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眼 续

*爷爷暗堕刀混进本丸设定

 

 

自己大概……会在这里消失……

 

已经掩护了同伴撤退,但当自己也想撤退时却发现为时已晚。自己早已被检非违使包围。

 

浑身很痛,四周是怎么也杀不尽的敌人,刀身已经残破。自己本就是以灵活和速度为武器的打刀。在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知道了,自己已经没有战斗的力量了。

 

哼,被血和泥弄脏的自己,还真和仿刀这个身份很相配啊。

但是自己是国広的最高杰作,就算是死亡那最后一击也必须站着接受。

 

努力试着撑起自己的身体,但体力已经严重不支,用本体的剑支撑才勉强不会倒下。

 

突然实力增强的检非违使让本丸的刀剑们都措手不及,第一部队如果不是自己在这里拖住敌人大概会全军覆没,本丸已经派不出多余的人手来救自己。

 

“哼……”

 

忍不住对自己自嘲的一笑,自己这样一把仿刀,又有什么资格认为会有人来救自己,自己就算这样消失,想必除了兄弟,也不会有人记得自己,替自己感到悲伤吧……

那么已经掩护了其他珍贵的刀们撤退的自己,应该回应了审神者对自己的期待了吧……那么……也没什么遗憾了……

 

“国広——!!!!”

 

往声音的来源转过头,惊讶的看到敌人的包围被一个人撕开了口子。那人在看到自己后,以不符合平时自称爷爷的速度冲到自己的身边,然后用带着焦急和欣喜的脸,松了口气般的说到

 

“国広,还好我赶上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心翼翼的拥在怀里。

 

在那个瞬间,自己明白了,原来这个世上,除了亲人,还是有真正在乎自己的人存在……

 

在那个怀中感到了安心的自己,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山姥切国広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本丸,正躺在手入室里。浑身已经有了简单治疗的痕迹。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真的有人来救自己了……但当时那么多敌人,他只有一个人!

 

山姥切国広挣扎着想起身,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平安。如果那个人为了救自己而受了更严重的伤……甚至……那么自己…………

 

一想到这些,山姥切国広用不顾自己伤势的架势,努力挣扎着想往手入室外走去。

还没有下床,手入室的门就一下子打开了。进来的正是自己正想着的人——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看到山姥切国広坐了起来,担心和忧虑混杂的脸一下子变得欣喜,带着点无奈笑着开口。

 

“哎呀,国広你总算醒了,你一个年轻人怎么比老人家睡得还沉啊……”

 

但没等三日月把话说完,山姥切国広就急急忙忙的开口

 

“伤!三日月!你伤到哪里了!!唔……”

 

“好了好了,国広,别担心,先躺下。”

三日月说着,将山姥切国広用轻柔的不触碰伤口的手法按回了床上。然后就这样坐在床边,双手撑在躺着的山姥切国広的两旁,弯下腰将头凑近对方,看着他翡翠的眼睛。

 

“在意我的伤口吗?哎呀,真令人高兴啊~”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似乎被愚弄了。

 

“喂!!”

 

“好了好了,国広别担心,如你所见没有什么大伤哦,还是国広你自己更需要担心哦……”

 

说着三日月直起了身子,收回了笑容带着点责备。

 

“虽说是为了掩护同伴的撤退才将自己留下,但在那之前和第一部队的队员们好好商量一下,应该有更好呃方法吧。这么简单就将自己作为弃子,还用命令强迫队员们先行离开。”

 

“那是……”

山姥切国広辩解道。

“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伤了……我断后的话,能最大限度保证他们不受伤……”

 

“然后……自己受伤,甚至差点被破坏,比起让同伴们受伤也要好上很多?”

 

“这样也好……破破烂烂的话,就没人再会拿我用来比较……”

 

说着……山姥切国広整个人又开始消沉起来。

 

 

三日月叹了口气,这个人,真的太不在乎自己了。

“并没有把你用来比较,只是你——山姥切国広。”

虽然没说,现在心理一定在想反正自己是把仿刀什么的吧,没办法……

“第一部队的队员们和审神者都很自责,认为是他们自己的原因才让你受重伤的,审神者差点哭了。你现在需要静养,他们让我带一句”对不起”给你。大家……是真的都很担心你。”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有些不敢置信有有些期待的表情,有些不悦的眯起了眼,果然,这个人,也太在乎本丸的人了,那双眼里没必要注视着那么多人,但现在的自己……可能在对方眼里还比不上那些人……

 

“对不起,三日月。”

 

“咦?”

三日月的思路一下在被打断,带着疑惑看着躺在床上直视自己的山姥切国広。

 

“你也是在担心我吧?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笑了。

三日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山姥切国広居然对自己笑了,据说脸审神者也没见过的山姥切国広的笑容。翡翠的眼睛含着笑意,而那注视的对象——是自己。

 

三日月的嘴角不禁扬起,被理智禁锢的疯狂的野兽快要不受控制了。三日月迅速的转身,背对山姥切国広开口。

 

“国広你伤还没好,多休息一会儿吧。你醒来的消息我会告诉审神者和本丸的大家的。”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倦意袭来的山姥切国広在三日月一手拉开手入室的大门时迷迷糊糊的开口。

 

“三日月你真厉害啊……不愧是天下五剑……那么多检非违使还能一个人带着失去意识的我回来……”

 

山姥切国広快要撑不住的眼睛隐约看到三日月的侧脸,半梦半醒似乎听到了三日月说:

 

“运气好罢了……”

 

对了……三日月救自己的时候,好像看到三日月身后有很多红色的光芒在闪烁……那是……————

 



















反手关上了手入室门的三日月,抬起了头,眼中的新月变早已成的深红。

 

——啊……那双眼睛里有自己了

 

脸上的笑容因为兴奋而有些扭曲

 

——不够……还不够……他眼中别的东西还太多……别急……一点一点慢慢来……总有一天……他的眼中会只有自己……

 

“的确是……运气好罢了……”

 

运气好的地方,就是检非违使出现的地方,暗堕的刀们也会出现,自己不过是将更多的“同伴”喊来罢了,反正是一群没有理智的野兽,看到了敌人就会互相厮杀,如此而已。

 

 

“啊!说起来我直呼国広的名字也没被拒绝啊~甚好甚好~”

 

三日月像突然想起这件事一样,一瞬间收回了浑身的狂气,用衣袖掩着嘴角好心情的笑了笑,再睁开眼时,眼中的新月已经变回了“平常”的样子,静静地带着清冷的月色。

 

“嗯,那么去替国広传话吧。”

 

三日月又变回了平时作为天下五剑的一振那样优雅从容的样子往审神者所在的房子走去。

 

 






 

等三日月的身影彻底消失了后,走廊另一边的拐角处出现了石切丸的身影。石切丸看着三日月消失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不净之气。”

 

 

END

 

 

国酱太可爱了,爷爷的完美面具差点掉了→_→对了,爷爷攻略国酱能有这个成果是因为长时间的努力(只是本人没写)。还有其实爷爷一点伤也没有哦~因为受了伤就会让婶婶治疗然后就会露馅╮( ̄▽ ̄”)╭~所以爷爷平时一定要小心啊~~谢谢观看


评论(11)
热度(9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