什么能为你服务吗?”

 

G坐在医院的一间诊疗室内,一位四十左右的雄性号码医生带着亲切治愈的氛围进行了询问。

 

外表似乎很平静,医生还是在心里暗暗的吃惊,几乎没有号码在自己的讯问后还这么冷静——对,冷静。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雄性号码只是冷静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像是组织语言一样开始思考。以往的号码,无论身心出了什么问题,在自己的讯问后都会情绪激动起来。

 

“我最近有些不舒服。”

 

说话的声音确实有些低沉,但却是相当好听的音色。

 

“精神有些恍惚,注意力不太容易集中。”

 

“对对!G大概是因为最近太辛苦了,一直忙于工作。”

 

一道有些圆润但因激动而有些扭曲的女声打断了年轻的雄性号码的自述。医生看了眼说话的雌性号码,判断应该是对方的登记对象。

 

“G是个建筑师,这次的工作是设计修建一个管理局很重视建筑……”

 

G有些紧张的拉了一下O,O一下子反应过来的捂了一下嘴巴,然后歉意的对医生说。

 

“对不起医生……请忘了我刚才说的话。总是G就是工作太认真,尤其是这次特别的认真。医生,请问G是不是过劳?”

 

医生看了眼和冷静的病人不同,十分激动的病人的登记对象,安抚式的抬了抬手——对应付这种情绪激动对象情况,医生倒是已经相当熟练。

 

“好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我这里有几种方法可供选择。”

 

 “一种是音乐。晚上生活区的广播也会播放一些有助于放松精神的音乐,当然医院可以提供效果更为强劲的音乐。”

 

“一种是药物。如果是过劳引起的精神恍惚大多数是因为睡眠不足或者睡眠质量不好引起的,我可以开些提升睡眠质量的药物。”

 

医生想了想,还是按照管理局的规定开始大力介绍最新型的治疗方案。

 

“还有就是最新型也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案,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以后可能会出现的所有精神问题。就是做一个小小的手术,把大脑中一个使人出现各种精神异常的部分切除。这样,无论怎样专注于工作也不会精神恍惚;任何烦恼忧愁也再也不会造成困扰。”

 

医生依旧温柔的笑容,在G的眼中变得扭曲。放在膝盖上的手抓紧了布料,咬紧了牙关,闭上了双眼,才忍住了狠狠怒视,咆哮出声的冲动。

 

索幸医生的注意力被O吸引走了,没有发现G的异样。

 

“啊!您说的是真的吗?感谢大恩主,我们的技术已经如此先进了。的确如您所说,只是一个小手术就能一劳永逸解决所有可能出现的麻烦,真是令人心动的消息。”

 

O的语调中满是活泼与快乐,O型的脸也因兴奋染上了红晕,像苹果般惹人怜爱。

 

“G,怎么样?哪种比较好?”

 

O将问题抛回给G,毕竟做决定的是G,虽然O的全身心都在向G散发着“第三种比较好”的信息。

 

G先是松开了牙关,放松了肩膀,稳住了声音才回答。

 

“对不起,医生。我能再考虑一下吗?”

 

“好的,没关系。那我先给你开一些简单的药物吧。”

 

“多谢医生。”

 

 

正在这时,诊室之外传来了喧闹声。G坐在椅子上看着医生写单子,O好奇的走到诊室门前,打开了诊室的大门。

 

余光看到从门口经过的号码的身影,G一下子吃惊的站了起来。

 

似乎门外的人影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停住了脚步,因此G的异样一下子被所有号码发现。

 

门外,穿着军装,佩戴长刀的S就这么出现。

 

——多么愚蠢!

 

G在心中怒骂着自己,只是一个简单的不期而遇,为什么自己不能像上次一样冷静?为什么自己不能像S一样冷静?S和自己所作出的一切努力,可能就因为自己这个轻率的举动而毁于一旦。

 

“哎呀!这果然令人吃惊。”

 

然而转机就这么出现。

 

G这时才意识到,为什么可以解释为普通号码看到审判者的惊讶——之前门外的喧闹就是证明——可以让门外的身影驻足,并让全场陷入寂静之中。

 

在自己看向S的方向,身着军服,佩戴长刀的审判者还有一个。对方迈着优雅的步伐向自己走来。

 

熟悉的金发,熟悉的翠瞳。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相当于兄弟或者分身一样的存在。”

 

——和自己一样。

 

“你好,初次见面。”

 

对方伸出手,礼貌而又充满着和普通号码不同的尊贵气息。

                                 

“号码C095,亲爱的兄弟,请问你能告诉我你的号码吗?”

 

 

TBC

 

C095就是长船长义,就这样!LOF的排版真的……不想说了……进展好慢…下次攒多点进度再发…

评论
热度(2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