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纯白 09-10 完结

前文详见 这里归档


*傻白甜

 

*恋爱脑预警

 

*向哨PARO

 


09

 

残骸、风沙、异形的骸骨……入目所见是一片荒芜,却也是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哨兵最为熟悉的景色。

 

披着脏兮兮白布的山姥切国広,把脸整个埋在兜帽和护目镜下,以难以想象是逃亡的速度满满走着。这里是最为外侧的世界。与在“塔”内不同,在这里光是空气都是毒素,四周全是变异的物种。

 

“吼————————!!!!”

 

一声巨狮的咆哮从身后传来,一瞬间近在咫尺!血盆大口对准山姥切的头,像下一秒就会把他咬下来。山姥切却头也没转,手一抬,轻轻的“哧”声响起,随即被风卷走消散,背后的巨狮也在瞬间消失不见。手中握着的匕首刺入空气,蓝色的液体滴答滴答流下,很快一个似人非人的身体出现在空气中,只是已经毫无生机。山姥切毫不在意的把尸体扔在一旁,擦干净匕首上的蓝色血液后将它重新收入怀中。尸体很快就化作一滩水,渗入地面。

 

——那是亚种人,是从海里侵入大陆的怪物。每个被亚种人占据的陆地都会沉入海中,那片大陆上的人类在沉入海中的瞬间就会成为亚种人是食物。亚种人很强大,也可以说弱小。它们身体的90%都是由深海中最纯净的水构成,其余的10%还以随机的方式分散在液体的身体里。他们能将身体的一部分和空气中的水蒸气结合,形成海市蜃楼一样的幻象;能引起空气中的震动,形成以假乱真的声音;能将水包裹在它们支配下的海洋生物,让那群怪物可以在陆地上厮杀;能吸收大气中的水分,把陆地变成一片荒漠……从异变开始起到现在,不过短短百年的时间,陆地已经缩小到以前的十分之一,如果不是人类觉醒了哨兵和向导,并在“塔”的带领下对抗亚种人,人类恐怕早就灭亡了吧。强大的哨兵和向导,不仅在肉体上有着绝对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的精神力更是对抗亚种人的杀手锏。现在,被验证唯一可以杀死亚种人的方法就是让哨兵将包裹着强大攻击性精神力的武器送入亚种人体内,破坏亚人体内的链接。只是这种送出精神力的方式却像是在一点点撕裂哨兵的灵魂,会让他们很快陷入狂躁,这又需要向导用温和治愈的精神力来修补。这也是“塔”对优秀的哨兵和向导趋之若鹜的原因。

 

有很多哨兵或是向导,确实是怀着“保护人类”的心态自愿呆在“塔”里——然而这绝不包含山姥切国広。自己三兄弟的力量,本就不可能对抗整个亚种人种族。最重要的,是在近几十年的时间里,“塔”已经变了。明明该是守护人类的“塔”,却为了自己的地位,暗暗平衡这亚种人和人类之间的力量,让许多为抗争而死的人白白牺牲。切实有意义的牺牲先不说,山姥切是绝不愿意这“白白牺牲”的情况发生在自己在意的人身上。对他来说,家人才是最重要,也许现在可以再加上一个人。

 

 

山姥切把精神触手四散开来,慢慢挪动脚步,一寸寸的在当初和兄弟们失散的这片非安全区搜索和警戒。精神触手在扩散到不足以前一半的距离就到了极限,山姥切低头看向手腕上的圆环。这是在野生哨向中很常见却也很珍贵的精神力抑制器。

 

——这也是抑制器的副作用之一吧?想也是,能抑制住相链接的哨兵和向导之间共鸣的部分,不可能一点负作用都没有。

 

想到这里,山姥切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美丽向导的影子。

 

——三日月现在应该很生气吧?

 

那个实力强大的向导,明明在外人眼中总是一副和那个美貌相称的高傲态度,在自己面前却总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在精神世界里,大概是出于治疗自己的考虑,三日月总以引导者的态度包容自己的一切,偶尔的任性也被国広当做了错觉忽略掉了。

 

无论是在精神世界里还是在“塔”里,和三日月一起生活的时间都让山姥切感到难以言喻的幸福和快乐。就像那时候,自己一无所有的精神世界被一点点填满了一样,链接后飘荡着樱花的春景世界布上了美丽星河,皎洁的新月以违背常理的姿态和脏兮兮的太阳交相辉映,倒映在翠绿的湖面上。

 

——虽然想和三日月一直在一起,但在那之前,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堀川生死不明,山伏也不知所踪。虽然综合考虑当时失散的地点、状况,和自己当时被强行切断的精神链接考虑,两人已经死了的可能性最大。但只要不看到两人的尸体,山姥切会一直找下去。

 

也许拜托三日月也许更快,他很聪明、很强大,在“塔”里也有很高的地位,但是经由相连接的精神世界,山姥切才发现了潜藏在三日月心底最深的愿望——渴望自由,和自己一样。正因如此两人才会相互吸引。

 

这附近的搜索差不多结束了,山姥切反而松了口气。既然没找到尸体,也根据“塔”对自己的态度,证明兄弟还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得出这个判断后,山姥切收回精神触手加快脚步向一个方向前进。

 

作为野生的哨向,山姥切三兄弟一直有在每次行动前约定走散后回合地点的习惯。山姥切记得很清楚,这次行动前他们约定的地点是安全区Y。至于三日月,他的地位很高,能力也很强,不管是考虑他的能力还是等着让自己自投罗网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个任性的家伙居然会那么老实的听“塔”的话,十有八九是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吧?只是自己……就算再加上三日月力量也不够,等到自己和兄弟们汇合,先查清楚把柄是什么,再去“塔”里把人救出来。

 

——啊……怎么像是莴苣姑娘一样啊?

 

山姥切的心里突然有这个想法一闪而过。

 

 

 

10

 

 

一年后。

 

一阵尖锐的警报划破“塔”里的平静。

 

“警报!!警报!!有侵入者!!有侵入者!!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

“警报!!警报!!有侵入者!!有侵入者!!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

“警报!!警报!!有侵入者!!有侵入者!!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

 

 

“塔”里的高层们紧急集合,准备派遣最强的向导排查敌人,再由哨兵来解决。这种理所当然的安排明明按照常理只需要发布命令就可以,现在却需要聚集所有高层,利用权限强制执行的原因,就是因为最强的向导——三日月,在自己的哨兵出逃后被警戒的原因。

 

自己的哨兵明明逃跑,却没有带上自己,三日月却一脸平静的样子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这反而让本来很信任他的高层们警戒起来。

 

一年以来,三日月拒绝了很多次高层希望他和其他哨兵建立精神链接的明示或暗示,出于对以前他就是坚定拒绝派和他本身的强大考虑,“塔”并不能强制执行。好在这个向导其他工作完成的很好,近身攻击和简单但效力十足的精神安抚还有效,没办法只能就这样耗着。

 

但在同时,“塔”一直在一点一点分散三日月的权力。这时候“塔”才发现,那么多的权力居然集中在一个向导身上,高层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精神暗示。明明这个向导一向是能不干事就不干事,基本都是半强迫才会做点什么的家伙。更让高层们不安的是,“塔”的防御对三日月的依赖太强了,无论是以往的骚乱还是这次入侵,基本让三日月出马就能立刻解决,久而久之居然丧失了除此之外的方法,这绝对不正常。就算是失去引路人的孩子也有跑步的能力,现在的“塔”却像是婴儿,连走都没办法,其中绝对有哪个环节有问题。

 

“塔”打算重新建立防御体系,只是现在还没有办法,只能……

 

“哈哈哈,诸位还真在说一些有趣的事情。再怎么说我也是上年纪的老人了,在自家哨兵不在的现在还要做这种重活,说实话挺吃力的。”

 

“够了三日月!你才三十出头,别现在就一副老头子的语气说话!以你S级向导的能力,要不了一半力气就能完成任务!告诉你,这个任务是最高等级的,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呼——好吧,虽说强扭的瓜不甜,不过就当做支付住宿费的程度出点力吧。”

 

“你——————!!”

 

三日月的这个态度,让作为传达人的高层很看不惯,但只是这种程度还能忍受,对比以往高层反而比较比较诧异他居然只抱怨几句就接受了任务。

 

 

 

 

离开了会议室,三日月来到“塔”里一个普通的治疗室。简单的排查任务,对三日月来说从哪里开始都可以,所以他选择了这个地方——和自己的哨兵相遇的地方。

 

躺在床上,三日月像抱着并不在这里的身影一样张开双臂,轻轻收拢,然后闭上双眼。一瞬间,蓬勃的精神力四散开来,本该是平和的向导精神力却显出不亚于哨兵的攻击性。完全没有以前那种游刃有余的玩耍态度,三日月打算直接毁掉那个侵入者。

 

——剩余的时间就在这个房间睡觉吧,睡醒之后还有大事要干,毕竟不能全交给小狐丸和鹤他们。

 

三日月这样打算。突然,沉寂已久的精神世界传来一句话——

 

“三日月,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清冽的声音,沉稳、消沉和欣喜,这几种矛盾的感情混杂成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三日月在这一年里想过无数遍的声音。

 

“……突然一声不吭就跑了,也不带上我,是不是嫌弃老头子啊。”

 

“明明我那么强,能帮你那么多,为什么一个人就跑了?”

 

“明明说好了没有秘密,却又隐瞒我,我真的很生气哦……”

 

“就算要走……给我留个信息也好啊……”

 

“你就那么放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塔’里吗?我的追求者可是很多哦?”

 

“你就是仗着我爱你,你真的很过分啊,国広。”

 

……………………

 

…………

 

……

 

空无一人的治疗室回荡着三日月的“抱怨”,只是那声音中只有无限的欣喜和一点点委屈。被抱怨的那个人一点也不知道,因为紧闭双眼的三日月,在精神世界中猛地抱住金发的哨兵,头埋进矮了半个头的颈间,禁锢一年的精神触手狠狠缠住对方的精神触手,用全身心表达着喜悦,平复了半晌才开口说。

 

“好啊。”

 

 

 

 

 

 

 

 

王子终于救出了他的“莴苣公主”。

 

 

 

 

END?

 

 

 

 

 

 

 

 

 

“啥?私奔了???!”

 

全副武装的小狐丸和鹤丸,难以置信的互相确认着。身后同样武装着的高级向导和哨兵们,也像做梦一样。

 

他们是属于三日月的势力。在过去,“塔”从没有出现过像三日月一样强大的向导过,所以把向导当做“物品”的他们根本不能理解S级向导的意义。强大到非人的精神力,无论怎样防护也能将“塔”里所有一举一动都掌握的掌控力,能轻易摧毁或控制A级以下哨兵的攻击力,能将被破坏的精神世界重建的治愈力,还有甚至能无意识下暗示的控制力……

 

三日月仅仅只发挥20%的力量,就让“塔”的高层愿意以唯一身处高位的向导这个地位来换取他的支持。三日月本人基本也处于,“自由虽然不错,不过外面没什么意思太麻烦了,干脆就待着这里吧。”这种随意的态度留下。

 

然而A级以上的哨兵向导是能完全理解三日月的强大的。“我们明明有这么强,为什么还要生活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呢?”这么想的高级哨向们渐渐聚集在三日月身边,但三日月本人没那个意思,所以他们也就继续忍耐,只是不死心的悄悄布置着一切。

 

事情终于出现转机。三日月的哨兵离开“塔”,渐渐让三日月不愿意再待在这个地方。三日月答应小狐丸这次“叛乱”的时候,小狐丸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铁树开花。

 

想要保护人类的不愿意看到“塔”继续这样消耗整个人类的战斗力,想要自由的想要离开这个狭小的地方……以三日月为旗帜,以小狐丸、鹤丸和一大群高级向哨为首,这次“叛乱”正要开始,这个“旗帜”就跑了。

 

“就算是我也真的吓了一跳啊。还好这家伙还算靠谱,走之前大肆破坏了一番,让我们能有理由镇压和伪造高层全部遇害的现场。”

 

“兄长大人先不说,山姥切殿可是很靠谱的。估计也是从自己的渠道知道了我们的行动,担心兄长大人才回来的吧。”

 

“我说怎么回事,三日月居然这么有良心。”

 

鹤丸一副“败给他”的样子摊手。转身看了眼染满血的高层会议室,吩咐手下的哨兵打扫一下就离开了。

 

在所属三日月的势力的运作和高级向导们的暗示下,高层们因为“为了让三日月行动”这个简单的理由就聚在一起,方便了他们一网打尽。

 

鹤丸走出塔,看到了在任务期间看到过无数次的天空,第一次感到浑身轻松。

 

——天有这么高这么蓝来着吗?好像可以飞起来一样。

 

 

 

 

 

END

 

 

 

抱歉了大家,一个超烂的结尾还拖了这么久,又隔了一年orz.

 

这个故事其实本来并不是这么个傻白甜的故事,设定了亚种人这个背景和不是太阳光的世界观。但突然觉得自己的文老是虐爷爷,这样不太好啊!所以就变成了两个人谈恋爱的故事……虽然设定的细致末节可能还是透露了本身的不安定因素,不过这些都和爷爷被被无关啦~他俩就是童话般的结局,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爷爷那个态度其实就是……怕麻烦是一方面,设定上其实有因为会吸引大量亚种人的原因。要自由就要不停战斗,麻烦得很,而且外面又没有自己很感兴趣的东西,那就这样吧。当然和被被在一起的话战斗啥的完全不是问题,或者说是两个人的情趣→_→

 

最后再来点肉渣渣设定吧,写的话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


爷爷&被被的初夜

 

本文的肉就是精神伴随着疼痛,疼痛又刺激了肉体这种灵肉结合。因为被被常年和堀川精神链接,实际上三兄弟的神经早就被从小的牵引成长成了最适合的方式,所以堀川一个A级向导才能同时支持俩兄弟。平时还好,一旦像现在爷爷这样想要更近一步往深层去接触被被的神经,不适应的疼痛就会传来。精神+肉体第一次的双重疼痛把被被弄得够呛。为啥被被在下面?因为爷爷装可怜职责被被你喜欢的不是我的脸(?)被被愧疚所致。爷爷温柔的引导却一点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一边温柔的轻吻安抚,一边却不容置喙的把被被不适合和他链接的神经剪切、斩断、祛除、链接,弄成适合他的形态。

 

打个比方一般的两个向哨就像是两块软泥,精神能轻易地变成适合对方的形态再固化,变成对方的独一无二。而被被是从觉醒开始就一直和兄弟精神链接,慢慢潜移默化+经常的高强度战斗,形状基本上已经固化,三兄弟都是。塔的话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是会随时更换没有配对的向哨的。

 

精神基本和肉体同步,等被被感到爽的时候,爷爷已经将自己的精神潜入了被被很深的地方,阳光下的春景居然变成了夜色,新月挂在天上,和一个脏兮兮的太阳一起交相辉映。高潮的时候,被被抱住爷爷的肩,狠狠地咬住了爷爷的脖子,血在唇间蔓延,爷爷笑的很开心“啊……我终于赢了,国広。”赢了谁?被被没来得及问就又被干了个爽)事后,被被还是忍不住问了,赢誰啊?爷爷一开始不愿意说,两人平静的躺在床上,精神世界融在一起,世界不止是1+1而是扩大了无限倍,睁着眼睛也能在对方的精神世界玩耍,还能借助对方的五感。爷爷不说,被被不爽了,明明感觉的到这个人在高兴啥又不知道为啥。本来同意的原因也有想弄清楚爷爷一直在不安个啥,结果一链接,好吧没不安了,被被有点不爽,至少想要知道爷爷在意什么。所以被被直接关了精神世界扫人出门,爷爷(的精神)正在樱花树下玩的开心才不愿意走。终于说了,感觉自己终于赢了被被前任,哎呀好高兴啊啥的。“诶?”被被困惑的不懂谁是前任,谁有前任,自己吗?咋自己都不知道。爷爷又一脸不高兴的说就是那个和被被精神链接的人啊,被被一脸MDZZ看着爷爷,说“……那是我兄弟。”“哈哈哈,我知道的,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在意又是另一回事,这个控制不住啊”被被一脸无语“……我说,堀川他是我二哥,我们一个爹生的,没事不要乱吃飞醋。”爷爷有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被被拉着爷爷,对他说“你不是老让我自信点吗?你也自信点啊,你可是我的初恋”爷爷傻笑。(完)


评论(21)
热度(108)

© 绝炎融雪 | Powered by LOFTER