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水中月

 

*2015高考四川卷作文题

 

 

 

 

当三日月宗近注意到时,自己的目光又再次不由自主的注视了另一个人很久了。看着那个人带着队伍在最前线厮杀,威风凛凛的身姿,昂扬的战意;总是隐藏在布之下的双眼和金发,只在这时候毫无顾忌的露出,毫不迟疑的对眼前的敌人斩杀——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姿态。

 

“三日月——!!!”

 

伴随一声惊呼,一把打刀从自己的耳边擦过向身后刺去,一击将身后偷袭的短刀摧毁。站在面前的人将打刀收回刀鞘,翠绿的双瞳还带着未燃尽的战意,似乎有什么不满的样子蹙了蹙眉头。

 

“喂,三日月,为什么你会在战场上走神啊?战斗还没结束就别放松警惕。”

 

看着眼前将担心隐藏在冷脸下的人,三日月像是有些高兴的笑着开口。

 

“你担心我吗?山姥切,哎呀,真令人高兴啊。”

 

对着三日月微笑的脸,眼前的人——山姥切国広似乎微微愣住了,然后像掩饰般将战斗中落在背上的布拉过头顶,低下头咬了咬牙转身快步离开了。

 

三日月看着眼前又落荒而逃的人,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你啊………………为什么你现在,不看着我了呢?

 

 

 

 

 

++++++++++++++++++++++++++++++++++++

 

对于山姥切国広,三日月宗近在最开始并没有什么看法。对于活了上千年,又聪明豁达的三日月而言,山姥切国広不过是千万把刀中的一把,并没有什么特别。既然对方选择远离人群,将自己藏在布之下,那么自己就尊重对方的选择,离他远远地。

 

在本丸生活了一段时间,随着练度渐渐上升,三日月宗近渐渐发现总有一股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三日月宗近作为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振,自身也是心思剔透,对各类目光不仅敏锐,还能准确感知视线之中包含的情感。毕竟自己是天下五剑。

 

但这股目光和其他的都不同,其中包含着太多的情感——并不是嫉妒,厌恶,贪婪这类以往感受最多的那种,而是更多美好的东西。

 

每当感到这股目光时,三日月的心情总会变好,这让他清楚的知道有人注视着的是自己,会包容自己,接纳自己的一切,而不是对天下五剑。但更多地,三日月自己也不太明白,尤其在练度达到最高等级后,他发现了这股目光的主人居然是山姥切国広。这极大地引起了三日月的好奇心。

 

正当三日月准备接近山姥切国広时,上天送来了一个好机会。因为本丸的扩张,审神者决定将分刀种安排的通铺变为两人一间的寝室。而且审神者为了促进本丸不同刀派同伴们的关系采取了抽签的方式。

 

三日月的室友正是山姥切国広。

 

但令三日月没想到的是,在和山姥切国広住在同一个寝室后,那股目光突然消失了。

 

本想着有机会接近,好好了解山姥切国広的三日月,却发现山姥切国広以极其完备的姿态将自己与三日月隔离开来。

 

从不主动和三日月说话,总是独自在角落将自己藏在身上的布中睡觉,一旦三日月用比较强硬的手段接近或者让他躺在被子里睡觉,便会立刻逃得远远地,甚至一两天连寝室都不回。三日月只好在接近中又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一切,让三日月开始越发的在意起来。不知不觉中双方的立场交换了,被观察者变成了观察者。渐渐地,山姥切国広在三日月心中变得不再是万千把刀中的一把,开始特别起来。

 

总是远离所有人,却会默默的为同伴们做好一切。平时总是极度自卑,在战场上却一往无前,散发着平时难以想象的灼人光芒。厌恶作为仿作的自身,又以身为堀川国广的第一杰作而自豪。讨厌别人评价他的容貌于是将自己藏在布下,但隐藏的脸,虽然总是没法细细观看,却也能让被称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三日月称赞的美丽。

 

——笨拙温柔,又自我矛盾的人。

 

这便是三日月对山姥切国広的评价。

 

——为什么这个人,不再一心注视着自己了呢?

 

渴望自己的接近,却又在自己接近时远远的躲开。聪明如三日月,却始终想不通这个问题。

 

 

深夜,三日月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室友离开了寝室。在对方轻轻关上门,脚步声走远后,三日月坐起了身。

 

最近几乎每晚,山姥切国広都会出去。也许是突然兴起的好奇心,也许只是鬼使神差,无视那个稍稍想到就令自己胸口一紧的猜想,三日月决定今晚悄悄跟上去看看。

 

三日月起身,往山姥切国広脚步声消失的方向走去。

 

——今晚,想必自己的好奇心就能得到满足了吧。

 

在寻找山姥切国広的过程中,三日月感到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对劲,总感觉有些难受,又有些期待。活了上千年的三日月,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走到庭院时,三日月终于发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

 

——这是……山姥切……吗?

 

月下的庭院,山姥切国広正坐在池边地上,单膝屈起,一手抱住,侧着身子看着池中的什么。也许是想着深夜不会遇到人,山姥切国広放下了头上的布。耀眼的金发反射着柔和的月光,让山姥切国広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中。

 

但更让三日月在意的,是山姥切国広的目光——温柔、憧憬,似乎将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展现出来般,注视着池中。

 

那是,三日月一直在寻找的目光。

 

三日月的心脏像被一只手突然攥紧了,比千年来感受到的任何一次疼痛都疼得厉害。

 

——他……在看着什么……

 

 

 

打破这片宁静的,是山姥切国広本人。

 

他伸出一只手,触碰了池中倒映的新月。

 

在指尖碰到池中新月的一瞬间,荡起的水纹让新月破碎在其中。

 

山姥切国広看着这一切,带着寂寞悲伤的笑容自嘲。

 

“镜中花,水中……月……吗?果然……”

 

 

 

听到这句话,三日月突然明白了一切,刚才心脏的疼痛像是骗人的一样飞快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血液沸腾的狂喜。

 

 

 

“山姥切国広!”

 

 

 

回过神来时,三日月已经喊出了那个名字。

 

山姥切国広听到自己的名字转头,在看到三日月时呆了一瞬,然后立刻起身准备逃走。但却在发挥自己机动优势之前,就被提前动身的三日月抓住了手臂。山姥切国広只好转身低头面对对方。

 

 

 

“我……”

 

在山姥切国広在短暂的沉默后站口试图解释。

 

“……我晚上有些睡不着……所以……出来赏月……”

 

“是吗?”

 

 

三日月宗近轻笑着回应。然后将额头挨上对方的,让对方无可奈何的和自己四目相对。

 

“那么看这里也是一样吧。”

 

三日月的眼中,美丽的新月就这样闯入山姥切国広的视线。

 

 

“我眼中的月色……美吗?”

 

优雅的语调,柔和的语气,还有其中饱含的连本人也没发现的深情,让本想沉默以对的山姥切国広像被蛊惑一样做出了回答。

 

“美……”

 

 

三日月看着自己眼中的新月,倒映在了对方的碧波一样的双瞳中。简直就像刚才对方口中的水中月一般。

 

 

然而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都不是水中月那样虚幻的存在,毕竟在现在,两人的距离是这么近。

 

 

 

“你眼中的月色,也很美……”

 

在月光的笼罩下,三日月吻上了对方的唇。

 

 

 

 

 

在这个温柔的吻结束后,山姥切国広开了口。

 

“为什么……”

 

三日月带着满足的笑意看着对方。

 

“不明白吗?”

 

“啊……我不明白……我怎么可能会明白。只是个仿作的我……你不说明白的话我怎么会明白!”

 

三日月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山姥切国広,将对方拥入怀中,在对方耳边温柔的耳语。

 

“意思是……我爱你,山姥切国広。”

 

对方瞬间停止了一切动作,过了好一会,才有了回答。

 

 

“你是天下五剑,我只是一个仿作,你太遥远了……”

 

“我可不是水中月哦,我就在这里,离你很近。”

 

“我……很笨拙……很多事总搞不清楚。”

 

“哈哈哈,爷爷可是很喜欢老实的孩子哦。”

 

 

“我……可以吗?”

 

 

 

“嗯,不是你的话就不行,国広。”

 

 

 

过了一会儿,三日月感到自己的肩上传来了对方的重量。

 

 

 

——啊啊……终于,找到了。

 

 

 

之后,在月光沐浴下相拥的两人,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吻。

 

 

 

 

 

 

 

+++++++++++++++++++++++++++

 

在庭中的两人没发现的角落,被三日月之前的声音吸引的审神者和药研围观了之后的一切,然后相视一笑,默默的回到了审神者的房间——本来他们就正在房中商量手入室的扩建问题。

 

“哎呀,真没想到!”

 

药研以不符合他外表年龄的豪爽姿势盘腿坐下,发出感叹。

 

“没想到那两人会在一起啊。山姥切旦那是个老实人,爷爷别仗着自己年长和聪明以后欺负他就好了。”

 

听了药研的感叹,审神者轻笑了一声。

 

“怎么了?大将。”

 

药研疑惑的偏头看着审神者。

 

“不,没什么,只是……老实的也许聪明,聪明的不一定真聪明。”

 

看着药研更加困惑的脸,审神者回想起那一天,拜托自己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和三日月安排到同一个寝室时,自己的初始刀微微低头,头发将眼睛藏起来,嘴角露出的那不易察觉的微笑。

 

 

——哎呀,爷爷在有些地方还是有点天然啊。

 

END

 

小学开始语文老师就告诉我,写作文最后要点题。国酱:计划通√其实国酱早发现爷爷在住一起之前就喜欢自己了,但爷爷在关键地方有点天然,所以稍微激将一下这种。当然国酱更早就喜欢爷爷了,不过如果爷爷完全没发现也没喜欢上他大概什么也不会做。关于最后婶婶回想的笑容,请自动脑补亲妈的画。^_^


评论
热度(8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