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我03

 

*《我们》PARO

*真的是三山

 

 

 

03

 

允许抬头的时间只有三秒,在G的行动因又一个“意外”而产生变化前,历经了千万次而刻进身体记忆的规则让G毫无异样——至少表面看起来是和广场上众多号码们相同——的样子又低下了头。

 

 

 

 

审判结束,号码们保持着整齐的队列和同样的速度退出了广场。

 

“立方体”广场是个开阔的空间,但却在在这时候由号码们的变化体现出了它的的界限。

 

保持沉默退出广场的号码们,迈着整齐的步伐,但在一踏出广场的界限的瞬间,立刻挂起了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快乐的和身边的号码们交谈,无论交谈的对象是否认识,号码们都像是熟悉对方多年的老友一般交谈。沉默移动的队列和欢乐奔走的人群形成的一条不动的界限。

 

 

 

 

 

O就像她的名字,嘴巴总是张着像一个O型不愿意休息。

 

“G,那位审判者号码真的十分优秀,令人吃惊啊。那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出色的外貌,都是优秀的DNA的表现。大恩主永远是正确的。我们的国家由这样的号码们来领导,通过理性思考就能知道未来的日子。啊~!我们的未来一定是幸福的。”

 

G像来的时候那样一副专注的样子听着O讲话,似乎因心里的疑惑解开了,连注意力也能集中起来,内心意外的平静。

 

——对S的身份吃惊吗?不,其实内心并没有那么吃惊,这也是理性分析的可能性之一,同时也是最大的可能性。像之前那样只凭直觉来决定行动,野蛮人的做法果然太不谨慎。

 

“G?”

 

O停下脚步,有些担忧的看着G。

 

“你身体不舒服吗?”

 

被O的话提醒,G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用手揪紧了自己的胸口。

 

O看着G慌张的放开手,然后有些困惑的按着自己的头。

 

“G,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大恩主说过,医院能治好一切病痛——包括不快乐的源泉。”

 

G摇了摇头努力放松表情。

 

“不,没关系,O。刚才只是号码们太多有些踹不过气,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G这么说那就好……”

 

 

 

 

和O分别后,G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夜幕已经降临,审判花了一天的时间。四周开始响起了令人心醉的音乐,和号码们每晚都会听到、再熟悉不过的温柔女声。

 

“亲爱的号码们,晚上好。今天我们又度过了快乐的一天。但也发生了令大恩主悲伤地事——一位我们的同伴,放弃作为一个号码的快乐和幸福,却向野蛮人靠拢!哦,不!这是多么可怕!还好仁慈的大恩主拜托他的审判者,给予了那个可悲的存在永远的救赎。为了让大家明白野蛮人到底是多么可怕、毫无理性的存在,大恩主特意将野蛮人的罪恶文明——他们可笑的称之为文明的东西——向大家展示。”

 

随后,醉人的音乐和柔美的女声都停止了,沉寂了数秒之后,爆发出的可怕音响灌入了每个号码的耳朵。

 

简直像是羊癫疯的病人在乱舞,毫无美感和理性的破坏性音响冲击着耳膜,让听到几乎的每个号码都忍不住发笑——多么可笑又愚蠢的野蛮人,这便是他们的“文明”。

 

只有G没有笑。他背对着监视器,握紧双拳浑身颤抖,从背影来看似乎是克制自己不要大笑,但从正面看就会知道,他咬紧牙关,是在忍耐着什么。内心似乎有什么在咆哮。

 

——不对!这个声音不该是这样发出!

 

狂乱又可笑的破坏音,只有G发现,如果单独听每一个音符分明是很动听的声音。叮咚叮咚,像风吹响的风铃那样动听。

 

 

 

“亲爱的号码们。”

 

在那样的可怕音响之后,再次响起的柔和女声宛如天籁。

 

“明白了吧!这是罪恶的音响,完全展现了野蛮人————————”

 

声音戛然而止,在大统一王国记载上来看这是第一次,G所在的这个片区陷入了黑暗之中,四处旋转的监视器也停止了运作。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号码们丧失了反应能力——从未纳入思考范围,永远按照计划度过每一天的号码们,对意外的到来完全无法适从。

 

然而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一声尖叫,像是指明了号码们行动的方向一般,点燃了号码们的恐慌。陷入混乱的号码们开始尖叫,乱跑,像是羊癫疯发作一般,完全就像不久前他们鄙视的野蛮人的破坏音。

 

然而G却没有陷入混乱,这大概也是他作为号码中的异端的证明吧?或者对他来说,这一个月以来发生的意外已经让他对这种情况有了防备。

 

G避开了号码们和停止运作的监视器,逃出了管理局划定的号码居住区,逃出那个压抑了他二十多年的牢笼,往被大统一王国的文明遗弃的荒林跑去。

 

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审判,但G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知道,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就不会再有了,那么自己的内心大概会承受永远的痛苦。

 

 

 

G在荒林里向着一个方向前进。渐渐的,号码们的尖叫从耳边彻底消失,只能听到自己的跑步声、踹息声、拨开植被的声音,和虫鸣。

 

这一切构成了美丽的交响乐,让G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耳边响起的乐章比在生活区里播放的音乐更加动听,能真正让人放松身心。

 

 

向着一个方向漫步的G,在黑暗中拨开了遮挡视线的树叶,映入眼帘的是另一个世界——

 

荒林的围绕中,一座半损毁的建筑伫立其中,月光的照耀让G能看清这个建筑的每一处断壁残垣。虽是半毁,但G也忍不住赞叹它的美丽。

 

 

半毁的建筑像是有股魔力,吸引了G向它走去。

 

G推开了建筑的大门,跨进了建筑的内部。

 

门在G的身后合上,建筑的房顶上,美丽的彩色玻璃让月光毫无阻碍的透了进来,照亮整个空间,也让G发现,在自己之前已经有先到一步的客人了。

 

看到沐浴着月光,站在绑在十字架上的奇怪雕像前,身着特殊军服的熟悉身影,G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

 

 

“啊……你等在这里是为了审判我吗?”

 

听着到了G的话,雕像前的身影转过了身。

 

“不……”

 

带着笑意,转过身来的S脸上带着的不是在广场上看到的冷酷审判者的表情,而是G在一个月前所熟悉的,温柔又带着某种坚毅的笑容。

 

“我等在这里……是为了见你啊,G。”

 

TBC

 

 

 

 

国酱还在迷茫期……


评论(6)
热度(3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