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我04-05

*《我们》PARO




04

 

“为了见我?别惹我发笑了,审判者大人。”

 

G看着转过身来的S,后退一步,躲进了月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

 

“我会到这里不过是完全的偶然。一个多月看来审判者大人已经把我调查清楚了,动手吧。”

 

说着类似放弃的话,G却悄悄握紧了之前在建筑外捡到的锋利岩石碎片。如果S打算动手,G会用尽自己全力反击,就算明知道自己获胜后也逃脱不了被审判的命运。

 

S假装没看见G的动作,径直的向G走去。

 

“我相信你会来这里的。”

 

S走到G的身边,一把将站在阴影中的G拉进站在月光中的自己的怀里。

 

“我相信你不会放过今晚的那个机会。”

 

“对吧?我的同伴。”

 

说着,S温柔的吻上了G,像安抚G的不安和焦虑那样,舌头只是温柔的触碰着他的唇。

 

“够了!”

 

G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和灵活,挣开了S的束缚,膝盖猛地袭向对方的胸口,趁机将对方制服在地,然后将那锋利的岩石碎片比在了S被黑色军服领口显得更为白皙的脖子。

 

“这么愚弄我有意思吗?反正像我这样异类的号码,谁也不会在意。审判者大人也很快就会腻了吧?”

 

建筑物的内部,寂静充斥了整个内部,似乎连漂浮的灰尘都停止了飞翔。只有G手中更加逼近的碎片,将S的脖子划开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流在了碎片上、地上,也流在了G紧握的手中。

 

大恩主教导了每个号码,血液是罪恶,那鲜红的颜色便是证明,只有大恩主能将每个号码的罪恶净化。所以几乎每个号码,都对鲜红的血液有着本能的畏惧。

 

但这对G这个号码却不适用。手中的黏腻感是那么陌生,但G却感到了一种陌生的上扬情绪,和先前将S制服的激烈动作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妙的兴奋感,这让G忍不住浑身开始战栗。

 


“噗——哈哈哈哈哈……”

 

打破这一切的居然是S的笑声。S像是无法抑制的一样笑着,完全不顾脖子上的威胁,也不试图做任何反抗。

 

“有什么好笑!”

 

G现在脑子一片混乱,什么也不明白,也无法明白。他不知道S为什么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行动。作为理性的产物,号码们在还是婴儿时,就被机械保姆灌输着大恩主的各种真理,其中就包括“伤害的冲动是本能的反应,本能则是野蛮人的象征。”

 

 

被压在地上的S毫不在意的用手捧住威胁自己的号码的脸,右手的大拇指带着安慰的情绪抚摸着G无意识咬紧的唇。

 

“真令人高兴啊……”

 

无法理解,为什么被袭击,被威胁,S却流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

 

“有什么高兴的?”

 

“每次看到你和那些号码们的不同,心情就会由衷地感到喜悦。你的痛苦、忧郁、自责、迷茫,还有现在展现的战意、果断,无不在彰显着你的特别。”

 

S带着一脸和幸福类似又不同的笑容,极富感染力的让G紧绷的精神渐渐缓和了下来。

 

“为……什么?”

 

“哈哈哈,和我们的格格不入,我和你一样清楚啊,你并不是一个人,G。”

 

 

G放开了手中的碎片,将双手垂在身侧,低下头。G的内心,又感到了一股新的陌生感情,胸口有些暖暖涨涨的,眼角有些酸涩,低下的头也藏不住陌生的上扬情绪让G无意识勾起的嘴角。

 

 

“什么啊,你这奇怪的表情。”

 

看着这样说着的G,S牵起了他沾满自己鲜血的手。

 

“这个表情——叫做欣慰哦。”

 

“S”

 

“嗯?”

 

“关于这些陌生的东西,我想你告诉我更多。”

 

S快乐的眯起了双眼,眼中的新月比天上的残月还要美丽。

 

“乐意至极。”

 

 

 

 

 

 

 

 

 

 

S和G坐在离那个奇怪的雕塑最近的椅子上。

 

对G而言,更像是一位领航人。借由S的口,另一个世界在他眼里慢慢的浮现——

 

“这个雕像名为”耶稣受难”,名为耶稣的神之子为了洗清原罪拯救当时的所有野蛮人,甘愿承受酷刑。他的肉体虽然在受苦,但精神正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S指着那个奇怪的雕像,对G讲述着大统一王国的最大禁忌——野蛮人的文明。

 

“神是什么?”

 

“大概是类似于大恩主一样的存在吧。”

 

“精神又是什么?”

 

S总是给G带来无穷的惊喜,让G体验到一样又一样未曾体验过的东西。G从没有想过自己是这么无知,管理局要求的知识他明明已经掌握的纯熟无比,甚至比许多普通的号码还要好;但内心对未知的渴求让G无法克制自己的行动。S告诉G这就是好奇心和求知欲。

 

——又是两个新鲜又有趣的新名词。

 

“嗯,精神嘛……就是一种虚幻的,没法用仪器发现捕捉……”

 

S纤长的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G的额头。

 

“又确实存在在这里的东西。”

 

S像是月亮,连他的手指也像月光那样冰冷。但从额间感受到冰冷的那一点,却像有火苗燃烧一样从被触碰的地方开始,一直烧到了G的心脏。

 

等G注意到时,自己又无意识的抓紧了胸口,但这种苦闷感和白天在审判结束后感受到的苦闷不同。胸口涨涨的,暖暖的,有力量不停从那里涌出。

 

 

 

——“虚幻的东西……不能证明其正确性,无法被计划,因而是不能被相信的……”

 

同时脑中却发射性的浮现从出生还在摇篮之中就被机械保姆反复告知的“真理”,也是许多号码们学会说的第一句话。

 

“那么你为什么会相信我呢?”

 

S像一位医院中负责解放号码们痛苦的医生那样,用温柔的声音对G提问。这个提问,才让G意识到自己轻声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在广场上看到我的时候,就认为我是为了审判你才接近你的吧?那为什么现在却和我像这样坐在一起?还对我所说的所有话,给予了毫不迟疑的全盘信任。”

 

G却像听到了奇怪的话一样回问,碧绿的眼睛直率的看着S。

 

“那,你为什么认为我会来这里?”

 

如果今晚G生活的区域不是意外突然停电——这是在号码们认知范围内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如果不是G偷偷跑出来,如果不是在荒林中意外发现这个建筑,S告诉他这在罪恶文明时期被叫做教堂,只要少了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那么这次重逢绝不会成立。

 

S赞许似的吻了一下G。

 

“嗯,很好,懂得提出自己的疑问是好事。你所在的那个生活区停电,是我做的。从一个月前我就在准备和找机会与你重逢,借着今天的审判我才能有机会实施。我已经注视你很久了,很了解你,所以我知道你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至少是去喘口气。这座教堂我很喜欢,坐在这里总让我感到平静。和我们的文明格格不入却十分优秀的另一种文明,和你我是何等的类似。”

 

“所以,直觉告诉我,或者说我希望,你会来这里,我和你会重逢。”

 

“直觉…和希望…吗?不严谨又虚幻的东西……我没来这里怎么办?这种可能性其实更高,你也应该知道。”

 

“但是我相信你会来,而且你真的来了,无论可能性多么小但确实实现了,这对现在的我来说就够了。”

 

G看着眼前洋溢着美梦成真般笑容的号码,有些难以将他和白天冰冷的身影联系起来。

 

 

S垂下眼睑,拉过G的一只手和他十指紧握。

 

“那你呢?对我刚才的问题,G095,你的答案又是什么?你为什么会相信我?甚至在你想将我审判之后。”

 

“这个嘛……只是直觉。”

 

“直觉告诉我,你值得信任,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相似的回答。

 

如果这段对话落入第三个号码耳中,一定会吃惊到尖叫起来。号码居然相信直觉这种不能被观测,不能被证实,不能被预测的虚幻事物,这是多么可怕啊!或者说,最可怕的便是拥有这种想法的这两位。

 

双方对视了片刻,S发出满足的笑声,然后爱怜的亲吻着G面庞的每一个部分;就连G也真正放松着身心,眉眼间能看到平时难以想象的安稳,以及刚才被S告知的情感——欣慰。

 

两个身体渐渐纠缠在了一起,双方都惊奇的发现,和第一次不同,这次只是最简单的触碰,就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快感。

 

在G向S彻底敞开身体时,G好像稍微有些理解O总是挂在嘴边的字眼。

 

 

——是吗?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从未经历过这种彻底的没有人工灯光的黑暗,G基本丧失了判断现在时间的能力。然而S却像习惯了一样,准确的把握着每分每秒的时间走势。

 

“可爱的G,差不多要带分别的时间了。”

 

S替G打点好衣服,确认好毫无遗漏后亲吻了一下G的手背。

 

“你的生活区电力快要恢复了,天也快亮了,在被监视器发现之前你先回去吧。”

 

G站起了身,很庆幸S很温柔,并没有让G的身体承受太大的负担。

 

“别说我可爱。知道了,既然是你这么说,那我就回去了。”

 

S有些不舍的拉着G的手,有些担忧。

 

“管理局问起你今晚的去向,你就说你今晚一直在工业区里你的工作室加班,并没有回去过。其余的我都安排好了。”

 

G回握了一下S的手,

 

“嗯,我知道了。”

 

然后毫不迟疑的放开,转身离去。

 

 

为了不引人注意,G先离开了教堂,而S则在过一段时间后才动身。

 

 

 

看到G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荒林中,S握了握拳,暗暗地下了决定。如果没有在管理局的资料上看到G的照片,如果没发现那双隐藏着和自己相似神采的眼睛,或许自己就这样作为大恩主信任的左右手永远做一个精致的傀儡,又或许哪一天爆发后被管理局抹消掉自己的存在,仅此而已。

 

 

 

——但现在,我想和G一起活下去。

 

 

在这个虚假的快乐王国,仅仅是找到了那么一个和自己相似的存在,就仿佛浮在云端的身躯第一次用双脚踩在了大地上,有个那么个对象能肯定自身的真实存在,居然是如此令人幸福的事。

 

 

 

 

 

 

 

 

05

一夜未眠,推开家门的G发现,等待他的是一脸担忧的O,和身着管理局制服的调查员。

 

G进屋并关上了门,尽量平静的隐藏起一切情绪。这对二十多年来一直这么做的G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调查员,带着和他的身躯不相符合的亲切微笑敬了一个礼。

 

“你好,亲爱的号码G095,请问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G暗暗地稳定了一下劳累过度的嗓子,然后回应。

 

“嗯,好的。”

 

调查员们相视点了一下头,继续提问。

 

“请问昨晚——或者说今早,你在什么地方?”

 

根据大统一王国法典的规定,除了特定情况,号码们在入夜10点后必须呆在自己的家中不得外出。

 

“我昨天和O一起参加完审判,分别后就回到了了家。在家计划第二天的工作进程时,想要在今天之内一口气做完工作,所以立刻就回到工作区我的工作室工作。直到刚才画完设计图,打算回家休息两个小时,之后将建筑物的模型做好。”

 

G是个建筑师,管理局的调查显示他对知识的掌握适合建筑师这个行业。

 

魁梧的调查员回头看了一眼同伴,负责调查记录的调查员向他点了点头,表示对方所说的内容和监视器的记录相同,之后他很高兴的样子开口。

 

“哦,这是多么令人感动又勤劳的号码!大恩主知道有愿意牺牲休息时间为大统一王国献力的号码,一定会十分的感动的。”

 

没错,法典允许号码在入夜之后没在自己家中的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使用了粉色票子后在管理局登记,就能在登记对象的家中度过一晚。而另一种,就是号码自愿加班。虽然为了防止工作效率变低,也禁止了加班每周超过一次,却几乎没有号码愿意牺牲自己快乐的自由时间,快乐才是第一位。但是自愿加班的号码也总是能受到其他号码的尊敬——这个号码愿意为了伟大的大恩主牺牲自己的快乐。

 

内容没什么问题,但魁梧的调查员似乎第一次遇到这种语气,甚至是听到了这番话还是态度相当冷淡的号码,有些惊讶的张大眼睛。

 

“请问……你是有什么不愉快吗?这不太好。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亲切的管理局调查员们,是大恩主的耳目喉舌和代表,不可能有号码不喜欢他们。

 

 

O带着自豪的表情挽上了G的手腕。

 

“G只是表情不太明显而已,他还是很高兴的——而且他现在工作了一晚还没休息,太累了。”

 

负责调查记录的调查员又向魁梧的调查员点了点头,确实如记录所示号码G095从小开始表情变化就并不明显。

 

“好的!那么感谢值得尊敬的勤劳号码配合我们的调查!请你好好休息!打搅了!”

 

管理局的调查员们一起敬礼,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离开了G的家。

 

 

 

管理员离开后,G看着O还没来得及开口,O就叽叽喳喳开始把全部情况说了出来。

 

“今天早上才5点,管理局的调查员们突然就唤醒了我,说G你没在家里,失踪了。这不可能,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啊。然后就和调查员们到了G家等着。仁慈的大恩主为他工作的也是些善良的号码啊,他们很关心G。”

 

对O而言,调查员对另一个号码的任何询问,都是对这个号码关心的表现。

 

G却从O的平常的话中敏锐的感受到了异样。

 

“O,你来的时候,有注意到我家周围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和平时的每一天都一样啊?号码们都精神百倍的开始按今天的计划为大统一王国献力。”

 

毫无异常……但在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这种平常就显得太过异常。

 

“O,你今天有看到邻居的Z吗?”

 

“看到了啊,还打过招呼。Z看起来精神好极了,他还说昨晚广播的音乐美极了,让他睡的比平时还香。”

 

整夜未眠,情绪大起大伏,还消耗了很多体力。G本来为了和调查员对话强打起的精神,听到O的话,过度的震惊终于让他忍不住一阵头晕。

 

——昨晚,Z分明在停电后像发疯一样破坏了自家的花园。

 

 

 

 

 

(插话: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了更像原文我尽量让角色们说话有点翻译腔,但是爷爷和国酱翻译腔感觉OOC好厉害……有点微妙的感觉NPC和主角们说话时候画风不太一样= =……有什么意见欢迎大家来提)


评论(4)
热度(39)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