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前男友

 

 

*欢乐向

*OOC

 

 

 

 

 

 

锻造室里,刀匠还是老样子微笑的看着在冷却池的角落抱着膝盖蹲坐着的审神者。

 

散发的黑色怨念已经快能实体化了的少女还在不停的碎碎念着。

 

“呵呵……反正我这样的非审怎么可能有爷爷啊……呵呵……赌爷爷啥的根本不靠谱,还是要靠捞……但我都要肝硬化了爷爷还是没有来……爷爷什么时候才能来……不……像我这种非洲人大概一辈子也看不到爷爷…………”

 

碎碎念到了最后,已经快神志不清的审神者已经开始在唱《心中的日月》了。

 

——哎,又唱这首歌小心又赌出御手杵啊。

 

微笑的刀匠在心里默默的回想这以前每次少女唱这首歌都会出现的结果。

 

“喂,刀匠,按这个配方赌一发。”

 

审神者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递给了刀匠一张纸。

 

——哎呀这不是打刀配方吗?呵呵130啊130

 

刀匠微笑着开始清点资源。

 

审神者还是在冷却池的角落抱着膝盖,动作不变只用眼睛有点疯魔的看着刀匠的动作。

 

在近侍刀的山姥切国広推开锻造室的门准备提醒审神者该开始今天的出阵时,便看到审神者对面向火堆的刀匠大喊一声,

 

“锻刀!!!”

 

同时整个人从地上了跳起来。

 

山姥切国広不禁有点忧虑起来,审神者这个样子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山姥切已经开始考虑之后去找石切丸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一下明显有些疯魔的审神者。

 

“四小时。”

 

“咦?”

 

审神者好像没听清刀匠说了什么。

 

“3小时59分后请来取刀。”

 

刀匠微笑的脸,第一次在审神者的眼里看起来不那么欠揍,甚至是可爱的程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姥切国広被突然大叫起来的审神者下了一跳,一不注意往后退了一步,碰到了锻造室的门。发出的声响引起了正在大喊大叫跑着圈的少女的注意。少女一个箭步冲过来,拉着山姥切的手就往铸造炉前跑去。

 

“快来看国広!!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4小时啊!!不知道是爷爷还是狐球呢?虽然谁都很好但更想要爷爷啊……啊,刀匠麻烦了……”

 

审神者一手拉着山姥切国広,另一只手向刀匠递去了一个加速手札。

 

看着眼睛发光的注视着铸造炉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広有些低落的埋下了头。

 

——她真的很想要新刀啊。

 

在刀匠使用了加速手札的一瞬间,升起的白雾弥漫了整个锻造室。

 

——也对,反正我这种仿造品,很快就会腻了吧。从作为初始刀开始到现在,这么长时间才腻已经很了不起了……

 

白舞渐渐消散,山姥切国広低头看向地面的视线中出现了蓝色的衣物。

 

——咦,等等!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山姥切国広猛地抬头,看到眼前出现的刀一瞬间浑身僵硬了。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出杂纹……哎呀……”

 

三日月宗近像看到了什么意外的东西一样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突然双眼放光带着满是欣喜的笑容上前一步。

 

“爷……爷……?”

 

审神者看着接下来这一幕,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想到能在这里和你重逢。”

 

这么说着的三日月,伸出手将眼前僵硬了的山姥切国広的下巴抬起。

 

“我很想你哦,国広……”

 

然后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对方的唇上。

 

——爷爷……指的……难道是三日月宗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短时间内审神者的两次尖叫引起了附近刀剑的注意,尤其这第二次声音里全是惊恐。

 

“主人!您没事吧?”

“大将,怎么了?”

“哎呀!这个充满惊吓的声音简直太棒了!!到底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啊!”

 


冲到了锻造室门口的刀剑们,从打开的门里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全僵硬了。

 


本丸里最可靠的第一部队队长,近侍刀,带回了本丸大多数成员的山姥切国広,被一个男人姿势娴熟的吻了?!!

 

 

 

“砍——!!!”

 

回过神来的山姥切国広直接拔出自己的本体向对面砍去。三日月像早就料想到了山姥切的举动,只用刀鞘就挡下了山姥切国広的这一击。

 

不过趁三日月抵挡攻击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山姥切国広就立刻后退和三日月拉开了距离,然后拉着还没放手就呆掉的审神者,从门口石化的众刀剑里挤出一条路跑掉了。

 

 

 

 

 

 

“哎呀,这可真吓了我一跳。”

 

最先回过神的鹤丸国永往山姥切国広消失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转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几百年不见的老友。

 

“喂,老头子,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一见面就吻别人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认识山姥切?”

 

 

 

 

 

 

“国……広……国広慢点!!我要踹不过气了!!”

审神者的话让使劲擦着嘴唇的山姥切国広停了下来。

山姥切看着撑着膝盖快要踹不过气的审神者,感到了愧疚。

 

“抱歉……你没事吧。”

 

“没……事!”

休息了一会儿似乎喘过气的审神者直起了身子,一脸不在意的笑着拍了拍山姥切国広的肩。

“不过,原来国広你和爷爷这么……熟啊?你们是什么关系?”

 

 

 

 

三日月看着眼前的旧友,然后有些怀念的眯起了眼睛。

 

“我和国広也认识了很多年了啊,从他还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对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小田原之战的时候哦。以现世的人类的话该怎么说呢?嗯……”

 

 

 

 

 

听到了审神者的询问,本来满脸愧疚的山姥切国広瞬间板起了脸,露出了有些微妙的厌恶的表情。光是这个表情就把审神者吓得快忘了呼吸了。

 

 

 

 

 

“我算是国広的……”

“我和那个老流氓”

 

“前男友吧?”

“不熟!!!!”

 

 

END

三山不足又开始自割大腿肉了_(:з)∠)_后续脑洞有,大概可能会写吧……大家谢谢观赏了!!!虽然只有一点点……没粮食好饿……


评论(4)
热度(14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