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眼

*爷爷暗堕设定注意

 

 

 

 

“那个眼神,看起来真碍眼”

败北的瞬间,暗堕的太刀听到了那句话

说话的主人用翡翠的眼睛带着杀意坚定决断的直视自己。

 

再度醒来的时候,暗堕的太刀已经随着败北自动回到了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大本营。同行的“同伴”全灭,自己也是重伤而归。

 

但是,那些都无所谓

 

暗堕的太刀心想

 

想要…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

 

——那个眼神,看起来真碍眼——

 

但是,说这话的那个人——想要...

 

璀璨的金发,翡翠的眼睛,无畏的眼神,威风凛凛的身姿…

 

所有的一切都想要

 

暗堕的太刀混沌不清的思维逐渐清晰,但开始“清晰”的只有对那说话人的执念。他拖着重伤的身躯在大本营所在的夜色森林走着,慢慢走到了一个湖边。

 

暗堕的太刀跪在湖边,看着自己的倒影。

 

和那个人不同……那个人的眼睛像翡翠,其中直直的映着战场上的一切,包括自己

而自己的眼睛……却如此浑浊,里面全是虚无

 

想要那双眼中,只映着自己……

那么……

 

在“想要他”这一执念后,名为理性的疯狂渐渐开始回归…

 

暗堕的太刀用双手捧起了湖水

 

自己是刀,只要战斗就好,外表什么的无所谓

 

但是映在那人眼中的自己,必须与之相配

 

………………

 

夜空中,新月渐渐从乌云后面探出了头。渐渐的,印在了太刀逐渐清晰的双瞳中,那双瞳从浑浊的血色慢慢变成夜色,新月印在了上面,永不消失。

 

因堕化而混沌的思维,无法让灵力聚成正确的身体,成了先前那个畸形的外表。但现在逐渐清晰的思维终于让太刀显出本来面目。

 

太刀站了起来,畸形的身躯变得优美——深蓝的狩衣,黑色的头发,金色的发饰,还有那印着新月的双眼。

 

 

 

“真是漂亮的孩子啊~”

 

太刀拔出自己的本体,将刀刃面向自己的同时用带着黑手套纤细优美的手指轻抚刀身,嘴角牵起温和的角度。

 

“哎呀,不知道那孩子还在那里吗?爷爷腿脚不便不知道赶得上没……”

 

虽说是疑问句,却让人看不出丝毫的困惑,语调中满是愉悦,显然答案什么提问者根本不在意。

 

那个人那昂扬的战意,不是一时片刻能退却的,那么那人当然还在战场。

 

太刀收回本体,信步走出了夜色笼罩的森林,而周围徘徊的暗堕刀剑们对从身边经过的太刀没有丝毫反应。

 

------------------------------------

 

“队长~队长~好累啊我们休息一下吧~”

 

就算是大太刀,连续出征了厚樫山十几次,其中还多次遭遇检非违使,就算是萤丸也有点吃不消了。

 

作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広回头看了眼自己的队友们,果然不只是萤丸,其他队员们也一脸疲态,一意识到这个问题,连山姥切自己也感到了疲惫。

 

“是我的失误,那么原地休息”

 

说完后,看到松了口气的次郎笑着揽住了自己大哥的脖子,山姥切国広感到了一阵自责。

 

作为第一部队队长和近侍刀的自己,看到对自己充分信任的审神者因期盼已久的刀迟迟不来已经快要放弃对厚樫山的出征,不由的有些心急。

 

稍微冷静下来后,山姥切国広感到了敌人溅在自己手上和脸上的血很不舒服,于是对休息的众人打声招呼

 

“我去河边洗把脸。”

 

看到一手把次郎准备偷喝的酒抱在怀里,一手伸长阻止次郎将酒抢回的太郎向自己点了点头,山姥切国広转身向最近的河走去。

 

洗掉了手上的血迹后,山姥切国広掀开了头上的布,直接将水向脸上泼。

 

刚洗一会儿,山姥切国広突然警觉的感到自己的身后有什么动静,于是立马拔刀向身后砍去。

 

刀剑相交的声音传来,但随着自己的本体传来的对方的刀剑中并未含着丝毫敌意。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急躁啊,一见面就对老年人拔刀,真是不懂得尊老啊。”

 

似乎是传达着责备的话,其中的语气却并未有丝毫怪罪,反而带着轻松和调笑,与战场四周肃杀的氛围格格不入。

 

虽是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在眼前,但山姥切国広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你是谁?”

 

对面的人轻笑一声,收回了自己的刀,随后将衣袖放下,垂下眼睑略带歉意的开口。

 

“失礼了。还没有做自我介绍。”

 

边说着边单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微微偏头,含笑的看着自己。

 

“三日月宗近,因打除杂纹较多所以称为三日月,请多指教。”

 

自称三日月的刀,眼中也有着新月,也是证明对方身份最有力的证据。

 

——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

 

“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三日月的询问,一下子让放下警惕收回刀的山姥切国広反应过来自己的布一直没有盖在头上,自己一把仿刀就这样将自己这么长时间暴露在天下五剑的视线里。于是立刻将布拉起来,确认自己在不影响视线的最大限度里用布将自己藏起来后才开口。

 

“…山姥切国広”

 

山姥切感到对方对自己的回应传来亲切的笑意。

 

没在意自己奇怪的言行和失礼的举动,是个心胸很开阔的人啊,不愧是天下五剑……不像自己……

 

对于出现在这里的三日月,山姥切国広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最终他将其归于自己对天下五剑的自卑而置之不理。

 

“三日月大人,走吧,审神者在本丸已恭候你多时了。”

 

“哈哈哈,不用这么严肃也可以哦,爷爷年纪大了想和年轻人亲近一点,不用加敬语也行,叫我三日月就好了,山姥切君。”

 

听到这个称呼,山姥切国広有些不快的开口

 

“不要那么称呼我!”

 

看着对方露出困惑的表情,山姥切国広不禁又开始了自我嫌恶,也对,天下五剑的一振又知道些什么呢?

 

“不,抱歉。”

 

说着转向向来时的方向。

 

“请跟我来。至于称呼,随你怎么叫。”

 

反正回到本丸后,自己这样的仿刀很快就会被忘了吧,根本没有在意称呼的必要。

 

余光看到了对方的衣角后,便带着对方往队友的方向走去。

但走在前方的山姥切没注意到的,是身后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那人眼中,隐隐闪着如血的红光。

 

 

 

 

 

 

 

 

END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大概有吧?脑补的洋洋洒洒结果只写了一个片段_(:з)∠)_

设定就是地图捞来的刀其实都曾经是暗堕的刀,只是通过战斗让暗堕的刀受婶婶的影响净化了。但本文的爷爷简单说就是对国酱一见钟情,然后因为自己本身灵力够强,天下五剑嘛又诞生在怪力乱神挺玄乎的平安时代,然后自己变回本来样子跑来当(guai)间(xi)谍(fu),其实还是暗堕刀来着╮( ̄▽ ̄”)╭不过因为单靠自己的力量变成人形啥的基本超出了本丸的刀剑的理解范围所以在非战斗区域遇到爷爷的国酱感到了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除了石切丸PAPA谁也没发现,嗯,就这样,废话太多+小学生文笔谢谢大家看了~


评论(3)
热度(107)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