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眼 间章(下)

*爷爷暗堕混进本丸设定



石切丸是神刀,对各种气总是感觉很敏锐。

 

那天,第一部队遇到的检非违使强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差点全灭。而不顾自身安危单独前去营救断后的第一部队队长山姥切国広的三日月,回来的时候虽然与平时相比略显狼狈,却依旧做到无伤。本丸的刀剑们在惊叹于三日月的强大时,石切丸却感到了比平时更甚的违和感。

 

石切丸一直知道三日月对山姥切国広有着异样的执着。无论是积极主动的出阵还是畑当番,甚至是平时休息的时候,三日月大多数时候都在山姥切国広的身边。甚至在战场上两人也几乎都是在并肩战斗。这在本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三日月如果没有特殊理由应该不会这么做,在那种情况下也要保持无伤未免太极端,适当的受点伤应该能更确实安全的将山姥切救回来。

 

而且,当从战场归来怀抱着山姥切国広的三日月匆匆从自己身边走过时,石切丸感到了一丝熟悉的异样的气息。

 

这简直无法想象。无数次的告诫自己那是错觉的石切丸,终于还是忍不住在不被三日月发现的情况下偷偷跟着他。

 

看到三日月——那个明明连自己的衣服都穿不好的人却能那样尽心尽力的帮助审神者对山姥切国広的治疗,之后还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时,石切丸几乎都要说服自己之前感受的一切异样都是错觉了。

 

直到正要离开的石切丸在拐角的走廊再次感受到了从手入室门口传来的那个气息,那个往往在战场上最强的敌人出现时的——

 

“不净之气。”

 

石切丸皱着眉,感到三日月的气息慢慢走远直到消失后,才慢慢走回到手入室的门口。

 

刚才那能瞬间吞噬一切的不净之气现在只有些许还残留着。但就是这些许也让石切丸无法忍受再在这里停留片刻——里面的浑浊、疯狂、执念,快要淹没了自己的意志;而其中感受到的力量,远比战场上遇到的最强的敌人还要可怕。

 

 

 

 

石切丸在走廊上疾走,回想到流露出那可怕气息的三日月却在一瞬间将那一切用理智压制,露出“真正”的笑容,回想到平时看到的三日月那优雅温和笑容背后的扭曲,石切丸感到了不寒而栗。

 

本丸里……出现了不得了的怪物,要赶快通知主上。

 

赶到了审神者的房门前,抬起手正要敲门的石切丸却突然停住了。

 

本丸的最强战斗力便是第一部队,而面对差点将那第一部队全灭的检非违使,三日月宗近却能在带着重伤者的情况下,冲进敌人的包围圈,再从敌人的包围圈中全身而退,毫发无伤的同时还能保护重伤的山姥切。而且,凭三日月对山姥切的重视,是不可能放差点破坏山姥切的检非违使活路。但从他在山姥切国広脱离危险后依然平静的举动来看……敌人应该已经被尽数歼灭。

 

石切丸将手紧紧握成拳,然后收回藏在宽大的衣袖下,有些懊恼的咬了咬牙。

 

以现在本丸的战斗力,别说是打倒他,大概会被反过来全灭吧。

 

“强大的刀……作为同伴的确是让人安心……”

 

但作为敌人……却是最糟糕的存在。

 

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数日后的夜晚,石切丸在思考了数日无果后,还是决定将三日月的事情告诉审神者。

 

也许联合整个本丸的力量也无法打倒的三日月,自己独自一人又能做什么呢?虽然可能有打草惊蛇的风险,但事关重大,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应该相信自己的主人,将事情交由她来判断吧。

 

这么想着的石切丸,却在庭院的走廊遇到了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

 

那人面对着庭院,坐在走廊边,在察觉到自己后转头面向自己微笑着打着招呼。

 

“晚上好,石切丸。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可太不像你平时的样子哦。”

 

不行!现在绝对不能让三日月发现!

 

石切丸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这个念头。于是悄悄将表情换成了平时那个带着神官感觉的从容微笑。

 

“没什么。只是本丸的月色一直这么美,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出来走走罢了。你呢?在这里……哎呀”

 

向三日月走进的石切丸,看到了一张大大的布。顺着布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山姥切国広。他正躺在三日月的膝盖上,似乎睡得很沉的样子。三日月的手,也一下一下轻柔的抚摸着山姥切的头。

 

“真没想到啊。”

 

石切丸看着这个场景,似乎有些惊讶的对三日月说。

 

“没想到那个山姥切队长也有这样一面啊。”

 

石切丸的惊讶倒是真的。本丸的大家都知道,作为本丸第一位刀剑,备受审神者和大家信赖的山姥切国広其实是一把十分自卑的刀剑。虽然说起来有些让人伤心,但山姥切国広似乎从来不相信大家会真心信赖他,将自己和其他刀剑们,包括审神者都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对一切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只有对自己的兄弟稍微有些不同。这样的山姥切国広,却将自己毫无防备的样子完全暴露在别人面前,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前,石切丸是很难想象这会发生的。

 

三日月听到这话,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用蓝色的宽大衣袖遮挡住了石切丸看向山姥切国広的视线。

 

石切丸看了看三日月,笑着叹了口气后退一步。

 

“哎呀,今晚真是怎么了,山姥切队长也是你也是,千年来也没想到有一天能从你脸上看到这种表情。那我就先告退了。”

 

说完,石切丸就转身准备走了。

 

“对了,石切丸。”

 

石切丸刚迈开步子,三日月的声音就传来。

 

“算起来我们也有上千年的交情,或者说从小一起长大也不为过。”

 

同为三条一派,甚至出自同位刀匠三条宗近手下,这么说也的确没错。

 

“所以,就像你很了解我一样我也很了解你,尤其是最近……”

 

听到这里,石切丸的脸色瞬间变了,猛地转身带着敌意防备的看着三日月。

 

像是感到了石切丸的敌意,躺在三日月膝上的山姥切国広不安的动了动,三日月立刻用手来安抚。看到山姥切国広重归于平静后,三日月才用平时的调子开口。

 

“嗯,面对我这样敌意满满的你还是第一次看到,果然很新鲜。不过快把敌意收起来吧,你看国広这都快睡不安稳了。”

 

石切丸的确很熟悉三日月,所以才能在这三日月这平静的话中感到其中隐藏的杀意——大概如三日月所说如果自己的敌意打扰到山姥切国広的休息,他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斩杀吧。

 

身边本就没有武器,速度灵敏都远逊于对方,唯一胜过对方的力量现在却没法发挥的石切丸,在现在的三日月面前可谓无还手之力。于是只有无奈的收回敌意。

 

“你……到底想做什么?”

 

石切丸想不明白,如果三日月真的是敌人,那么面对发现一切的自己,早点杀掉才是最好的。而看三日月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迹象。

 

“这个嘛,你应该知道。”

 

三日月右手向后撑,身体向后倾斜并将头又转向自己,送上了一个自己熟悉的三日月式的微笑。

 

“所以……”

 

三日月的声音瞬间低沉,头微微向下,垂下的留海让石切丸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伸出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什么也不要说,谁也不要告诉,就当这一切你都不知道……”

 

三日月抬起了头,这时本丸上空的新月,被云层遮住了身影,这一切使三日月的笑容在石切丸眼中模糊不清。但只有三日月双眼中那赤红的新月,像在昏暗中发着光一样清晰的看着自己。

 

“好吗?”

 

当石切丸回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对,自己对三日月宗近这把刀十分的熟悉,所以才知道,自己能活着回到这里就是三日月给出的答案。三日月宗近这把刀,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无论是作为同伴还是敌人都没有改变——自我中心,正如他常说的“拿多少钱办多少事”。表现出来的优雅淡泊不过是对世间的一切都不在意所以漠不关心罢了。

这样的他,在这千年来唯一的执着出现了——对山姥切国広的执着。所以只要山姥切国広还是本丸的一员,还希望一切不被改变,那么三日月会最大限度的保护这一切,甚至毫不留情的利用斩杀他“真正的同伴”。但如果自己试图说出这一切,那么无论是自己,还是审神者,还是会影响到山姥切国広的任何人,三日月都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抹杀,并能将后续的一切安排好,不让别的任何人起疑。

没错,自己知道,这对三日月不是什么难事——他就是强大到这种程度。

 

 

 

 

 

 

 

 

++++++++++++

就像石切丸了解三日月一样,三日月也很了解石切丸,所以看到石切丸离开的背影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

 

不过如果不是今晚碰巧在这里遇到石切丸,大概在近期自己就会将对方破坏掉吧。

 

要说暗堕对三日月的影响,该就是将他对执着之物以外的冷漠扩大到极致,即使对与自己因缘颇深的石切丸也毫不手软。

 

“嗯…………”

 

躺在三日月膝上的山姥切国広,在挣扎了几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还有些迷糊的山姥切国広一面用手按住额头,一面在三日月的引导下坐起来靠在三日月的肩上。

 

“刚才有谁来过吗?”

 

听到山姥切国広的话,三日月有些后悔放过了石切丸。

 

果然打搅到了吗?就应该杀掉才对。

 

“怎么了,三日月?”

 

感觉三日月有点反常,山姥切国広离开了三日月的肩头坐起身子直直的看着对方。

 

三日月回过了神,看着山姥切国広有些担心的直视自己。

 

“没什么”

 

三日月的手穿过金发与布的间隙,从后面稍微使力将面前的人拉近自己,额头触碰着对方的额头。

 

“谁也没来过。”

 

满是温柔的声音响起。

 

在极近的距离下,看到对方翡翠般的双瞳中像是绿波荡漾的湖面升起了月亮一样倒映着自己眼中的新月,好像自己充斥了对方的整个世界。三日月带着满足的笑容,在月光的沐浴下,轻轻地触碰了对方的唇。

 

 

 

 

 

END

撒花!*★,°*:.☆\( ̄▽ ̄)/$:*.°★* 。恭喜爷爷终于和国酱有点实质性进展了!!不过想写的脑洞基本写完了!(划掉)再写只能写肉了大概(划掉)谢谢大家观看!真的写石切丸我捞了一路石切丸,可能祭品玄学真有用(不!)


评论(2)
热度(9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