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前男友3

*不太欢乐的欢乐向

*OOC

 

 

经过了上次的事件,本丸的短刀们都被自家兄长警告离那位天下五剑远一点,不过当事人似乎并不介意的样子,依然每天跟在山姥切国広的身后。

 

看着旧友无数次的碰壁,以及严肃阴郁的山姥切队长每次想拔刀又因为审神者的请求生生忍下的样子,成为了鹤丸国永近期最热衷的事。

 

旧友似乎永远没法攻陷这座堡垒吧?

 

这么认为的鹤丸渐渐发现,旧友似乎并不是全无希望。

 

在鹤丸的认知里,总体来说,山姥切国広是一个戒备心很强的人,平时就与大家划开距离不说,感觉也相当敏锐;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本丸,任何情况下一旦有人靠近就会立刻察觉,简直像野猫一样。

 

但这样的他,却在畑当番之后,睡在了走廊上。

 

挽起的裤腿和袖子,无防备的睡姿,安静的样子确实是很美。许多幼小的小鸟也像不忍吵醒他的样子安静飞到山姥切国広的身边和他一起睡着。

 

——这可真吓我一跳。

 

正要脱口而出的话被坐在青年身边的旧友阻止。

 

三日月宗近穿着内番服,微笑着向鹤丸国永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带着温暖的笑意注视着山姥切国広的睡颜。

 

——啊……这样子看来陷得可够深啊……

 

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鹤丸离开了那里。当然作为闪瞎了单身狗的惩罚鹤丸决定不告诉三日月如果是平时早在自己靠近之前山姥切就已经惊醒了,能一直那么安稳的睡下去是因为有令人安心的存在在身边这件事。

 

 

 

 

 

+++++++++++++++++++++++++++++++++++++++

 

 

 

“结果……你到现在还没攻下山姥切啊?”

 

带着幸灾乐祸的语调,鹤丸国永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三日月宗近嘲笑到。

 

对方似乎不为所动的喝了口茶,然后带着温柔优雅的调子回应。

 

 

“鹤喲,你是想变成烧鸡吗?”

 

“哇~~可怕可怕~~那么,情况怎样?”

 

“…………”

 

鹤丸看着三日月难得陷入这种沉默,感到了十足的新鲜。

 

——这大概是认识三日月以来的第一次吧?要不要告诉他可能还有点希望这件事呢?不不,在这之前先再耍耍他……

 

“我觉得国広还是喜欢我的……”

 

“咳咳咳咳咳咳……”

 

三日月突然冒出这句话正好吓到了在想这件事的鹤丸,导致他一不小心被茶呛到了。

 

“咳咳……没事……咳……请继续……”

 

三日月看了一眼鹤丸,继续说了。

 

“有时候不经意的,国広还是会注意以前我俩在一起时候的小习惯;做饭的时候也会注意我的口味特地为我单做一份;我在出阵和内番的时候有什么不懂虽然他什么也不说但还是会手把手教我;知道我一直不擅长穿衣打扮每天都会来帮我穿衣服…………”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三日月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鹤丸。

 

“山姥切还要帮你穿衣服?!!”

 

“对啊?怎么了?”

 

——还怎么了……我真天真,我还以为我看到的就是全部。我感觉我的心灵受到了伤害。还有都这样了为什么这两个家伙还没有复合啊?!!

 

感觉自己被现充秀了一脸的鹤丸无力的看着眼前的天(情)下(感)五(白)剑(痴),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看鹤丸一副脱力的表情看着自己但什么也没说,三日月就继续下去了。

 

“而且当初在德川那里国広答应和我交往后就一直喜欢我啊,就算之后分开了,重逢的时候国広也没有变啊。对了,那时候的国広已经长的和现在差不多了。总之那次见面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突然对我这么抗拒我才觉得奇怪呢。”

 

三日月一副苦恼的样子,鹤丸却被这段信息量略大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等等——!!既然山姥切一直喜欢你那为什么他还要提出和你分手啊?”

 

“嗯?鹤喲你好像搞错了一点。”

 

三日月带着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鹤丸。

 

“提出分手的人,是我啊。”

 

“碰————”

 

鹤丸手中的茶杯掉到了榻榻米上,茶水倒在了他的腿上,但陷入极度震惊的鹤丸却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了。

 

 

 

+++++++++++++++++++

 

“国広你说什么?!!”

 

“所!以!说!当初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三日月宗近,被甩的人是我——山姥切国広。”

 

在审神者的房间内,本来以为不小心曝出了最重要的近侍刀黑历史而土下座道歉的审神者,意外听到了山姥切国広对她说的真实。

 

“可是爷爷他……哦不我是说三日月他现在的表现怎么也不像提出过……”

 

看着震惊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広激动的情绪渐渐平息,甚至有点萎靡了起来。自嘲般的笑了一下。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在德川的时候我也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孩了,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答应和他交往。可是从德川分开再见面的时候……突然就被要求分手……”

 

山姥切国広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头上的布往下拉了拉,埋下了头想将自己的脸藏起来,声音里也渐渐满是低落和悲伤。

 

“……反正我只是个仿作,他已经很快就腻了我吧,我知道……毕竟那时候我也和现在差不多大了……”

 

“我现在看到他就生气……其实我也知道,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毕竟是天下五剑,曾经喜欢过我这样的仿作已经挺了不起了。我生气的只是……”

 

山姥切国広停了一下,吸了口气才慢慢继续说道。

 

“自己现在还喜欢着他的事。”

 

 

 

一声猛烈开门的声音传来,打开门的就是刚才谈话内容的另一个主角——三日月宗近。

 

原来是鹤丸震惊结束后,就开始鼓动三日月找山姥切国広告白,想让他来个大爆炸治疗一下自己被伤害的心灵。结果就听到了这段话……鹤丸忍不住感叹,

 

——连运气都站在现充那一边,还让不让单身狗好好活了啊。

 

 

当然现场的另外三人完全没在意鹤丸在想什么。三日月冲进去一把抱住山姥切国広,冲击力让两人倒在了地上。就算这样,三日月也像抱着世间的珍宝一样不愿意松开。

 

“国広,真的吗?你还喜欢我?真的吗?”

 

三日月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也喜欢你,我爱你,国広。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山姥切国広躺在榻榻米上,任由三日月紧紧抱着自己,双手垂在身边,没有任何动作。

 

“那时候你说分手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是天下五剑,我只是一个仿作。我为了能配上你一直在努力……可是那时候……在我以为我稍微能站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提出了分手……呵,分就分吧。反正我只是一个仿作,你很快就腻了吧……”

 

“可你现在又说……你爱我?要和我复合?哼,笑话!”

 

山姥切国広一个翻身,站起来离开了三日月的拥抱。

 

“我是堀川国広的第一杰作,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玩具。”

 

碧玉的双眼直率的看着三日月的眼睛,像是能直达心底一样。

 

“嗯,我知道。”

 

三日月看着眼前这个威风凛凛的身姿,那双能直达人心底的直率的双眼,站起了身,包含爱意和深切的怀念回应。

 

“既纤细又威风凛凛,和谁都保持距离却有对谁都温柔,这样你的我一直很喜欢,从来没变过。”

 

因为一直看着那双眼睛,加上曾是最亲密关系的人,山姥切国広知道,这个人没有说谎。

 

 

 

 

 

“山姥切国広,你能再一次和我交往吗?”

 

 

 

 

 

 

 

“嗯……”

 

漫长的等待后,一声回答稍纵即逝,却没有躲过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分开的两人,终于重新拥抱在了一起……

 

 

 

 

 

“啪啪啪啪”

 

审神者一边拍手祝贺,一边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唔……太好了!这种嫁儿子的感受太复杂了,婶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爷爷,你要好好对待奶奶啊。”

 

“奶奶?!!”

 

“哈哈哈,好的,我会的。”

 

感动之余,审神者顺口提出了自己一直存在的疑问。

 

“对了爷爷,你当初为什么要和国広分手啊?”

 

——本以为爷爷是个正太控,看到不是正太的国広就要分手。呜呜……还好看样子原因不是这么无聊。

 

审神者擦着感动的眼泪,心里正这么想着。

 

“啊——这个啊,那是因为遇到了长船长义,他一口咬定是我欺骗了年少无知的国広,还说什么国広根本不喜欢我。我本来是想借分手这个借口来证明一下我在国広心中的地位。哈哈哈。没想到国広很直接就接受了……爷爷我真的很伤心……”

 

三日月话还没说完,周围突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本来抱着他的山姥切国広也松开了手。

 

“咦?怎么了?”

 

山姥切将三日月稍微推开,像是忍耐什么般咬紧牙关,握紧了双拳。

 

三日月偏了偏头,疑惑的看着对方。

 

“国広?”

 

“我后悔了……”

 

“嗯?”

 

“分手——!!!”

 

说完这两个字,山姥切国広忍耐到了极限一拳挥向了因复合的一分钟内就收到了分手宣言而陷入僵硬的三日月的脸。然后撞开了站在门口石化的鹤丸。

 

“咦?”

 

被打倒在地的三日月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

 

“为什么……”

 

审神者和鹤丸眼神死一样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一齐看向地上那个还在震惊中的天(情)下(感)五(白)剑(痴)。

 

“本以为分手原因不会那么无聊,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还无聊。”

 

“所,以,说!”

 

鹤丸走到三日月身边,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肩总结道。

 

“不做死就不会死,你年纪一大把了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啊!”

 

END

 

_(:з)∠)_说好的欢乐向感觉不怎么欢乐了,中间好想写“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爷爷要你作死,玩脱了吧,你看到手的媳妇飞了吧!!前面鹤丸看到的就是亲妈那张图~不敢让爷爷国酱太欢乐了那样会OOC到我自己都接受不了→_→只有让婶婶承担欢乐的义务,但因为戏份堪忧……结束了!谢谢大家观看这个越来越不欢乐的的欢乐向脑洞~

评论(6)
热度(11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