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我01-02

*《我们》PARO

*真的是三山

 

01

 

 

G095的脑袋里有一根刺,奇思妙想不停地从那根刺的地方涌出,总是让他不能像其他号码那样快乐。

 

“G,怎么了?”

 

说话的是O561,由管理局根据血液中激素含量和遗传信息配对的登记对象。如果以野蛮人的话来讲应该可以被称作“他的女人”吧。

 

G碧绿的眼睛看了一眼O,摇了摇头,表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淡。

 

大统一王国有具体的法典规定,根据管理局的决定分配登记的号码在规定日子能使用粉色票子,使用后能拥有将房间的窗帘拉上,并关闭房内监视器的权利,进行愉快而有益身心的活动。除此之外,大家都生活在完全的透明之下,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在干什么,因为……

 

——我们是一个整体。

 

 

 

 

 

G想自己可能是生病了,就是脑子里的那根刺捣鬼吧,总是用各种理由拒绝O递来的粉红票子。

 

今天还是第一次,G收下了票根,O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O像她的名字,是一个温和圆润的号码,对G而言,是唯一还在自己身边的存在,值得珍惜和尊重。但这样的她,G却并不想触碰,明明抛弃一切杂念就好,却总是做不到。因此无论掩饰的多好,总会在某些地方显得和别的号码格格不入。

 

G总想着,如果自己脑子里没那根刺,如O一样毫不怀疑的对我们的共同决定的认同,就像配对是自己便毫不犹豫的呆在自己身边,没有任何怀疑,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会快乐很多。

 

 

 

在G的房间内,窗帘第一次被拉上。O拉着G的手,走到床边引领他坐下。

 

“G,我们现在好幸福,这一切都是大恩主赐予我们的。”

 

对着G,O扬起纯粹是快乐的笑容,然后闭上了双眼将自己的双唇奉上。

 

听到这话,G脑子里的刺又开始捣鬼了,泛起了疑问。

 

——我们的幸福……为什么……■……并没有感到幸福……

 

闭上双眼的O没发现,也许G自己也没发现,G克制不住的躲开了O的亲吻。

 

 

 

在G和O发现之前,却出现了意外。O毫无预兆的晕倒在G的怀中。

 

毫无预兆的,自己的房内,O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雄性号码。墨蓝的短发,比画像上的大恩主还要美丽的样貌,还有那双似乎会发光的眼睛,一瞬间便夺走了G的注意力。

 

——眼睛里……有月亮……

 

陌生的号码对着愣住的G微微一笑,开始搭话。

 

“哈哈哈,看入迷了吗?嗯?G095……对吧?”

 

对方的提问让G一下子回过神,可为什么对方在这里,为什么O会倒下,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这些,G全部不知道,因为在大统一王国内,这种事并不在所有号码的认知范围内。

 

超出了认知的意外让G陷入了混乱,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无意识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这是……”

 

“哎呀,你不能理解现在的状况吧?”

 

还没提出的问题就被对方接下。看来这个状况虽然在G来看是从没遇到和料想的意外,但对眼前这个号码来说却是预先计算出来的计划事件。

 

对方很轻巧的将O从G的怀中拉开,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然后按住想慌忙起身想拉起O的G,悠闲地开口。

 

“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S,来这里是为了找你哦。那边的那个雌性号码只是稍微让她睡一下,毕竟之后谈话的内容……无论是你还是我应该都不想让别人知道。”

 

 

听到这话,G停止了所有挣扎。不只是眼前的号码说的内容,而是他的用词方法。不是“我们”而是“你”和“我”。

 

在和别的号码相处时感受到的压抑被一扫而空。G只知道,自己很喜欢眼前的号码——自称是S——使用的称呼方式。

 

——“你”和“我”吗?新鲜又令人愉悦的称呼。

 

G的表情放松了下来,眼睛里带着O和其他熟识的号码们最害怕看到的神采。

 

“哈哈哈,看来不用我说你已经懂了,同伴这么聪明真令人高兴啊。”

 

S坐在了床边之前O坐着的位置,看着G。G也抬头直视着S。只需要一眼就明白。在对方眼中,双方看到了熟悉的压抑和神采——和自己一样的,因和我们的大多数不同而造成的压抑,和第一次找到同伴的快乐。

 

也许S是管理局派出的,调查自己这样异端号码的调查员,G这样猜想过。但G的直觉却在全力告诉自己,S可以信任,S是同伴。这种相信直觉而不是理性,也是G作为异端的证明。

 

大概是出生以来第一次,G看着S,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牵起了美丽的弧度。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无法被理解,被发现自己不同的“同伴”们畏惧着过完一生,或者途中被管理局审判;但却发现能拥有有一个真正理解自己的同伴,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

 

S伸出手,触碰了G耳边的金发,然后抬起了G的下巴,吻了上去。

 

 

短暂的吻结束后,S温柔的抚摸着G的脸颊说着话。

 

“你没有拒绝呢……”

 

 

G似乎已经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很平常的回复。

 

“号码之间的亲吻不是很正常吗?”

 

 

“可你刚才拒绝了你的登记对象。”

 

“这个嘛……”

 

 

G将自己头部的重量放在了S抚摸他的那只手上。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O。但是对你……很不巧我并不想拒绝……”

 

听完这句话,S将G压倒在床上,激烈的吻了上去。像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久行的旅人,终于第一次遇到了和自己同样的存在。

 

在不习惯接吻的G快要窒息前,S结束了这个吻,然后将头埋在在还喘息不止的G耳边轻轻耳语。

 

“管理局之后会来检查,不如我们来让你的粉红票子物尽其用吧?”

 

回答S的,是G环上他双肩的手。

 

S伸出舌头温柔的舔舐了G的耳珠,然后轻轻含进口中,手也从G衣服下摆伸了进去……

 

 

 

 

 

第二天,G醒来时,S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自己怀中一脸羞涩的O。

 

 

 

 

 

S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作为异端的自己脑子里的那根刺发作了幻想出来的人物,G有些弄不明白了。

 

 

 

 

 

 

 

02

 

“G走吧,审判要开始了。”

 

自从一个月前的那一夜后,O比以前更爱黏着G了。虽然之后的G也还是拒绝了O数次递来的粉色票子,但O确认为一切都在往她认为好的方向发展……她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因为管理局和大恩主都告诉她和G登记是最匹配最幸福的,那么她就这么坚信着。

 

在“立方体”广场上举行的审判大典,本区域的每个号码都有参加的义务。

 

O是个话很多的号码,和沉默寡言的G不同,在到广场的路途中几乎没有停止讲话。可能也有认为和G亲密了的兴奋在里面吧。

 

“一定又是哪个号码破坏了国/家/机器的运行,又发生了没有预先计算出来的意外事件。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不遵循理智和我们大家的共同意志有什么好处?连最小的号码都知道的事。简直就像古代的那些野蛮人。”

 

G虽然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说话的O上,但思维却控制不住地跑偏了。

 

——那个晚上的一切都是梦吗?其实意外没那么容易发生,我和O只是像管理局的计划的那样发生了关系。

 

 

 

到了广场,就算是O也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从四面八方涌入的号码们默契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埋下头,自动整齐的排成队列。

 

统一的衣服,统一的步伐,统一的表情让号码们深刻的感受到。

 

——啊!我们果然是一个整体!

 

 

 

 

 

 

“现在!在此刻!一个号码正在接受审判!!”

 

广场中央的扩音器里传来了号码们熟悉的审判长的声音。

 

“不!!他已经不能称为号码!他不再是我们的伙伴,他是我们的敌人!!煽动我们的不安,蔑视大恩主制定的规则,否定作为我们的一份子为了大统一王国尽力!在此!他将接受来自大恩主的审判!!!”

 

现在,号码们有三秒钟的时间观看“审判”。

 

由被最崇高的大恩主所肯定的号码,拥有站在国家头脑部分的权利的同时,还拥有审判被我们否定的号码的权利。

 

这三秒既是观看被审判者的号码被审判的惨状,也是观看身为审判者的优秀号码的身姿。

 

但让G没想到的是,重逢就这么不期而至。

 

冰冷的刀光一闪而过,接受审判的号码被一分为二,飞溅的血雨之后,身穿只有少数几个号码才被允许穿着的特殊军服,手握利刃,那个神情比刚才的刀光还冰冷的雄性号码……

 

 

 

“我们由衷的感谢由大恩主的审判者带来的审判!!让我们来记住这个伟大的号码——S003!!!”

 

 

 

 

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

 

TBC

 

 

 

 

世界观:大体上根据扎米亚京的《我们》来的,又因为当时和《1984》《美丽新世界》一起看有点世界观混在一起还加了点私设。每个人都是号码,名字这种强调个人的东西号码们不能拥有。同个数字是同一系列,就是相当于同一个父母那种,只不过号码们都是试管婴儿,且不知道父母是谁(这个是《美丽新世界》的设定)其实是xing管理局怕和谐就少一个字了。大恩主原文没那么多存在感这边设定有点像《1984》里的老大哥。管理局根据激素和DNA决定登记配对,基本没有改变可能性。平时所有号码都在监视器监控下,只有在特定日子使用粉色票子干的时候才允许关掉监视器拉上窗帘。号码中最优秀的少部分担任审判者和国家首脑部分,当然这部分人也只是由优秀的DNA决定。差不多就是这样吧→_→

 

 

感想:抱歉全篇爷爷国酱名字都没出现,但人出现了啊!如果最后大家都没看出来……我也没办法QAQ本来想干脆马到名字出来但发现根据脑洞没个万把字写不到。翻译腔……好难模仿。好想让爷爷说成语啊,好想直接放脑洞不写了啊……总之还是没看出来的S=爷爷,G=国酱,O=……剧情催化剂……多谢观赏!!


评论(21)
热度(46)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