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前男友2

*欢乐向

*OOC

 

 

 

 

 

所谓命中注定,就是无论经历了什么,被命运的红线绑住的两人总会见面。

 

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见到山姥切国広,是在小田原之战的时候。

 

看到在废墟中抱着比自己还长两倍的打刀,碧绿的双眼中满是泪水却咬紧牙关不让它掉下来的金发孩子,千年来从未动摇过的内心突然就被触动了。

 

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冲到了孩子的面前开了口。

 

“呐,你难道就是最近传闻中从海外西方来的天使吗?”

 

……………………

 

…………

 

……

 

“咦?”

 

金发的孩子被突然冲到眼前的奇怪的的人和奇怪的话吓到忘了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又奇怪的大哥哥双手撑膝弯下腰,将脸凑得很近看着自己。

 

孩子在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月亮,不自觉得开口。

 

“月亮,真美。”

 

听到这宛如告白的话,对方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

 

这就是两人的相遇。

 

 

 

 

 

不过无论是三日月宗近还是山姥切国広都是刀,并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去处,所以在那一面后两人就失去了联系。

 

直到在很久之后德川家重逢。

 

当然,小孩子的记忆力有限,当时还是个孩子的山姥切国広怎么可能记得住只有一面之缘的三日月?

 

所以当三日月很开心的将长大了的山姥切国広拉进怀里紧紧抱住的时候,准备回应那时隔多年的告白的时候,基本可以说有旁人接触障碍的山姥切直接就反射性拔刀砍过去了。

 

躲过攻击的三日月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看着他。

 

然后……………………

 

 

…………

 

嗯……

 

总之就是发生了很多很多事,三日月宗近就和山姥切国広交往起来了,然后就过着快快乐乐卿卿我我的幸福生活了。

 

 

 

 

 

“直到罪孽深重的人类嫉妒我和国広的幸福生活于是活生生的拆散了我……们!”

 

握着茶杯正要控诉那些拆散伴侣的无耻之徒的三日月头一偏,躲过了瞄准自己头部投掷过来的打刀。

 

插在三日月头旁的打刀毫无疑问是山姥切国広本体。

 

“住口——!!!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本丸的刀剑们坐在一旁,看了看无论何时都优雅自信的微笑的三日月满脸受伤,用衣角擦拭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又看了看平时总是表情变化很少且基本将所有表情隐藏在那块布的下面的山姥切满脸明显的怒容,一副想砍了对方的样子。

 

虽然刀已经飞过去了……

 

虽然如果不是审神者全力拉着山姥切可能刚才就不只是刀而是直接真剑必杀砍过去了……

 

现在的情况显而易见,就是审神者和本丸众刀剑为了本丸的和平,消除队友之间的隔阂已达到能更好战斗的目的…………什么的当然是假的,或者说只有一成有这个原因,还有就是说给山姥切国広听而已,九成都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总之就是这样总算将两人弄到一个房间来听听他们的过去……

 

虽然……

 

就目前的情况看应该失败了,无论是一成的那个还是九成的那个——一个不愿意说,一个倒是愿意说但就目前另一个当事人的反应来看可信度有点低。

 

“那么…………”

 

审神者一开口,所有视线都集中在了她身上。紧张的咽了一口气后,又小心翼翼的开口。

 

“国広……能请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激动地站了起来的山姥切国広,看了看拼命拉着自己的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在主人面前多么失礼,虽然不想再提那个老流氓的事,不过……如果是为了一直很重视自己的主人的话……

 

山姥切国広面色复杂的咬了咬牙,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

 

“首先……”

 

——总算愿意说了!!

 

审神者和众刀剑立马坐直了身子准备认真的听有什么复杂的爱恨情仇……

 

“经历其实很简单,并没有什么复杂的爱恨情仇。”

 

——什么?!!

 

“还有初见的事我后来慢慢想起来了,我并没有说什么月亮真美的话,我们那个时代夏目漱石还没有出生,就算说了也不是什么告白。而且我当时只是在想这个人很奇怪罢了……”

 

“之后……在德川的时候吗?哼……”

 

“只是某人抓住我忘了小时候一些事这一点,一口咬定我先向他告白,他正要回应我就被赶到的人类分开了。”

 

听了这话审神者,抬头看了看三日月,正好和对方的视线对上。对方把墙上山姥切国広的本体拔了下来和自己的本体放在了一起,然后给了自己一个优雅的微笑。

 

——呜哇~爷爷难道在那个时代就看过韩剧了?

 

有点隐约明白为什么山姥切喊他老流氓原因的审神者,立马躲开了对面那个优雅到渗人的视线,然后放开了一直和山姥切拉着的手。

 

——我的手不会被砍吧……不行!赶快转移视线。

 

“后来呢?”

 

听到了审神者的提问,山姥切国広却皱了皱眉实在是不想再提之后的事……因为完全是黑历史。

 

“真的没什么……”

 

“对的对的,真的没什么。”

 

坐在对面的三日月喝了一口茶将话头接了过来。

 

“现世不是有句话叫幸福总都类似吗?我和国広也是哦。”

 

说着放下了茶杯,拿过身边山姥切的本体轻轻抚摸。

 

“也和普通的恋人差不多,牵手啊约会啊接吻啊肌肤相亲什么的。哈-哈-哈-哈-哈-”

 

随着三日月每说一个词,山姥切的脸就黑了一分,到最后一个词时又激动的站了起来。

 

审神者想拉着山姥切,避免他一时激动做出过激举动……虽然已经做了。但又怕对方那个温柔到渗人的视线又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山姥切国広看了看一脸担惊受怕的审神者,握了握拳,将自己头上的布又往下拉了拉,然后抢过三日月手中自己的本体,迈着重重的脚步走出了房间,并将门狠狠的拉上。

 

屋内所有视线都集中在了样子很痛的门上,沉静了下来。

 

 

 

 

 

出人意料的是,打破这个沉默的是左文字三兄弟。

 

江雪起身的同时说道,

 

“之后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在小田原之城的话我倒是见过山姥切。那时候的他比秋田还年幼。”

 

然后是牵着小夜走到了门口的宗三接过了话。

 

“德川的时候我也在哦~那个时候的山姥切……嗯~要比喻的话就只比小夜大一点点,和厚君差不多吧。”

 

回头露出色气满满微笑的宗三,眼睛里一点笑意也没有的看了一眼三日月,然后和兄长弟弟一起也离开了房间。

 

 

 

 

 

…………………………

 

 

 

 

………………

 

 

 

 

…………

 

 

 

 

——什么?!!!!!!!

 

 

 

 

那一刻,审神者觉得世界上最理解自己的人叫蒙克,他的那幅《呐喊》,深深表达出了她此刻的心情。

 

 

TBC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对了,不知道蒙克的《呐喊》的人可以搜搜,其实我觉得那幅画应该都看过吧╮( ̄▽ ̄”)╭虽然重点分手还没说到,大家谢谢观赏了~


评论(4)
热度(102)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